购买
先婚后爱:狼性总裁夜夜吻
泉衡

第1章 孩子

顾熹微踏进顾家老宅的那一瞬间,此前还热闹非凡的众人便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看看谁来了,”尖利的女声率先打破凝滞的气氛,“这不是我们顾董事长的娇妻吗?”

闻言,顾老夫人冷下脸,瞪了一眼明显想看笑话的顾家旁系,大步上前挽住顾熹微的手臂便往里面拖。

“就你自己?弘霖没来?”

“他在忙海外分公司的事,没时间。”

顾熹微一边努力跟上顾老夫人的步伐,一边回答道。

“以后他要是没来你也不要来,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眼见着离人群越来越近,顾老夫人收拾起脸上的鄙夷,小声警告道,“有点大家子气,这不是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时尚晚会,别让弘霖和我们跟着你丢脸。”

顾熹微忍下心中的酸涩,点了点头。

等宴会结束,顾熹微端了热水给顾老夫人。后者不领情的将杯子往地上一摔。刺耳的声音吓得宅子内的佣人纷纷躲了起来。

“你说说你,和弘霖结婚两年了,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顾老夫人脸涨的通红。

她只要一想起席间那些太太假模假样劝慰她抱孙子这事急不得的幸灾乐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顾熹微慢慢捡起破碎的瓷片,等老夫人稍微不那么激动了,才开口道:“妈,弘霖他…”

“你别跟我扯弘霖,弘霖是喜欢你,但是生不出儿子,你也得给我趁早滚蛋!”

辩解被堵,顾熹微不由自主攥紧了手。

锋利的碎片划破掌心,她什么都没说。

入夜,顾弘霖的车驶进别墅。

西装革履的男人将大衣递给等候在大厅处的佣人,管家朝他一鞠躬,刚想开口便被他抬手打断。

“不用做饭,我在外面吃过了。”话罢,顾弘霖径直上了楼。

等到管家前去通报在饭厅等待的顾熹微,已经是顾熹微做好饭菜的一个多小时后。

看着面前满满当当一桌子的菜,顾熹微眼神落寞。

管家立在一边,有些不忍:“夫人,先生说他吃过了。您看,这饭菜也凉了,我再叫人给您热热…”

“算了,”顾熹微攥紧了筷子,好半晌才开了口:“没事的,我也不太饿,撤下去吧。”

顾熹微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哭腔,管家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类似于劝慰的话,却见顾熹微上了楼,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窗边透进外头昏黄的灯光,错落有致的撒在顾弘霖身上。他正在擦头发,衬衫式的睡衣严严实实的扣紧了最上一颗,只左手臂抬起,裸露出线条流畅的肌肉。

“今天去了老宅。”顾熹微靠着门板,像是从中汲取一点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顾弘霖“嗯”了一声。

“妈问我孩子的事…”顾熹微看见男人眉目间的不耐,突然失了声。

顾弘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个晚上第一回正眼看她。

那样深情俊朗的眉目啊……顾熹微想,可薄利的唇吐出的话却那样刺耳。

“顾熹微,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了你,至于那些异想天开的东西。”他的声音落在她的心上,就像一把尖利的刀子,反反复复的割破她还未结痂的伤口,痛的她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你最好别打主意。”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顾熹微想起那些日日夜夜都是空空荡荡的身旁,委屈的情绪一下子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顾先生,我知道我们只有法律上的夫妻关系,我知道你连碰都不想碰我,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浑身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

“可是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房间里没有开灯,顾熹微站在阴影处,眼中蓄满了泪水,却引不起面前人一点怜惜。

铃声打断两人的对峙,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一个带着哽咽的女声:“弘霖哥,艾丽莎吃不下东西,一直躺在地上,我好担心,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带它去看医生,我害怕…”

看着顾弘霖冷然的面色被担忧替代,不过片刻便换好正装要往外去,顾熹微心一横,挡在了他面前。

“你干什么?”

“顾先生,我求您…”

“顾熹微,让开。”

明明声音那么低沉,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威压。

顾熹微咬着牙,眼眶中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顾弘霖没了耐心,居高临下的看着顾熹微,冷声道:“你最好认清楚你的身份,我再说一遍,顾熹微,让开!”

虽然两人是名存实亡的夫妻,顾弘霖却很少对她这样疾言厉色。

顾熹微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

为了一条狗。

顾熹微悲哀的想。一条主人是白薇薇的狗。

“顾先生,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契约能够更好的维持下去,我求您,”顾熹微情不自禁的攥上顾弘霖的衣角,“白小姐那边她可以找到很多人帮她,可是我不行,顾先生,只有您能帮我,只有您。我只求您今晚留在这里,就算是逢场作戏也好。”

顾熹微自己都未曾想过将两人的交易撕破开是这样的容易。

她的耳根发烫,话里的隐喻和哀求的卑微都比不上顾弘霖冷淡的眼神带给她的疼痛。就像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满腔的火被灭了大半。

“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的,总之…啊!”

带着伤的手掌重重磕在地上,即使隔着厚厚的地毯也不禁让她痛呼出声。

顾熹微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已经打开门的顾弘霖,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为了去找白薇薇毫不留情的推开自己。

男人脸上没有任何愧疚,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就大步离开。

“顾熹微,守好你自己的本分,这样的事要是还有下次,我们就离婚。”

鲜血透过纱布向外渗,顾熹微看着紧闭的房门,只觉得手上的伤口没了知觉,什么都比不上她心底快要化为实质的疼痛。

她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呜咽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一直到第二天的夜色沉沉,顾弘霖才回到了家。

容貌俊秀的男人眼底布满血丝,脸上是无法掩盖的疲态。 GarphK4wv0MtLc3UcGMv6bSAelOqYOMx2kbTCE+QBGaz+BY4N8wxy1AepUqCK38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