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罪加一等

沈衡抬头看去,只见楚云寒正眸色深沉的看着自己,俊美无俦的脸上不见丝毫神色变化。心中顿时就是一凛。

他定是知道自己是装的。

沈衡退后一步,压下心底剧烈到宛若将整个人焚烧起来的恨意,她抬脸看着对方。殊不知眼眶早就在方才听到这句话之时变得微红,连声音中都带着不自觉的颤抖。

“师兄,我不是故意的。”她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楚云寒把玩着手中的瓶子,不置可否。

神医可是站不住了,拧着眉头把沈衡拎到一边,脸色严肃的走到楚云寒身边把脉。看到师傅的反应,沈衡这才察觉到这人脸色有些发白。

仔细想想,楚云寒贵为九五之尊,身边自是不乏能人异士,却特意来寻师傅治病。其中微妙,着实值得人琢磨。

沈衡眯了眯眼睛。

神医把完脉,这才长舒一口气,转过来看沈衡,脸色仍不大好,道:“胡闹什么!你可知晓你师兄……”

楚云寒打断了他的话:“只要师傅在,便无事。”

神医冷哼一声。

沈衡暗自叫苦,如今能护着自己的只有师傅了。谁想到自己行事莽撞倒是坏事了。

她凑到神医身边,拉着他的袖子,委屈巴巴的看着师傅:“师傅,你也知道,那瓶子对我着实重要。”

神医气得戳她:“成天毛毛躁躁的!还好你师兄没被你撞出事儿来。”

沈衡嘀咕:“还不是师傅您拉我……”

楚云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人互动,半晌方问道:“这瓶子中装的是何物,让你如此看重。”

说着,他从衣袖中又拿出来瓶子,作势要打开。

沈衡一急!顿时就扑上去想要抢过来,楚云寒抬手,他身量高,沈衡扑了个空,看着头顶上的瓶子,便知道这人不过是在逗自己玩。

她也不急了。拢了拢方才打闹之时乱掉的衣裳,道:“装的何物并不重要,若师兄想要拿去便是,只不过希望能将瓶子还给我。”

“哦?”楚云寒挑眉。

沈衡:“那是我娘亲留给我的遗物。”

“那确实挺重要的。”楚云寒说,就在沈衡眼睛一亮以为他会把东西还给自己的时候,他问,“为什么师弟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遗落在朕这里?”

沈衡咬牙。

楚云寒:“欺君罪加一等。等师弟什么时候想好了,再来找朕要。”

说着,他转身向屋外走去。

怎么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沈衡扑过去,刚好抱住他大腿,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她就是在赌,楚云寒当时既是没有直接派人杀了自己,便是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那现在也不会将自己置于死地!

楚云寒离开的步伐一滞,他低下头,看着腿上被蹭到的污渍,脸瞬间冷下来了:“松开。”

被他气势所迫,沈衡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看着留下来的痕迹,自己也是讪讪:“师兄莫要生气了。”

楚云寒俯下身,盯着她的眼睛,用仅有她能听清的声音问:“那你说,朕该不该生气?”

笼罩在他的身影之下,沈衡却是嘴角微勾,抬脸看他,眼神之中却是澄澈至极,仿佛刚才所见不过是错觉。

“想要害师兄的人数不胜数,师兄气得过来吗?”她问。手却是在衣袖的掩护下摸向方才楚云寒放瓶子的地方。

“那你呢,你的理由又是如何?”楚云寒抓住她的手,反问。

沈衡未答。

因为神医已经过来了。

楚云寒示意外边等着的秦风带上沈衡,不顾她扑腾着想要回来,很平静的冲着神医道:“师傅,恕寄洲带师弟离开。”

说完,不待神医反应,几人便回到了他方才泡药浴的屋子。

屋子中已有人收拾妥当。楚云寒让两人离开,这才转过脸看她。

“现在能说了吗?”他问。

沈衡掌心中捏了把汗。她坐到楚云寒对面,拿出手帕仔细的擦了脸上留下来的泪水,人也在动作间一点点冷静下来。

“陛下,不如和在下打个赌吧。”她换了称呼。

楚云寒:“你应当清楚你现在的处境。非是和朕谈判,而是给自己想生路。”

“那我早该在偷看时没命了。同门这点情谊,可不足抵弑君之罪。”她镇定道,“陛下赌赢了,我为陛下所用——现在仅你我二人,不必说客套话,若陛下这个位置坐得稳,为何受伤?又为何隐瞒伤势来找师傅,陛下您心中有数——至于师弟赢了,师弟不过想请陛下将瓶子还回来。”

这一段话略长,她缓缓道来,声音低且柔和,听起来不显咄咄逼人,反倒有几分温柔。

楚云寒脸上神色终于出现丝毫松动:“赌什么?”

沈衡微笑:“师兄问我的那个问题,一个月后,如何?”

……

好容易摆平了这位天底下最难搞的一位,沈衡一路思虑重重的回了小东屋,敏锐察觉到神医在内坐着,见她回来,站起身,道:“说吧,今日到底发生何事了。”

沈衡装傻:“啊?”

神医特和蔼:“啊什么?你这女娃向来心细如发,何时发生过随身物品遗落之事,更不用说是此等珍重的物品了。你可知在你来之前你师兄和我说什么了?”

沈衡暗自叫苦。

正当她绞尽脑汁想怎么和神医说的时候,却见他从衣袖中摸出来块玉佩塞到她手中,道:“这是你师兄给我的免死金牌,快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沈衡愣怔的看他,就听见神医道:“待他离开,三个月时间也到了,我也该重新四处走走。你也赶紧去收拾行李!”

说完,也不待她反应,转身出了门。

沈衡打量着神医塞给她的玉佩,眼眶有些发热。

师傅虽然不说,却将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应当也是猜到方才自己要做什么了。楚云寒是他珍重的大弟子,而自己不过陪伴他三个月的时间,他却是肯为自己付出如此之多。

此等恩情,让她如何偿还?

而另一边。

楚云寒翻动着手中书页,神色淡漠,吩咐:“去查查朕的小师弟的底细。”

“尤其是,他为何想要害朕。” 5l5tOkwZ2OctYo+EdvoUd5YWLDMQq4QXz3S4nEvaa8aD1XFDth7Is3SG73SrPlLi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