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新仇旧恨

沈衡没想到,师傅等了这么多时日的贵客,竟然是当今天下身份最尊贵的一位。

之前马车里坐的公子,便是当今大楚的皇帝,楚云寒,他的母亲就是曾经的皇后,如今的太后赵氏!

秦风和落羽见她神色有异,不约而同提高了警惕。

“我们公子在里面和神医谈机密,闲杂人等不可入内!”

沈衡冷嗤一声:“脚踏七星卫官靴,出身边军,口口声声不可入内不可入内的,这位便是陛下的贴身侍卫七星卫的首领了吧?”

闻言,两人都是震惊不已,这小子当真心细如发!

“我才上任不久,你如何知道我是统领?”秦风忍不住问出口,立刻暗骂自己暴露。

皇帝出行会带着普通侍卫吗?这统领倒是没有看上去那么聪明。

沈衡又转头看向落羽,“你的腰牌都掉出来了,禁军统领大人!”

落羽皱眉,他方才骑马颠簸,想着到了深山老林露出身份也无大碍,便没有多注意。

“你究竟是谁?”

落羽冷冷道,此人不仅眼力超凡,还对宫中之事了如指掌,会否别有居心?

沈衡懒得搭理两人,她满心都在要不要现在报仇这件事情上挣扎着!

师傅熬的药是用来解毒的,如今这位陛下显然是深中奇毒,若是自己此刻自己趁着众人不备在那药里填上一些什么东西,也不会有人发掘……

沈衡先是会了东屋,趁着两人放松警惕,这才摸索着从窗户跳出,走到了楚云寒沐浴的房间,一阵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

神医嘱咐楚云寒泡满三个时辰再动弹之后,便亲自去院子里熬药。

沈衡巴着窗户看了眼,眼前景色险些让她喷出鼻血!

灰褐色的药汤上面,男子半截身子露在外面,瓷白色的肌肤上肌理分明,胸肌腹肌无不称得上完美,再往下——

人鱼线卡到一半,剩下的尽数没到了药汤里,没想到他竟然站着泡澡!

沈衡的脸不争气的红了,她忙捂住了眼睛,蹲靠在窗下,摸了摸腰间挂着那瓶无色无味的剧毒,犹豫了片刻,再次看向窗子里。

楚云寒不能乱动,仍旧维持着一个姿势,他的侧脸沈衡看清楚了些,比几年前自己见到那个不善言辞的太子要多了几分威严。

沈衡叹了口气,再次把脑袋缩了回来,她清楚自己根本下不去手,就算自己能拼的上这条命,可他如今的身份牵扯太多,沈相、师傅,若是皇帝死在了师傅这里,怕是这些人都要完蛋!

她不能这么自私……

“先留你一条狗命!”

沈衡自言自语了一句,摸索着爬回了自己窗户。

房顶,一个声音沉沉道:“主子爷,要不要解决了她?”

站着的男人缓缓睁开了双眼,天地顿时黯然失色。

“总要顾及着同门师兄弟的情谊。”

说罢,房间里再度陷入一阵寂静之中,针落可闻。

三个时辰到了,神医准时端着一碗药,宝贝似的放在外间的桌子上。

“时辰到了,你觉得如何?”

楚云寒心中一阵难言的紧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真气运行了一个周天,最后兴奋的睁开了眼睛,缓缓踏出了药汤。

“师傅又救了我一命。”

楚云寒穿好了衣服,从内间缓缓走了出来,一身月牙白祥云宽袖长衫衬得整个人更加挺拔超凡,墨发仅用一只玉簪束起,周身气势清贵高绝,仿佛高山上的雪莲一般傲然脱俗。

神医看着喜爱的大弟子,啧啧两声怅然道:“你要没做皇帝,不若去修仙也好,白白浪费了这一身的仙气。”

楚云寒失笑:“师傅您说笑,只是今日寄洲当真险些成了仙。”

他摆了摆手,落羽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瓷白瓶子,放在了两人中间,神医的脸色刷的就变了!

“这是哪里来的?”

他怎么能不认得这是沈衡的瓶子?平日里当成宝贝一样供着,只是这里面装的东西他就无从得知了。

楚云寒端起神医熬好的药仰头一口喝尽,眼神逐渐冰冷:“看来朕这个小师弟颇有几分胆识。”

沈衡被带了进来,一见桌子上的似曾相识的小瓶子和师傅这般难看的脸色,心里就顿时咯噔一声。

“师傅,徒儿知错!”没等神医问责,沈衡立马嚎啕大哭起来,声色不可谓不凄惨。

“徒儿不该将这药物乱放,惊扰了贵客,求师傅责罚!”

说罢,沈衡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神医的大腿,长长的鼻涕直接擦在了神医洁白的外袍之上!

神医也愣了,这小女娃自从来了这里,受了不知道多少苦,自己试药不慎发烧了三日,人都要傻了,也没见她哭鼻子,现下突然这般,倒是叫他不好怪罪。

神医冷声:“先别哭了,这么多人,成何体统!”

神医的语气虽然是责怪的,但从神色不难看出,他十分怜惜这个小徒弟。

楚云寒意味深长的和沈衡对视了一眼,对方那眼神哪里是难过,分明是装的,眼泪跟不要钱一样。

只是他怎么记得,师傅爱洁,比自己更甚,这等……脏污竟也能忍?

“好了。”神医拍了拍她的脑袋转头道:“寄洲啊,这是你小师弟,年幼不懂事,但心性纯良,想必不是故意遗落此物,定是虚惊一场。”

“师傅这般袒护,寄洲可是要吃味的。”

边说着,楚云寒在沈衡震惊的目光中将那小瓶子收进了袖口,看样子是准备顺手牵羊。

“那个……”

还没等她开口,神医一把拉住她的后领子:“莫要放肆了!”

怎奈沈衡求药心切,这一拉直接把外衫拉破了,她一个俯冲,直接撞进了楚云寒的怀里,淡淡的龙涎香透着舒软的衣料传进沈衡的鼻腔之中,真好闻啊……

隔着单薄的布料似乎能感受到他坚硬的胸肌,沈衡没出息的红了脸。

楚云寒也愣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人直接就冲到了自己怀里,也亏得她身量小,否则自己怕是要被撞得内伤复发!

“你知不知道,弑君是要诛九族的?” yPQQy+nSJDA3wChhei35dKq0ojHoLOEms+AeVCf2/DMODrBlH8gHL58bM6cvNtM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