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危在旦夕

沈长山好不容易缓和了一口气,门外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厮,脸色难看至极……

“不好了,不好了相爷,少爷找到了!”

闻言,大夫人秦氏忙喝道:“混账东西!没见相爷身体欠安吗?找到了还不接少爷回来去!”

秦氏虽是沈长山的继室,又小了他整整一轮,但沈相年纪大了身边姬妾不多,又都无所出,唯一一个孩子的生母也去世了,是以秦氏的地位还是颇高的。

小厮欲言又止,正待出去,沈长山忙喊住他:“站住!你刚才说什么不好了?”

大夫人一边给右相顺着气,一边给旁边婢女一个眼色,那婢女悄悄退了出去。

“老爷,少爷虽然找到了,但是他似乎中毒了,看上去很是不好!”

沈长山顿时白了脸:“还不去寻名医来给少爷解毒!衡儿人在哪?”

“是是,已经张贴悬赏去找了,少爷现在在万和楼,发现他的时候躺在床上不能动,我们不敢贸然抬回府。”

沈长山起身:“快带我去!”

沈衡醒来时,身边只坐了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头,一双手瘦如枯竹,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他掏出一根银针插在沈衡的头顶,一见他醒了,忙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成了!”

沈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了一个五岁失了生母,全家看似专宠他一人,却连个下人都在背后议论他长得像个怪物的孩子。

明明是个女孩,却愣是被逼着长成了一个少年,明明心地纯良,却被那些道貌岸然之人逼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骄奢淫逸之徒,何其荒诞!

没错,她燕绾重生了,重生在自己死后的三年,当朝右相沈长山的独子身上,准确来说,是独女。

呵呵,天可怜见!她燕绾含恨而终,上天见不得那对狗男女丧尽天良坐享其成,让她重活一世,这辈子,就算拼了这条性命,她也必要那对狗男女受到应有的报应!

“女娃娃,感觉如何,胸口可有痰液?”

一旁的老者突然开口打断沈衡的思绪,他不说还好,经他这么一提醒,沈衡嗓子里顿时一阵翻涌,猛地撑起身子,对着地面剧烈咳嗽起来!

几大口痰液直接被她吐到了地上,还有一些沾到了老者洁白的袍脚,看的老者脸色大变!

“女娃娃,你怎的如此……哎呀!老夫的新衣!”

沈衡终于吐完了,满地夹带着黑色毒血的痰液看上去十分瘆人,不是她不懂礼节,实在是憋得上不来气。

沈衡歉然的笑笑:“抱歉哈,我不是故意弄脏您的——新衣,我家有的是钱,可以赔给您的。”

那老者恨不得冲着她那张笑嘻嘻的脸就那么拍下去,念在医者父母心和几件新衣的份上,还是忍住了。

他鼻孔朝着天上,冷哼道:“自然要赔,老夫治好了你的毒,还未问你要看诊费!”

“多谢救命之恩,日后有缘自会报答,待我回府,另有重谢。”顿了顿,沈衡尴尬道:“我腿似乎有些麻,不知您可否为我倒杯水来?”

姬袁冷哼了声,他治病向来不许外人围观,是以下人都被赶了出来,想到这,他不情不愿的去给沈衡倒了一杯水。

“多谢,不知您怎么称呼?”

老者一捋花白的胡子:“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闽南名医姬袁是也。”

若是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字,怕是要笑一句穷装相,京城此地离闽南数万里,这么大年级的老头从闽南来?折腾都得去了半条命,不过是编个名号装装名医罢了。

可沈衡的动作却是一僵,手里的水杯忽然落到了床上——

姬袁又一个白眼,这女娃子,当真不知干净整洁为何物,太过邋遢,孺子不可教!

对着姬袁嫌弃至极的表情,沈衡却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久仰大名!”

可不是久仰?这位神医可是不出世的华佗转世,当年燕家祖父带着子孙从闽南迁至京城做官之前,就和这位神医曾是八拜之交!

自燕绾出生起,祖父就不停的念叨过这位故友,多番请他来京中一叙,可这位神医云游天下,一遇有缘之人便要收徒传承衣钵,然后再去云游。

只在燕绾年幼时来过京城一次,据说当时收了一位神秘弟子,是这位神医毕生的骄傲。

闻言,姬神医脸色稍缓:“你如何认得我?”

“这不重要!”沈衡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姬袁的胳膊:“我知道您医者仁心悬壶济世、不受金银钱财俗世声名所诱,是不世出的活菩萨!”

闻言,姬袁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试图抽出自己的胳膊:“老夫云游至此,为你解毒不过是两袖清风想换些盘缠而已,没你说的如此神乎!”

怎奈胳膊却被沈衡紧紧抓着,完全无法脱身:“听说神医您只寻有缘人做徒弟,你巧合之中救了我的命,我又恰巧知道您的身份,难道这还不算有缘?”

沈衡的眼底带着星辰一般的希冀,虽然脸上那块紫红色胎记十分骇人,但这双眼睛倒是干净的很。

可他还是摇了摇头:“你一个女儿家,不方便做老夫的徒弟,老夫这门传男不传女。”

沈衡笑了:“我如今是顶着男子名头的女子,若是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是个女子?更何况医术博大精深,定有许多是男子不擅长的,徒弟我或可查缺补漏!”

“可你……”

“您在京城这三个月的开销我负责,无论是什么名贵的草药,只要你要,只要京城之中有,我就能给你搞得到!”

见她如此诚心,姬袁叹了口气,心中对着祖宗默念了句徒孙不肖,这才道:“我受邀来京城见一位故人,大约会待上三个月左右,你若是能在这三个月根据我所授治好自己脸上的毒遗,我便承认了你这个弟子。”

“毒遗?”

姬袁点头:“我一见你脸上这处的颜色,红中带紫,血管鼓胀,便知是在怀胎之时母体受到毒物的刺激,留下的余毒导致。” sui8x5Mi0382pUwnrIh5He+BLW2Km28XwaIAb8UjcVyIQ9Ggu+3yGPHMl4fcjlpY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