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含恨而终

她眼睁睁的看着老鼠吃了那水嫩的丸子,不到一息便僵硬的不再动弹,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魄一般茫然!

燕绾万万没有想到,要送自己上路的,竟然是李昶建,那可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啊!

面对燕绾恍若审判的视线,李昶建整个人说不出的心虚和心痛,如若燕绾不是燕大将军的女儿,该有多好?

“到死了还要做出这副可怜的样子来勾引我的男人,看来你是刑受得还不够!”

赵华茜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怨恨,要不是燕绾这个贱人,她和李昶建何必等了这么久才能在一起?

赵华茜一抬手,身后的狱卒立刻递上一条鞭子,上面湿漉漉的,还带着颗颗白色结晶,显然是淬了盐水的……

鞭子没等落下,李昶建突然下意识伸手拉住她:“别……误了正事,我在让人取一碗来就是,你何必脏了这身裙子?”

闻言,燕绾眼中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消失,看来她今日,难逃此劫。

“事已至此,你还护着这个贱人?也不是我小气,只是她这个代罪之身,又是这般的样貌,让她给你做通房,我是怕你半夜被吓到!”

赵华茜字字戳在燕绾的心头,名知她最恨给人做妾,明知她在乎自己的容貌。

可这一切在如今的燕绾眼中都已经不算什么,她缓缓的扭头,透着两个巴掌大的小窗口看着外面阴云密布的天色,喃喃道:“几时了?”

李昶建看了眼怒意正盛的赵华茜,狠了很心低声道:“申时一刻。”

“什么?那我的家人……”

“你的家人早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全数斩首示众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没有和他一同来?”

此话一出,燕绾再也忍不住,猛地喷出一口血,接着,又是一口……

暗红色的血液喷在李昶建藏蓝色的官靴上,将那祥云染的刺目无比!

她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可嗓子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原来悲痛到极致,竟然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赵华茜嫌恶的后退了几步:“真是晦气,今日我亲眼看着乱臣贼子一家上百口人头落地都没被弄脏了裙子。”

见燕绾抬头,赵华茜突然勾了勾唇:“我见你弟弟才十岁上下,还有个祖母,年近八十了,真是高寿,不愧是老骨头,刽子手的刀如此锋利却足足砍了两下才结果了她,啧啧,当真……”

“你给我住嘴!赵华茜,你丧尽天良,你不怕报应吗!”

燕绾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几乎透明,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她气的胸腔内撕裂一般的痛,却再喷不出来一口鲜血。

“处置乱臣贼子大快人心,你别担心,没人会为你一家收尸,更不会有人惋惜,死了个祸害,还我大楚海晏河清,不知道多少人拍手叫好呢!”

李昶建在一旁低头不语,他知道,自己越帮着燕绾说话,赵华茜只会做的更绝。

“李昶建,我父亲他老人家在世时,教会你四书五经、诗书礼仪,教你做人问心无愧教你为官清正廉明,这些警世之言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你如今这般是非不分,你对得起父亲的在天之灵吗!”

李昶建皱起了眉头:“我并未做过什么……”

见状,赵华茜却是笑了:“你自是没做过什么,不过是亲手从燕家的书房搜出了那封谋反信而已,你放心,只要你亲手把她送走,这一切就都了结了。”

“你莫要再说了!”李昶建猛地后退一步。

“哈哈哈哈,好一个李长意,好啊,我就说父亲怎么会让陌生人进入我燕家书房重地,原来是你这个内奸!这般恩将仇报,你不怕报应吗!”

燕绾的声音已经沙哑的听不太清楚,她浑身早已被打的失去了知觉,可同心上的痛比起来又何足挂齿?

随着报应两个字出口,天边突然猛地降下一阵惊雷,正劈在大理寺上空,李昶建猛地哆嗦了一下,连退数步!

他当然怕!谁不怕报应?可他为了今生的荣华,别无选择,他贪赃罪证已然落到皇后手中,若是不配合赵华茜的计策,等待他的,唯有罢官一路!

他过够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忍够了遭人白眼处处陪笑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他唯有如此,才能保住荣华富贵!

赵华茜强忍着心中的惊疑,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瞪着燕绾:“你少在那胡言乱语,只要你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燕绾突然大笑起来,紧接着,她撑起身子,拼尽仅存的一丝力气一字一句起誓!

“我燕绾在此发誓,带我死后,我定要化成厉鬼来找你们复仇,定要你们一个个害过我燕家的人渣不得好死!若有违此誓,愿受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投胎!”

登时,天际再次划过一阵惊雷,雷光透过小小的窗口打在燕绾的脸上,刀疤映着雷光,说不出的阴森诡异,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两人,死不瞑目!

李昶建终于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要来找我,我是逼不得已的,绾绾,你快去投胎吧……”

赵华茜心里怕的要死,可还是壮着胆子走上前,伸手谈了谈燕绾的鼻息,随即微微送了一口气。

还好这贱人已经死了……

没等她放下手,那尸体突然顺着墙壁倒了下去,瞬间把赵华茜吓得尖叫起来!

“啊——诈尸了!”

她捂着耳朵,惊慌的往外跑,走到门口不查,被死去的耗子绊了一跤,摔了个狗吃屎,也瞬间清醒了。

李昶建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扶着她:“只是尸体倒了,没事的,没事的。”

这话像是在安慰赵华茜,更像是再给自己吃定心丸,人死不能复生,绾绾,这辈子我注定对不起你了,下辈子做牛做马,再还给你吧……

右相府中,上下乱成了一锅粥。

“混账!要你们这帮子奴才有何用,连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若是我的衡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

众人忙上前扶住相爷:“您保重身子啊!”

右相沈长山三朝元老,年过花甲膝下却唯有一子,看的自是比命根子都重要。 2UuCLvyoiwM50RK5am8Y4g/U2vf47diUQBUZyBCQ8IUqGRMPXEOrbHe8y/W3Qm2E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