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重生后我嫁给了皇帝
谷雨

第1章满门抄斩

夜凉如水,大理寺重刑犯关押处。

常年见不得阳光的湿冷牢房之中,血腥腐臭的味道挥之不去,蛇虫鼠蚁从脏污的犯人身边经过,四下都是凄厉的求饶之声。

“啊——,我招,我都招——”

一个个挨不过炼狱刑法的犯人,含着最后一口浊气认罪了。

角落的一个小牢之中,身穿鲜红嫁衣的女子捂着肚子蜷缩在冷硬的石板上,墨发三千四散开来,只露出一张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小脸。

吱呀——一声,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燕绾眉头微皱,忍着全身的剧痛,缓缓抬起头。

额头到右眼之间,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触目惊心!

那双明亮异常的眼睛里,仍带着丝丝期许之色。

“昶建,你是来救我的对吗?你是相信我的对吧!我没有,我家人也没有造反,我一家对大楚的江山从来都是忠心耿耿的,求你,求你带我见一见陛下!”

李昶建的目光微微犹疑,握着食盒的手紧了又紧,他本是来送燕绾上路的。

可他刚一踏入这个牢房,他的心就狠不下去了……

“燕绾,我先扶你起来……”

燕绾从巨大的激动中醒过神来,这才看见他手里的食盒,她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你不是来带我走的?”

“我……”李昶建低着头,躲避着她的视线。

“李昶建!你看着我的眼睛!”

燕绾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猛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靠着墙壁缓缓坐了起来——一双喊着血泪的眼睛死死盯着李昶建。

她的声音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现在该是正二品刑部尚书了吧?恭喜李大人高升。”

她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湿哑,仿佛嗓子里含了一口血水一般。

那个人前威重的李尚书,面对这等冷嘲热讽,却是心虚的不发一言。

顿了顿,燕绾缓了缓接着道:“升官发财之后的李大人,可还记得今日本该同你大婚的燕家嫡长女?就是那个不顾及你出身寒门,举全族之力扶持你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你的绾绾?”

说到绾绾两个字,燕绾已然眼中带泪,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默不作声的李昶建字字铿锵:“你我相爱一场,如今我沦落至此不求高攀你李尚书,可我燕家与你,没有情尚有恩,我只要你带我见一面陛下,让我以残破之躯为我燕家被诬叛国之事辩解,以你如今官位,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李昶建的额头已然冒出一丝冷汗:“怕是不行,陛下他前日因宫变波及……龙体欠安,已经昏迷整整一天一夜。”

闻言,燕绾骤然瞪大了双眼!

“你说什么?皇伯伯他……陛下可有大碍?”

事已至此,李昶建自知骗她已是徒劳,摇了摇头:“怕是,挨不过今夜。”

燕绾心头微动,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皇伯伯和父亲义结金兰二十几年,开疆拓土,定国安邦,对燕家和自己无不关照备至,可悲,这等明君,缘何上天不佑?!

突然,燕绾似是想起什么,一激动向前探身,一下子趴在了李昶建的脚边,她惴惴问道:“那我家人呢?我父亲如今在哪?”

看着李昶建欲言又止的神色,燕绾急得一大口鲜血上涌,被她生生逼了回去。

“你告诉我啊,我家人怎么样了!”

“奉天承运,皇后懿旨,燕家谋反致陛下气急攻心,危害我大楚社稷,于今日午时于西市满门抄斩!”

一道娇媚的女声从李昶建身后响起,这个声音燕绾化成灰都不会忘记!就是她给了自己那个装着谋反信件的盒子,说什么恭贺她的新婚,真是好一个姐妹情深!

“赵华茜!”

燕绾从嗓子眼里蹦出这三个字来,眼里翻涌着浓浓的恨意!

“为什么是你?你我自幼相识!”

赵华茜笑得更加妩媚,她风情万种的勾了勾鬓边的碎发:“燕绾,你比我料想的还要蠢,面对家族兴衰,你居然跟我谈什么可笑的情谊?呵呵呵,这可真是我今日听过最好的笑话了!”

闻言,燕绾忙道:“李昶建,李大人!你都听见了,就是这个女人给了我那封信,是她武安侯府策划了这次谋反,你快将这个罪魁祸首抓起来!”

燕绾伸手指着李昶建身后,身着粉色纱裙的女子,咬牙捏着他的袍子恳求道!

“武安侯府是皇后娘娘的母族,我没这个权利……”

李昶建的话让燕绾顿时呆立在原地,脸色更加的苍白!

她好像瞬间全都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皇后的阴谋,是她想要谋朝篡位,害死陛下,然后栽赃嫁祸给她燕家,除了皇帝的臂膀,一石二鸟!

燕绾还处在巨大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赵华茜突然上前勾住了李昶建的手臂,亲昵的撒着娇:“更何况,昶建心里深爱我一人,他自是不舍得动我。”

燕绾冷冷的看着他们这对狗男女:“我当真是傻,你们这般不知廉耻的勾搭到一处,我竟丝毫不曾察觉。”

“你住嘴!”

赵华茜的脸上终于带了怒意,她冷冷的踢了一脚燕绾:“你的脏手不要碰我的男人!”

听到这里,燕绾不怒反笑:“呵呵呵,你的男人,你说的是那个跪着为我穿鞋袜,亲手给我做羹汤,冒着大雨连夜给我送爱吃的藕丸汤的李长意吗?”

长意是李昶建的字,李昶建出身寒门本来无字,投身于燕家门下,燕绾的父亲赐了他一个字,说只要他对女儿一心一意,便举家之力成就他飞黄腾达!

这话是燕绾说给赵华茜听的,更是说给李昶建听的,她不信,这么多年来李昶建当真如此铁石心肠!

赵华茜怒了,她死死捏着李昶建的手臂:“还不送罪臣之女上路?!”

可李昶建那张俊逸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挣扎,但仅仅只是一瞬。

他将食盒放在燕绾眼前:“你也饿了几天了,这里面装着……藕丸汤,你喝点吧。”

闻言,赵华茜一张美丽的脸庞登时拉了下来,她狠狠抬脚踹飞了那个食盒,汤碗砸在墙上,碎片飞的四零八落,温热的汤水溅在燕绾震惊的脸上! +n2OxwbG7MudiZj9UezJBzjE5Ls2YGJRIznTqlPQd2wbQy3Bfmvb5WIHoj0ieFqI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