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惨遭欺辱的凌云阁

见韩青山面露讥色,凌霄子也不气恼,自顾自说道:“韩道友先是打杀了我宗长老,后又毁我山门、伤我弟子。今日若不给我凌云阁一个交代……”

话还没说完,他眼前便失去了韩青山的踪影。

随即后脑门隐隐有刺痛传来,心神疯狂警示下,急忙调动真元催发重重护体罡气。

砰!

凌霄子只感觉脑后重重挨了一拳,在护体罡气以及法袍自行护主的双重保护下,避免了脑袋炸开的可怕下场。

可巨大的力道还是砸得他眼前发黑,踉踉跄跄的往前跌了几步。

更有种许多年未曾体验的头昏脑涨之感。

“交代是吧?”

韩青山的声音这才不紧不慢的在他耳边响起。

“这……就是交代!”

缓过神来,凌霄子面色陡然一变,真元疯狂灌注进护身法袍。

盘旋周边的法剑也化作漫天剑影将其团团围住。即便如此,依旧防不住闪避加到了300点的韩青山。

一只脚丫子穿过密密麻麻的剑罡利刃,狠狠的踩在凌霄子背上,将其从半空直接踹到了地面。

重重的砸落在地,激起大片碎石尘土。

凌霄子很想破口大骂,年轻人不讲武德,偷袭我这个上百岁的老人家。

可韩青山根本不给他开口机会,拳头如狂风暴雨般骤然砸下。

砰!砰砰……

韩青山沉重的拳势,锤得凌霄子压根起不了身。只能不断催动护身法袍,在狂暴攻势下,法袍散发的坚韧宝光明灭闪烁不停,不知道还能扛住几拳。

不过凌霄子身为凌云阁掌教,身上法宝自然是不缺的。没等法宝残破,又祭出了一件盾状法宝,如同乌龟壳般罩在了自己身上。

这件法宝名为厚土盾,只要法宝主人脚踏实地,此宝便能源源不断的从地底抽取元气,加持自身。

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防御宝贝。

祭出厚土盾后,凌霄子不由松了一口气。

暗道面前这少年着实难缠,肉身强悍无比,只凭一双铁拳就砸得自己喘不过气。而锋利法剑斩在他身上,却斩不破其护体罡气。

身法更是敏捷诡异,都不见施展遁法印诀,却如同鬼魅般穿梭自如。这般看来,他走得应该是武修一道。

好在以厚土盾的法宝特性,最擅长持久防御。

等其真元枯竭、体魄疲乏,依旧逃不过败亡的下场!

凌霄子在厚土盾下默念口诀,暗暗准备着威能不凡的神通大术,坐等韩青山显露颓势那一刻便暴起杀人。

韩青山几拳锤在盾牌上,便察觉不妙。哪怕拳罡再凶、攻势再猛,这块盾状法宝威能也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又见凌霄子这般姿态,哪里还不知道他心中打算。他有法宝,难不成自己就没有吗?只不过自己习惯用拳脚杀敌罢了。

伸手往腰间一拍,一口通体乌黑的鬼头大刀便出现在他手中。

先前跟许绍阳拼斗时,韩青山便吃了没趁手法宝的亏。

知晓来凌云阁必有一番恶战,他便逛了逛万古宗的武库,挑中了这口鬼头刀。

算不得上品法器,但是够沉、够硬。

有368点攻击加持,他不信劈不开这道乌龟壳。

鬼头刀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血色罡气,随即韩青山抡起大刀,在半空中抡出一个圆形,狠狠的朝盾牌砍去。

咔!

在凌霄子惊恐的目光中,厚土盾干脆利落的断成了两截。而鬼头刀刀势不减,照着他脑袋劈了下来。

幸好在别人眼里迅如雷电的刀光,在万象境强者眼中算不上又多块。凌霄子身上毫光微闪,身影往边上一窜,避开了眼前力大势猛的刀光。

当然,他暗中准备的神通大术,也因此被打断。

“看来以后得找门刀法练练了。”韩青山撇了撇嘴,心里倒没有太过失望。

万古宗也有刀法,只是太过粗糙低劣,韩青山有些看不上。没有精妙的刀法招式,便无法彻底封死凌霄子生机,被其躲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鬼头刀用来劈斩死物自然好用,但用来对敌拼杀,反而不如自己拳脚犀利。

顺势将鬼头刀收回腰间袋子,韩青山屈膝猛地在地面一踏,再度朝凌霄子冲去。

“道友且慢……有话好好说!道友……”凌霄子疾呼出声,可很快又被韩青山摁在地面。

漫天拳影好像雨打芭蕉般,噼里啪啦的落在他身上。闪着血红色的拳罡与法袍宝光相撞,激起道道光晕涟漪。

地颤声、爆鸣声更是如同晴天打雷,轰隆轰隆响个不停。

而此刻凌云阁山门,已经汇聚了不少门下弟子。

他们得知有人打上山门,都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准备好生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可当他们赶到时,发现自家掌教正被一名少年按在地上暴打。这等拼斗,连宗门神海境长老们都插不上手,他们这群淬体境、聚元境的弟子,也只得眼巴巴的看着。

期待自家掌教能重掌局面,好将来犯之敌打死打伤!

见掌教祭出了厚土盾,还一副准备施展神通大术的模样。

凌云阁无论是长老还是低阶弟子,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期待之色。可谁知一转眼,盾牌法宝便被砍成了两半,而自家掌教,又被少年摁在了地上爆锤!

难以置信、惊诧、愤怒、屈辱……这一刻,凌云阁诸人心绪难平!可又无处发泄,只能郁结在心中。

当场有好几名聚元境弟子,郁愤交加下,体内真元汹涌暴走,有人昏迷、有人吐血。都是走火入魔的前兆,随即被其他弟子强行抬回了宗门。

被暴揍的凌霄子没有余力关心这些,护身法袍艰难的闪着宝光,还能支撑一会儿。

但他知道,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件法袍便会彻底损毁。到时,他只能用护体罡气和肉身,硬挨面前少年的犀利铁拳了。

再不犹豫,他掐起剑诀,施展秘法疯狂催动起了盘旋在韩青山身边,却迟迟无法斩破其护体罡气的法剑。

这柄法剑似乎有了灵性,悲鸣一声,剑光威能骤然暴涨了倍余。宛如冲锋死士般,直刺韩青山眉心。

眉心隐隐有些刺痛,这道利芒的威能,远远超过之前的刮痧。 IUKBj2XI/6FGNCOOviWxeJnuE1gTRIBQVs1WDK6s8XIznFERZ1kFkXW/gom3moA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