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神海境?一拳打死

被真元催动的玉牌,猛地绽放出璀璨光晕,仿佛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枚石子,空中荡漾出层层涟漪。

大量矗立的古朴墓碑,隐约显露出了踪迹。使气氛显得格外肃穆庄严。

正盘坐在茅屋中的韩青山,突然听到有人叩请师叔祖出山,愣了一下。

师叔祖?

谁?

这祖地现如今可只有他一人啊?

韩青山面露疑惑,起身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谁在祖地前大声呼喊。

屋门推开,一身布衫的韩青山缓缓从屋内走出。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在韩青山身上。

玄龟门这方,更多是疑惑、忌惮以及不善的审视。

“这是什么情况?”

从茅屋内走出的韩青山,看着满身血污、跪倒一地的万古宗门人,还有不远处杀气腾腾的敌人,感觉有些懵比。

“不孝弟子柳天啸,拜见师叔祖,叩请师叔祖出手灭敌!”

柳天啸见到韩青山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上,抬起头,声音颤抖。

“叩请师叔祖出手灭敌!”

万古宗众人目光中,饱含了无比的热切、崇敬和期冀。

韩青山思忖片刻,便弄清楚了眼下情况。包括万古宗诸人,将自己这位师叔祖视为救命稻草。

原本他还打算在隐居修炼几年,可谁曾想,万古宗居然遭遇了灭门之祸。

可是他没有半点修为,甚至连自己实力强弱都还没弄清楚啊!

“哈哈哈,他就是你们万古宗的师叔祖?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少年?”

玄龟门众人没从韩青山身上探察到真元波动,不由再次肆无忌惮起来。

玄龟门掌教韦依龙、凌云阁长老许绍阳,这两位神海境高手自恃身份,并没开口多说什么。

在当他们探明韩青山根底后,心头纷纷松了一口气同时,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讽色。

其他人可没这般顾虑,仿佛见识到了最好笑的猴戏般,不断吐露着充满恶意、羞辱的话语。

他们这是刻意为之,想在这万古宗最庄重最神圣的地方,将这群残存门人的脊柱彻底打断。

以免待会屠戮时,陷入绝境的万古宗残余给自家造成更大的伤亡。

“活该万古宗沦落到覆灭的地步,堂堂宗门底蕴,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这是要笑死老夫吗?哈哈。”玄龟门褚姓长老露着一口大黄牙,放声大笑下,眼中的凶狠杀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褚长老所言甚是。我还以为他们的师叔祖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甚至还有些替掌教跟许前辈担心啊。”

玄龟门另一位万姓长老讥笑道,“谁曾想,他们的师叔祖,居然是一个连淬体境都不是的小家伙。这事传出去,怕整个万古宗都得沦为笑柄。只可惜,他们活不到人人耻笑的那一天了。”

被敌人肆意羞辱,万古宗诸人心中悲愤欲绝。同时,还有逐渐蔓延的绝望气氛。

哪怕是掌教柳天啸,剩余的两名长老,脸色也都变得无比难看。

因为他们也发现了,这位一直隐居于祖地的师叔,身上确实没有半点真元波动。

即便是修炼了某种敛息秘法,能压制自身气息,也完全不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元波动泄露。

也就是说,这位被他们寄予极大希望的师叔,很有可能真的只是一介凡人。

“万古宗千年传承啊!今日真要断绝于此吗?”柳天啸神情痛苦而绝望,眼中热泪滚滚淌出。因伤势极重,滚落的眼泪竟是颗颗血泪。在他满是沧桑疲惫的脸庞上,留下两道殷红泪痕。

他一边泣血,一边不住的朝师祖们的坟冢磕头。

万古宗诸人见自家掌教如此模样,无不心生凄意。

他们最好的结局,无非也是同宗门一道葬送在此吧?

见状,玄龟门掌教韦依龙狞笑起来:“柳掌教大可放心,等我取了你性命,必在这里挑块好地方将你好生埋葬。”

说话间,他竟如同苍鹰捕猎般俯冲下来,带着迫人的威压气势,要一举将柳天啸轰成齑粉。

柳天啸先前就被凌云阁长老许绍阳打成了重伤。

后来为掩护门人弟子撤往祖地,施展了秘法止住伤势。

可连番苦战下,他体内真元早就枯竭,身躯更残破的像是一件布满裂纹的瓷器。

如今支撑他的心气也随着希望一道消散。

别说是韦依龙这名神海境强者了,随便上来一位淬体境敌人,都能将他杀死。

围在柳天啸周边的两名长老面色大变,想要出手阻拦。

可他们苦战已久,身上大伤小伤无数。

哪里还能靠近韦依龙?

被其周遭气劲余波一吹,就口喷鲜血双双飞了出去。

至于其他淬体境弟子更不用说,在神海境修士强盛威势下,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只能不甘而屈辱的被压趴在地,眼睁睁看着自家掌教惨遭毒手。

轰隆!

狂暴的气劲乱流,夹杂着一片血雾炸裂开来。

随着血雾缓缓飘散,在场众人看到了一副余生难忘的场景。

那名从茅屋中走出的少年,不知何时,突兀的出现在柳天啸面前。

而从天威逼而下,意图轰杀柳天啸的韦依龙,只剩下了右半截身子。

头颅还算完好,从脖颈以下,左边的躯干内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只觉毛骨悚然。

方才那团血雾,竟是他的血肉所化的齑雾。

神海境修士强大旺盛的生命力,使得韦依龙并没有第一时间丧命。

他满脸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的少年,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无法说出只言片语。

吐出了一团混杂着内脏碎片的血污,随即颓然倒地。

玄龟门掌教、神海境强者韦依龙,陨落!

霎时,场面陷入了极致的死寂。

玄龟门群修,见自家掌教被少年一拳打爆,无一不惊骇欲死。

之前肆意嘲讽的褚长老、万长老等人,脸上浮现出震惊、恐惧之色,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数步。

凌云阁长老许绍阳眼睛眯起,细细打量着这位万古宗的师叔祖。细长的眼眸中,狠戾凶光闪烁不定。

“师……师叔?”

柳天啸抬头看向站在他身前的韩青山,神情有些呆滞。

不过很快,他眼中又淌出了热泪,只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为万古宗的绝处逢生而哭。

其余万古宗残余门人,也一个接一个反应过来。

有人高声疾呼师叔祖神威无双,有人为同门的陨落放声痛哭,也有人对玄龟门敌修破口大骂。

种种喧嚣吵闹,一扫之前的压抑和绝望。 X5Cm/rWulCtpuHx0AwhfRE7/uGIZST1U/Nxh+mSqVsfbAyvMbJY5ycwoLVVpIh3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