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不死仙药

“嗯?”

醒转之后,白衣女子脸色大变,在她前方数十丈外,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座木屋。

漆黑的十万大山深处,居然出现了一座木屋,此时有着点点星火自木屋中映射而出。

白衣女子面色凝重无比的向木屋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

方才那股恐怖的压力如同要将她整个人碾碎一般,身为瑶池圣女,即便是深受重创,她也有不凡的实力。

临危之下,她体内灵力疯狂流转,心神微动之下,在她身后有着一道恐怖的异象显现出来。

隐约间,在白衣女子身后有着一道如同神魔般的身影显现出来,那道身影处于宇宙星空中,众多大星在他身前犹如手掌一般大小,似乎他抬手就可以拍碎一般。

让白衣女子骇然无比的是,那召唤出的恐怖异象,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犹如泡沫一般碎裂开来。

恐怖无比的异象,居然连拖延一下时间都难以做到。

“完了,死定了!”

白衣女子面露绝望之色,即便是先前被瑶池圣地无上高手追杀,她都没有这般绝望,但此刻她却想不到任何能够脱身的办法。

碾碎她领域的力量,给她一种惶惶天威的感觉,似乎这方天地要抹杀她一般。

“这样死了也好,反正我也逃不了多久!”

生死关头,白衣女子苦笑一声,内心反倒有一股释然之感,直接放弃了抵抗,主动向着那股恐怖的威压迎了上去。

“嗡!”

恐怖的力量落下,她整个人刹那间消失不见,犹如被分解了一般,她大脑一片空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醒转了过来。

让她惊讶的是,她居然并没有死,并且更加神奇的是她伤势居然尽数痊愈了。

“晚辈瑶池圣地方凌雪,冒昧打扰,还望前辈恕罪!”

白衣女子面色恭敬,站在木屋门口清脆开口道。

“吱呀!”

在白衣女子话音刚落之际,木屋之门缓缓被人打开,一名神色慵懒的青年出现在她面前。

“夜寒露重,不若进来驱驱寒如何!”

望着站在门口的白衣女子,苏漠轻笑出声,他心情很不错,本来以为又要被系统惩罚,没想到才第二日就又有人前来。

方凌雪恭敬的进入木屋内,让她有些奇怪的是,那名青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寒舍简陋,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几个野果!”

这时候,先前那名青年自后堂转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盘中有着五六个水果。

在看到那些水果之后,方凌雪顿时脸色大变。

在她视线中,在果盘中哪里是什么野果,是数头神兽。

麒麟!神龙!凤凰!

巴掌大小的数头迷你神兽,正在果盘上嬉戏打闹,这一幕太过于惊人。

眼神一晃间,那些神兽尽数消失不见,果盘上唯有数道炽烈的神芒在绽放。

“麒麟不死药!”

“真龙不死药!”

“真凰不死药!”

“这怎么可能?”

方凌雪心神巨震,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前方,这可是传闻中的不死神药啊。

即便是其中一种都难以得见,即便是瑶池圣地身为这方天地顶尖势力之一,都没有这样的神物存在,这个青年居然随手就拿出来三种。

这太疯狂了。

不死神药,那可是足够让帝级强者再活一世的无上神物,对方居然拿出来招待她,还说这是野果。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前辈高人,居然拥有这样的神物,至于对方方才说的拿出来待客,她一个字都不信。

就算是无上巨擘,若是见到这样的神物足以让他们打生打死,怎么可能有人拿出来给她区区一个神海境修炼者。

联想到一些传闻中的邪恶功法,用无上妖孽做炉鼎,她内心不由得绝望起来。

一时间,方凌雪望向苏漠的眼神充满畏惧。

看到方凌雪畏惧的神色,苏漠面露疑惑之色,他似乎并没有做什么,怎么对方看起来这般害怕。

修仙者怎么都这么古怪。

先前那个一副乡巴佬的样子,眼前这个妹子似乎又有被害妄想症。

这个修仙界似乎有些不正经。

“放心吧,我没有恶意,只是看你脸色苍白,似乎损耗过大,吃颗水果休整一番,养足精神也好赶路!”

苏漠微微一笑,将果盘放在了桌子上,温柔的开口道。

“怎么办?他看出我损耗过大,定然是想要让我吃了不死药,补充本源,然后再对我出手!”

“我不接受的话,他定然会杀了我!”

方凌雪内心有些茫然,顺从的伸手拿了一枚真凰不死药。

这传闻中的不死药神,足以让帝级强者争得头破血流的东西,此刻她却觉得烫手不已。

“尝尝怎么样?”

苏漠催促道,不就是一个水果,怎么看起来像是一幅感动的要哭的样子。

“死就死吧,死之前能够尝尝不死药的味道,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方凌雪咬了咬牙,举起真凰不死药,张开殷桃小口直接咬了下去。

“嗡!”

真凰不死药入口,顿时化作一股精纯无比的灵力,如同洪水暴发一般,在方凌雪体内肆虐起来。

凡是那股恐怖的灵力途径之处,她的经脉瞬间寸寸断裂,甚至恐怖的力量让她身体都有些难以承受,她整个人犹如一件精致的瓷器,身上浮现出无数道密密麻麻的裂缝。

她根本难以承受不死药的庞大药力,要彻底爆开了。

只是就在她身体即将彻底炸裂的瞬间,先前那股消失不见的恐怖压力猛然间再次出现,将她几欲爆裂的身体强行挤压了回去。

无尽的痛楚自全身上下传来,方凌雪几乎痛晕过去,但精神却说不出的振奋,甚至她能够感觉到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

很快,那股剧烈的痛楚变成极致的舒爽,她甚至不自觉的有着一道嘤咛声自口中传出,但她很快就察觉,连忙收声。

只是那一股股犹如潮水一般的快感让她根本难以压抑。

一道道羞人的声音自她口中传出,她羞愤欲死,但却根本难以控制。

一旁的苏漠目瞪口呆,不就是吃一个野果子,怎么就这么大的动静,搞得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了水果。

仔细检查了一遍,没错啊,就是后院种的水果,他天天都吃,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莫非这姑娘有这样的怪癖?

一时间,苏漠望向方凌雪的目光带着一丝怜悯之色。

果然,他就知道能够来到他这儿的人,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可怜啊! Z42d3tF0ambc1Etp6125vUkJhnLqQ7djKghBStgs7xqHUB3QSj4ez6szB8fMipwO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