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四章变数

看着岳涔阳和李默远去,黄年有些不甘心的骂了一句说道:“哪来的疯子,真以为自己是侦探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江组长可在这呢,不过江组长我有个问题不明白,你怎么能听这两个人的话呢?要是随便一个人说的话咱们都要听,那还要我们警探干什么?”

江峰瞥了一眼黄年,不被别人察觉的摇摇头,深感警署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之参差不齐,像黄年这尊佛就应该在庙里供着,他闷声道:“岳涔阳我比你熟 他的话我可以不听,但他身边的这个人,说不定还真是个侦探。”

黄年不相信的问道:“他?怎么可能!”

江峰朝着路边的两旁看了看,他指着旁边的一家大排档说道:“看到这家大排档了吗,上面写的营业时间是下午五点到晚上的三点,旁边的小超市最晚关门也不会超过两点钟,在这个阶段,犯人怎么抛尸?还把尸体摆放成这个模样?所以他一定会选择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时间点抛尸。”

黄年旁边的小警探皱着眉头说道:“那他怎么知道是在三点之后五点之前呢?”

江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黄年见状刚忙去给点火,江峰晃了晃手中的打火机示意了黄年一下,他吐出一个烟圈坐在车前盖上说道:“在这片区域住的人家商户,大多都是从事与体力劳动者, 或者是刚来江州市的年轻人,在这些人群当中,从事体力劳动者的居民,如清洁工人,早餐商贩,一般集中在五点出门,之后出去工作的人会络绎不绝,所以犯人一定会在五点之前将尸体摆好。”

黄年有些不服气的嘟囔道:“还真的让他蒙对了!”

江峰听了黄年的话,轻笑了一声,他可不认为李默是蒙的。

江峰的助手跑了过来,在江峰的耳边说了一句,江峰脸色骤然一变,他起身对黄年说道:“黄组长,这件案子交给我们组来负责,函件我之后给你补上!”说完也不等黄年回复,跟着组手向前跑去。

黄年点头哈腰的笑道:“好嘞,祝江组长早日破案!”

江峰回头摆摆手,等到江峰远去后,他收起笑脸朝地上吐了一口骂道:“小毛孩,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是不是以为警署就你能破案子?”

小警探轻轻的说道:“江组长好像一年破的案子比咱们组十年加起来都多。”

黄年回首拍了他一巴掌说道:“老子知道!这能怨谁?还不是怨岳涔阳他那通缉犯老爹!妈的,不跟你说了!”

小警探捂着头委屈巴巴的问道:“组长,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黄年一瞪眼说道:“吃饭!”

——

岳涔阳喝完最后一口豆浆后用手背擦了擦嘴说:“李默,这顿饭算我请的,刚刚替我出了口气,吃完了这顿饭呢,我们...”

李默点点头,优雅的从西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条白手帕,在唇边轻轻的点了点,他说道:“知道,吃完这顿饭我们就江湖再见。”

岳涔阳咧嘴一笑:“知道就好,出门右转有地铁站,走好不送。”

李默说:“留个电话号吧,刚刚看你和那两位警官都认识,如果案件有了什么突破,或者遇到了什么难题,可以在来找我。”

说着他掏出了手机放在岳涔阳面前。

岳涔阳拿起李默的手机看了一眼,好家伙,生产商五年前都已经宣告破产了,这老古董从哪淘到的?

岳涔阳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笑道:“看不出来, 你挺怀旧的。”

李默诧异的说道:“怀旧?我身边的人都说我很潮。”

岳涔阳不耐烦的摆摆手说:“好好,你最潮,走吧走吧。”

李默朝他笑笑,潇洒的转身离去,岳涔阳忽然说道:“李默。”

李默站住转头看着他,岳涔阳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找你办事,收钱不?”

李默先是一愣,接着笑道:“给你打折。”

——

李默已经走了,岳涔阳出了早餐店的门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拿出手机,发了两条短信后拿出了车钥匙。

“靠,谁把我车偷了?”岳涔阳朝着四周看了看,的确没有找到哪辆陪伴自己三年的‘小绵羊’。

这辆电瓶车虽然到了淘汰的边缘,但光是卖电瓶也能卖个几百块,就这么被偷了,岳涔阳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还是不是人!还有没有点人性了!连这么破的电车都偷!”

岳涔阳懊恼的发泄了两句,看了一眼时间,一咬牙飞速的跑向了公交站牌。

下了车,岳涔阳直奔一家奶茶店而去,这是他今年找到的第三份工作,也是唯一一份干了三个月的工作。

岳涔阳看了一眼时间,还好,还来得及,他刚想进去,忽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是奶茶店的老板发来的,内容简单明了,告诉岳涔阳,他被解雇了,奶茶店又找来了一个新的奶茶小妹,笑容甜美,声音温柔,生意好到爆,工资会发到他的银行卡上,祝他前程似锦。

岳涔阳坐在台阶上,无奈的摇摇头,将手机扔进兜里。

什么前程似锦他从来没想过,能够做到苟且偷生就好。

“岳涔阳?“

岳涔阳抬头看去,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一头乌黑的秀发披肩散开,精致的五官画着淡妆,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清秀感。

岳涔阳慌忙的站了起来,他的手无处安放的乱挥舞着,心砰砰乱跳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尴尬的摸摸头笑道:“赵晴雪,你怎么在这?”

赵晴雪,他的前女友,所有的爱情最初都是甜美的,即使分开以后,脑海里的记忆也是曾经的欢声笑语。

赵晴雪将长发向后一撩笑道:“刚好路过。现在有事吗,不如我们进去坐坐?”

岳涔阳糊里糊涂的哦了一声,跟着赵晴雪进了奶茶店。

奶茶店老板看着岳涔阳尴尬的说道:“你怎么来了?没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啊?岳涔阳,不是你做的不好,这个新来的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我不好意思拒绝她,所以只能把你给辞了...”

岳涔阳尴尬的朝着赵晴雪笑了笑说:“老板,一枚原味奶茶,一杯草莓奶酪奶茶,三分糖,加珍珠。”

老板应了一声,才明白岳涔阳不是来找事的。

赵晴雪摇晃着奶酪手托着腮说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我的口味。”

岳涔阳咳嗽一声不敢看赵晴雪的眼睛他问道:“最近在忙什么?王明娜呢?你俩当时就连面试都两人一起去,我记得当时她面试一家外企没通过你通过了,结果你为了和她在一起,你竟然不去了,嗨,想想就好笑。”

赵晴雪笑了笑扯开话题说道:“当时听说你家里出了事,然后就辍学了,现在在干吗?”

岳涔阳努努嘴说:“你也看到了,刚被辞。”

赵晴雪手机响了一下,她起身歉意的说到:“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我们加个微信吧。”

岳涔阳掏出手机,赵晴雪朝店外走去,她推开门朝岳涔阳笑笑说道:“微信联系。”

岳涔阳傻笑着点点头,老板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别傻笑了,你小子挺有福气的。”

岳涔阳没说话,转身看着玻璃窗外的赵晴雪上了一辆豪车,豪车的主人刚好也朝内看去,他看到岳涔阳后,笑了笑,朝着岳涔阳竖起了根中指后扬长而去。

老板抬头刚好看到这一幕,恍然大悟的说道:“不会是前女友吧。”

岳涔阳默默的付钱回了家。

回到家中后,岳涔阳躺在沙发上,疲倦如同潮水一般用来,他揉了揉眉心,连续两天没有休息,比起身体的疲惫,心里的打击更重,九组档案室关于0801大案的卷宗,竟然只是一本漫画书,眼前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哪一位额头上有着同样数字标记的死者了。

但这件案子多半是被江峰接过手了,想到这位警署最年轻的组长,岳涔阳的头有些痛。

面对江峰,岳涔阳心中很虚,一点底气都没有,两人从小认识,只是江峰是属于家长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家世好,自己又争气,相比之下岳涔阳就逊色平凡了许多,再加上因为十年前的0801大案,使得岳涔阳更没有面目去见江峰。

岳涔阳打开手机,通讯录翻到江峰的电话号码上,他犹豫了许久,说服自己道:“就打一次,就打这一次,为了0801!”

“嘟——”

“嘟——”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没有应答...”

岳涔阳愤怒的把手机扔在茶几上吼道:“竟然不接我电话!妈的,我在给你打一次,我就不是人!”

岳涔阳索性脱鞋上床将被子铺开准备睡下,他刚躺下,又不甘心的拿起手机给江峰又打了一个电话,不出意外,还是没人接。

岳涔阳这才死心,眼睛一闭心想睡醒了在说。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岳涔阳,他刚起来,就听到李默温和的说道:“你别起,我来开门。”

岳涔阳哦了一声说道:“谢谢啊。”

他刚躺下又倏地起来惊恐的说道:“你怎么又在我家?你怎么进来的?”

李默无可奈何的耸肩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

岳涔阳说道:“你不是侦探吗,这你都不知道?”

李默一边去开门一边说道:“我连时间是否有长短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岳涔阳满脸黑线,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

李默自以为很好笑的坏笑两声打开了门。

江峰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开门的李默有些诧异的说道:“刚好要找你,你在他家,省了挺多事,侦探,我们遇到了点麻烦事。” GLfjKbT4C4HrjxmjS7nKOMTzdgozXD6m8QfKeUbhv+0FZ7oYhr3ZZR0WKIt8u84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