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江峰

“0801。”李默默念了一遍,岳涔阳站在李默背后,脸笼罩在黑暗中,看不到表情,只能看到他的双手紧握成拳。

李默摩挲着下巴轻声说道:“不是刺青,伤口还有血痂,也就是说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刺上去的。”

李默轻轻的敲打着额头说到:“0801,什么意思?密码?不,应该是某个日子,你说呢,岳涔阳?”

岳涔阳嗯了一声,一脸诧异的看着李默,李默叹了口气说道:“你的门上贴着你的水费单,所以我才知道你的名字,别把我当掐指一算的神棍,你觉得0801会是什么意思?”

岳涔阳直了直腰板,看向别处说道:“也许是什么密码之类的吧,或者是连环杀手的记号,都有可能。”

李默点点头说:“不错,你的想象力很不错。”

他脱下手套装在了口袋里,转身上了楼。

岳涔阳别有深意的看着李默的背影,心中冷笑一声,装傻充愣谁不会?

——

岳涔阳皱着眉头看着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李默,而李默却坐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抽泣着,垃圾篓里装满了垃圾。

岳涔阳咋舌道:“看个电视还哭,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你听听这还是个人说的话吗?林X如好惨啊,这个洪X贤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默狠狠的说道。

看得出,他对剧中人物命运的走向十分牵挂。

岳涔阳挡在李默面前认真的说道:“李默,我不管你从哪来,现在是五点十五分,六点钟你必须给我走。”

李默抻着脖子往旁边使劲的看道:“好,不过这部电视剧叫什么名字?”

岳涔阳呵呵一笑,赏他一记中指,他躺在床上随意的打开了一个漫画,刚翻看了没几页,窗户外却飘来一阵刺耳尖锐的警笛声,他站在窗边向外一看,不算小的警车猛地一抖,一颗硕大的肚子率先从车中出来,接着便是一尊弥勒一般的人挺着肚子站在尸体旁边。

岳涔阳冷笑一声说道:“怪不得出警这么慢,让九组一个快倒闭的分组出警,亏警署那帮人想的出来。”

岳涔阳打定主意不去掺和这档子事,他刚想趟下忽然想到了什么东西!

十年前的0801案是九组接管的,而这起案子的死者身上也有这一组数字,这其中就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岳涔阳深吸了一口气,又往楼下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可李默什么时候跑到楼下去了?

黄年从车上下来,嘴里嘀咕骂了一句,他点燃了根烟,朝着旁边的警探说道:“按规矩办。”

警探点点头,拿起相机对着尸体就是一阵猛拍。

“警长,你们的出警效率有些低啊。”李默双手后负优雅的走了出来。

黄年看了李默一眼,心里骂了一句风骚,朝着李默脚下吐了口口水说道:“关你屁事?”

他一开口就是浓浓的酒气,李默眉头轻轻的皱了皱,朝后退了几步说:“警长,这里显然是抛尸现场而不是凶杀案现场。”

旁边的警探楞在原地, 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默,在他看来李默的脑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黄年可是九组的一把手,平日里在组里说一不二的一个人,今天竟然被李默教学破案,真当他黄弥勒长得像弥勒,脾气跟弥勒一样了?

果然黄年听了李默的话,脸色立马沉了下去,他走到李默面前,将嘴里的一口烟吐在李默脸上,又将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黄年咧嘴说道:“老子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用的着你来这给我指手画脚的?你是个什么东西?身份证呢?”

李默流露出很克制的不满情绪,他受不了黄年身上的烟酒味和口臭味,他微微一笑,不露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和黄年保持着一个非常礼貌的距离,李默摇摇头轻声说道:“没带。”

听到这话,小警探叹了口气,拍拍额头,他知道以黄年的性格,少不了拉着这位可怜的路人去九组训话,最后在乘机讹一笔,以前黄年可没少干这事,交不出钱的自然是皮鞭伺候。

果不其然,黄年咧嘴一笑,看李默的眼神瞬间变了,他上下打量着李默,盘算着李默这身行头他应该敲多少钱的竹杠才合适,黄年心中一盘算,眼珠子立马绿了,这可是一只大肥羊啊!

黄年故意板着脸说道:“没带身份证?我看你是不想给我看,我怀疑你是在逃嫌疑犯,现在,请你跟我走一趟!”

说罢,掉头拉着李默就走。

但让黄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拉动李默,不但如此,他还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上传来,竟是将他的手反拧了一圈。

黄年回头面目狰狞的骂道:“敢对我动手?是不是活腻了?”

岳涔阳手牢牢的攥着黄年的手腕,他咧嘴一笑说道:“黄组长,你好啊。”

黄年惊愕的说道:“岳涔阳?”

小警探慌忙跑过来说道:“快松手!”

岳涔阳撇撇嘴随即松了手,毕竟黄年是九组组长,怎么说也是警署的人,他退回李默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李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事,谢谢你。”

岳涔阳面无表情的说道:“别自作多情,比起你来说,他更让我讨厌。”

黄年阴沉个脸,旁边的小警探装作继续拍照,但眼睛却不时的看向岳涔阳和李默。黄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黄年走到车里拿起对讲机吼道:“总部,在仁心公寓三栋遇到袭击事件,请求总部支援!”

说完黄年用粗短的手指指着岳涔阳恶狠狠的说道:“你小子,等着吧!哼,就算你老子还在也保不了你!通缉犯的儿子住的地方死了人,呵,这事八成和你脱不了干系!”

“你血口喷人!”岳涔阳怒吼一声,就要打人。

黄年把自己肥硕的肚子往车里一扔,脑袋一缩,整个人躲进车里说道:“岳涔阳,我警告你,你别乱来,你在乱来,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李默拉着岳涔阳的手,朝他摇摇头轻声说道:“别冲动,让我来。”

岳涔阳愣神的功夫,李默走向了黄年,李默朝着黄年微微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黄年艰难的从车里出来,又恢复了嚣张的模样说道:“干什么?道歉?”

李默摇摇头指着自己西服上的纽扣说道:“作为一名私家侦探,微型摄像机是必备物品,刚刚你的一言一行我全都拍了下来,我想如果我把这些交到法庭上,法官未必会判我们袭击的罪名,倒是你。”

黄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怎么,威胁我?”

李默笑着退回岳涔阳身边说道:“你可以试试。”

黄年骂了两句,拿起对讲机说道:“总队,一场误会,不用叫支援了。”

李默得意的朝着岳涔阳一挑眉,岳涔阳嫌弃的问道:“你真的随身带着那玩意?”

李默骄傲的说到:“怎么可能, 我又不是狗仔队!只是能动脑子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动手。”

黄年气呼呼的对拍照的警探头上来了一巴掌问道:“妈的,法医队的那些人呢?怎么还不来拉尸体,老子的车又不是灵车!”

小警探慌忙拿出手机看了看说:“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上坡的道路处开来一大一小两辆警车,警车在公寓门口停下,

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从警车上下来,他穿着一身黑风衣站两鬓微微斑白,眉头紧锁,满脸肃杀之气,一双虎目闪烁着咄咄逼人的目光,黄年看到此人后骂了一句:“他怎么来了”,说完笑着迎了上去。

岳涔阳看到来人后,神情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李默当然注意到了岳涔阳的不对劲,他低声问道:“怎么,你认识?”

岳涔阳嗯了一声,语气中多少有些厌恶的说道:“江峰,警署下属第六组组长,江州市有名的神探,破过不少的案子。”

黄年笑着说道:“哎呀,江组长,您看还惊动了您,这种小事让我们来做就行了!”

江峰停下来反问道:“小事?死了人都算小事,在黄组长于眼里什么是大事?”

黄年哎呦一声打了自己两下说道:“呸,大事,大事!”

江峰的目光越过黄年看到了岳涔阳和李默,他眉头锁的更深,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别样的光芒,这种光芒让岳涔阳很不舒服,仿佛他是个被江峰盯上的罪犯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江峰问了一句,同时带着审讯的目光打量了一圈李默。

李默微笑着朝江峰点点头,既不让人觉得谄媚,又让人觉得很舒服。

岳涔阳看看地面又看了看天上说道:“我家就在这。”

江峰看了一眼四周问道:“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岳涔阳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这也需要报备,是不是我以后吃喝拉撒都要向你打报告?”

江峰不动声色的向前走了一小步说道:“当然不需要,只是你是警署的重点观察对象,对于你的行踪, 警署需要随时的掌握。”

岳涔阳不满的说道:“江组长,我不是罪犯!”

江峰朗声道:“没人说你是罪犯,只是想让你配合警署工作!”

岳涔阳向前一步和江峰面对面,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吼道:“好的,江组长!我以后吃喝拉撒睡,都跟您打报告!”

李默摇摇头,轻轻的拍着岳涔阳的后背,似是安慰,似是劝解。

江峰无声的抹去脸上的唾沫,他转过头对着在一旁发牢骚的黄年说道:“死者情况怎么样了?”

黄年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现场保护的,那个...”

“现场基本没有保护,不过尸体并没有被破坏,此处是抛尸现场,作案地点另在他处,死者死于窒息性死亡,初步推断死亡时间在七天左右,死后遭到了鞭打,肢体被外力踹碎,手指指纹被清洗,抛尸时间应该在晚上三点到五点之间,小区周围有不少的监控录像,查查监控录像,也许能够找到凶手。”李默敲打着鼻梁轻声说道。

岳涔阳等人诧异的看着李默,黄年嗤笑一声说道:“你谁啊你,说这么一大通,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江峰一边听李默说话,一边在尸体旁边转了一圈,眼睛时不时的看向旁边的商铺,他深深的看了李默一眼,转过头对助手说道:“照他说的去做,查一下昨天凌晨三点到五点的监控录像。”

李默朝江峰礼貌的点点头,又对黄年说道:“我叫李默,是个侦探。”

岳涔阳笑了笑,看到江峰吃瘪,他总是很高兴,岳涔阳拍着李默的肩膀说道:“走!”

也不管李默答不答应,搂着李默向前走去。

李默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回X的诱惑》还没完呢,林X如最后怎么样了?我们这是去哪?”

岳涔阳回头挑衅似的看着江峰一字一句的说道:“去吃饭!” gQ4m4VnjMeySFgE3tzOWCJkSkBfsjCD0LMFGoUxrjAcO+dN7qXJlRVlVWVcIcl+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