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穿西装的男人

岳涔阳站在窗户前,看着门外一墙之隔的铁道上呼啸而过的列车,一边是悠长的鸣笛声,另一边是充满着烟火气的喧嚣声,两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有种别样的梦幻感觉。

岳涔阳看着摆在手边的照片,一个英俊的男人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男人手里拿着打火机正在点燃香烟,孩子抓住男人的耳朵,笑容灿烂的看着镜头。

楼下围观的群众少了很多,只是警署的警探还没有来。

虽说江州市每天发生的案件数不胜数,数千万人口的城市中,只有不到万名警探,出警率低、警探忙不过来是时有的事情,但面对凶杀案却迟迟不出警,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岳涔阳好奇的猜测原因,也许这些警探们接到了什么命令而没能过来,又或者死者身上的某些元素有些特殊,普通的警探没有权限去接管。

网上早就传疯了死尸的事情,各种版本的故事看的人眼花缭乱,岳涔阳关了手机,这些故事看了只是浪费时间,不过现在最忙碌的应该是DS部门了,忙着将网上传播的死尸照片视频删除。

公寓的保安接到一个电话后拿着一块床单将死尸盖上,他摇摇头说道:“警署来消息了,离我们最近的警探正在往过赶,估计今晚过来,来之前先让我们安保人员保护一下现场。我早就说了,这警署的警探根本不够用,早就该扩招了。”

另一个保安吐了口唾沫不满的说到:“凭什么?我们拿着保安的钱干着警探的事?”

两人嘴里一边骂着,一边喝着啤酒坐在楼道门口。

岳涔阳点燃一根香烟后,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白天的人实在是太多,所以他放弃了去检查尸体的想法。

现在他期盼着警署的警探在四点之后来。

四点钟,所有人都在熟睡,在这个时间,没有人会妨碍他去看死者,虽然岳涔阳有信心能坚持到四点,但他还是谨慎起见,设置了四点的闹钟。

岳涔阳默默的将照片扣下,关上了窗户,静静的坐在窗户前。

窗外又传来火车的长鸣声。

——

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光亮,,一个人影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上一下的走着,他的速度不快,但看得出他很着急。

“轰隆!”

一声巨响划破了宁静的夜空,无数人家里的灯再次点亮,市中心的一间仓库化成一团火球,照亮了整个夜空。

人影回头看了一眼火光后,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你个通缉犯的儿子!还有什么脸来我们家!”

“对不起,您的简历因为某些原因未通过,感谢您的支持。”

“涔阳啊,不是我不帮你,但你知道,你这个身份有些特殊...”

“不要,不要,不要!”

岳涔阳猛地从站了起来,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豆大的汗珠,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四周后又松了口气。

遭了!岳涔阳没想到自己竟然睡过去了,他自责不已,赶忙朝窗户外面看了一眼,万幸,警探还没来,尸体还在。

“做恶梦了?”一个声音温和的问道。

岳涔阳不在意的应了一声,舒服的躺在床上。

忽然他像是触电一般,身子一抖猛地坐了起来,缓慢而又慎重的转着身,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着,仿佛下一秒就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岳涔阳记得很清楚,睡之前门是关着的,而他也没有舍友,那个声音是谁的?

他眼角的余光最先看到在沙发上坐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月光从窗户洒了进来,很可惜,没有照到沙发的位置上。

岳涔阳咽了口唾沫,手掌轻轻的滑进枕头下,手指触碰到冰冷的甩棍后,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昨天刚死了人,现在一个陌生人又出现在房间里,他可是住在五楼啊,谁会没事干爬五楼?

“楼下死了人。”黑影继续温和的说着,语气轻的仿佛楼下躺着的并不是一个死人,而是一只蚂蚁。

岳涔阳双眼紧紧的盯着黑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手掌已经经紧握住了甩棍。他这才看到,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已经静音,黑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在刚刚和岳涔阳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竟然没从电视上移开,似乎他对电视的内容格外的上心。

岳涔阳吞咽了口口水,他心想这真是个棘手的对手,在已经惊动了主人的情况下, 还能保持镇定的看电视,这份定力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两人互相沉默着,只有电视的光线在黑暗中舞动着。

“你是谁?”

“李默。”

在岳涔阳开口询问的同时,黑影张口报了自己的名字,他好像早就猜到岳涔阳会这么问,也会在这个时间点问,时候把握的分毫不差。

陌生的名字,但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岳涔阳长出了一口气,他一点一点的挪到床的边沿,双脚轻轻的穿上鞋,手中的甩棍被他藏在了身后,七年的入伍经验,让他拥有了非常高升的格斗技巧,他有信心在近身的情况下能够对付的了李默。

李默忽然转了下头,在黑暗中,他的眼睛格外的明亮,仿佛如同两面明镜,将每个人的内心都尽收眼底。

岳涔阳愣了愣神,在他愣神的功夫,李默走在了他的面前。

在月光下李默一双泛着星光的桃花眼格外的惹人注目,身材高挑,一双长腿足以去当模特,脸庞略显沧桑,嘴边留着一副修剪过整齐的胡须,给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一身修身的西装和背在脑后一丝不乱的头发,更是有了成功人士的派头。

李默看这眼前比自己低了半头的岳涔阳,他咧嘴笑了笑,他很喜欢岳涔阳的眼睛,像是在草原上迷路的小狼,惶恐却坚强。

李默眼睛往下一瞟,岳涔阳手中的甩棍冰凉的刺眼。

“别误会,我不是什么坏人。”李默举起双手说道。

岳涔阳沉声道:“大半夜的出现在别人家,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李默苦笑着摇头说道:“我说我睡了一觉醒来就出现在你家的沙发上,你信吗?”

岳涔阳冷笑一声说道:“鬼才信,不管你从哪来,乘我还没报警,你走吧。”

李默笑道:“我打赌,就算你报了警警探也不会来,即使来了,也会优先处理楼下的尸体。”

岳涔阳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凉意,额头上的冷汗缓缓的顺着脸颊流下。

他为什么会知道楼下有尸体?

李默看着岳涔阳笑了笑说道:“不只是你一个人朝楼下看了。”

岳涔阳咋舌不已,这个叫李默的人,莫非会读心术?

一阵刺耳的声音忽然从床上传来,已经四点了。

李默接着月光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四点钟,这个时间点本该是所有人都睡的最熟的时候,可你却要调这个时间点的闹钟,是不是你要乘着别人都熟睡的时候,要做什么事?”

岳涔阳警惕的看着李默,任凭床上的闹钟不停的响,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刚一开始表现出来的冷静超乎他的想象。

不慌不忙,沉着冷静。这样的人,往往都是最好的杀手。

想到这,岳涔阳向后微微退了两步,默默的计算好和李默之间的距离,这个距离足够发挥他的爆发力,达到一击制敌的效果,面对这样的一个不明身份者,如果稍有大意那将是最致命的危险。

李默手指轻轻的扣着鼻梁,他停下来,目光转向窗外说道:“比如,这个死人?”

“你到底是谁?”

李默转过头来说道:“我刚说过了,李默,三十八岁,江州人,开了一家书店。”

他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哦,我还兼职侦探。你醒来潜意识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楼下看,如果你说你想要看的是野猫而不是这个死者,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完他掉头朝门口走去,李默打开房门率先走了出去,岳涔阳目光始终锁定在门的位置,他不确定这个怪人还会不会回来。

“不一起吗?反正你也是去看这具尸体的,不觉得一个人多少有些瘆得慌吗?”李默从门口露出一个头问道。

岳涔阳默默的套上外套,关上了门。

他当然要去检查这具尸体,更要知道这个叫李默的男人有什么目的。

——

天空好像被洒了一瓶墨蓝色的墨水,在单元门口,岳涔阳和李默站在尸体旁边看着,两人谁都没有先走过去。尸体身后一墙之隔的地方就是铁路,一个红色的信号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在黑夜中格外的扎眼。

尸体是一具男尸,头颅低垂,身上散发着阵阵恶臭,不知是尸体本身的还是他后面的垃圾箱散发出的。

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上有数处淤青,他双膝跪倒在地上,双手被捆绑背在身后,就像是做错事的人在接受审判。

岳涔阳脑海中飞速的检索着,他确定眼前的死者,他是第一次见,也不是九组的队员或者前队员,更排除了是警署成员的可能性,因为死者如果是警署成员的话,警署的警力就算在紧张,也会将他的尸体拉回警署去。

李默看了一眼思索的岳涔阳说道:“我如果是你,定了半夜四点的闹钟起来,一定不会就在这远远的观望。”

岳涔阳瞥了一眼李默说道:“别跟我套近乎!”

李默撇撇嘴从怀中掏出一副白手套戴在手上说道:“真的不过来?”

岳涔阳冷哼一声,双手插进了兜里,李默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尸体面前蹲下。

李默轻轻的检查着尸体说道:“现场保护的一塌糊涂,死者不出意外应该死于窒息性死亡,恩,死后还遭到了鞭尸。”

岳涔阳切了一声嘀咕道:“真把自己当成神探了?”

李默趴下身子,看仔细了死者,他咿了一声,啧嘴摇头道:“够狠的。”

他转到身后,死者的双手被一条普通的尼龙绳子紧紧的捆住,李默想要仔细的检查一下,但光线却比之前更黑了。

李默诧异的抬起头,刚好看到一脸求知欲的岳涔阳。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李默挑眉道:“所以你还是来了。”

岳涔阳老脸一红,没有回应, 却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亮的晃眼。

“手上的指纹都被强酸毁了,没有任何证件和身份信息,看来凶手不想让警方知道死者的身份。”李默检查完手指说道。

为什么不想让警方知道死者的身份?

是谁不想让警方知道死者的身份?

死者的身份是不是和什么重要而隐蔽的东西有关?

想到这,岳涔阳有些兴奋,他看着脚下的尸体,忽觉眼前豁然开朗,一条新的路在向他招手。

如果卷宗查不到东西,那就从其他的地方下手!

岳涔阳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打着手电,在死者身上四处寻找着什么。

李默忽然站了起来,他敛去笑意,满脸正色的说道:“要么把手电给我,要么就关了。”

声音不大,却好似有一种魔力,就像学校的老师对学生的告诫一样,岳涔阳蹲在地上默默的将手电关了。

李默脸上稍稍温和了一些,他继续检查道:“侦探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不仅意味着你要对警方负责,还意味着你要对嫌疑人负责,要对死者的家人负责,更要对死者负责!你说的每一句话,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引发不同的结果,在学会走一名侦探之前,你应该学会怎么尊重人,即使是死人。”

岳涔阳冷冷的说道:“我从来没想过当一名侦探。”

李默轻笑一声说道:“不,你绝对会成为一名侦探,你已经站在了大门口。”

“因为一个侦探总能在人群中发现另一名侦探。”李默笑着将死者前额的头发轻轻的往上一撩。

岳涔阳看着充满自信的李默,眼神顿时冰冷了许多。

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

岳涔阳看到了李默手掌下的东西。

一串数字。

0801。 Z7xI3qTAO92dlvIHooN89k15ZtbTthCTu+TFhRoQGP2JnwXL4Z6IftI1Ao4OlKr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