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帮人开挂那些年[快穿]
黄柏山人

第一集01

努力这么多年,终于得到可以自主选择客户的权利,让洛薇颇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为犒劳自己,她第一次行使特权,为自己选择的客户,是位近现代世界中的小镇出身的年轻女孩,离开现代世界太久,她挺怀念在现代世界中的生活。

选择这么一位客户,也算是对她自己那一生的缅怀与追忆,或者也可以说是想通过另一种方式,实现自己曾经的遗憾。

客户的名字叫许卉,出身于河东省文当市江平县的池安镇,现年十五岁,小时长相特别漂亮,在家里受尽宠爱。

父母在其年幼时,就因意外而去逝,她便自小随祖父母生活,依着老年人的审美,在饮食方面不加节制,再加上本就是易胖体质,就那么越吃越胖。

在开始懂得分辨美丑的年龄里,变得越发自卑,却不知该如何走出困境。

而自幼失去父母的经历,本就让她的性格变得格外敏感内向。

却又在十五岁这年,相继失去祖父母,巨大的痛苦让她对食物的依赖更大,也导致她变得更胖,从此形成恶性循环。

在其原本的命运线中,许卉靠着政府救助与学校补助勉强读完高中后,就开始外出打工。

偶然被发现她的嗓音特别好,便被有心人给发掘,成为一个家境出身特别好的女明星的替身。

当然,身为一个被人叫做丑胖子的女孩,她是不可能有机会替人出镜的,只是替人唱歌,她的声音被标注上别人的名字,帮助别人一跃成为当红女歌手,从而让她获得比在工厂打工的收入更高一点的报酬。

午夜时分,许卉也曾无数次幻想,自己若是不这么胖的话,或许也能有机会成一个大歌星,被无数人追捧。

但更多时候,胸无大志的许卉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其实很满意,住着宽敞漂亮的单人公寓,虽然她并不具有产权,但也不需她自己交房租。

除了需要完成公司交待的工作,其它时间就是用来上网,深居潜出,十分宅。

每天的一日三餐随她点,只要不吃对嗓子有害的食物,吃什么,吃多少,都能被满足,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是净收入。

即便她因这些待遇而失去人身自由,不可以随便外出,也不能在录音棚以外的地方唱歌,更不能对旁人提及自己给人做替身的事,还需接受公司的安排,学习声乐与发音技巧。

性格内向而又自卑,甚至到了有些社恐程度的许卉,对这些要求全都毫无异议,甚至还因此而感到窃喜。

她在别的方面不行,这让她十分自卑,可她不仅先天嗓音条件好,公司安排的学习任务,她也都能完成得特别好,在音乐方面表现出惊人的天赋。

本来一直这么下去的话,等到对方不再需要许卉时,没什么野心,或者说是有再多的愿望,都能被自己的身材给打消掉的许卉,就能带着那些年的积蓄,过上完全属于自己的安稳平静的小日子。

却没想到那位女明星在即将嫁入豪门的前夕,突然被人曝光她唱歌用的是替身,她本人向来只会对口型,被吹成惊为天人的金嗓子,其实另有其人。

消息传出,一时之间,许卉的照片、视频及相关私人资料,都被传得人尽皆知。

在大批水军的有意引导下,她唱的那些歌有多受欢迎,就给她招来多少漫骂,火力都被集中到她身上,众人一致认为是她在欺骗大家。

这样的局面,是许卉想象不到,也难以理解的,可更让她的处境雪上加霜的是,公司不仅收回给她的一切待遇,还起诉她损坏公司名誉,让她赔钱,坚称是她想要出名,不甘一直当人替身,才会违约自曝身份。

本就被人骂得有些抑郁后,又要面对这些灭顶性的巨大打击时,许卉最终选择以绝烈的方式,离开那个给她带来无数痛苦的世界。

因此,在得知自己原定的命运后,许卉毫不犹豫的选择委托任务者帮忙渡过此劫,因为凭她有自知之明,凭她自己,肯定是按部就班的踏上既定的命运旅程,摆脱不了这个凄惨的结局。

未来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许卉对那些人与事也就没有什么怨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机会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赋,光明正大的当一个歌星,红不红的无所谓。

洛薇到来时,原主的祖父母已经去逝,在系统空间中与她谈条件的许卉,已经失去与之相关的一切记忆。

正无比悲伤之际,突然发现自己脑海中突然多出一道意识时,许卉十分惊恐。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何艾并没有让对方陷入沉睡,而是直接以分神投影的方式进入客户的魂海。

“我是受人之托,来帮你的。”

洛薇的声音中透着安抚之力,极易让人心生信任,许卉这才稍微卸下一些慌乱与防备。

“是谁托你的?是我爸妈,还是我爷奶?你要怎么帮我?”

“客户信息不便透露,你也不需要知道,反正对方已经付出代价,请你负责好好配合。”

正觉自己命运悲惨,被全世界所抛弃时,突然得知还有人放不下她,竟然请人来帮她时,许卉只觉得满心的感动,再没有半分对未知存在的惧怕。

犹豫了一下,才怯怯生生的问道。

“那,我要怎么配合你呢?”

“我叫洛薇,你目前需要配合的任务是,按照我的安排先处理好家里的事,再好好完成学习任务,按照我的要求吃饭,听我的指挥进行身体训练。”

许卉毫不迟疑的连忙点头表示答应,祖父母去逝后,再也没有人管着她的生活,并不自由,反而还充满孤独与痛苦,让她无比怀念祖父母在世时的各种唠叨与说教。

洛薇所提到的这些要求,此刻不仅没让许卉感到反感,反而还觉得无比亲切,对洛薇的出现与来历也更加信任。

许卉的祖父母去逝后,留下的有栋原主父母在世时建造的两间临街小楼,两位老人还在世时,楼下的两间门面房一间出租,一间自己开杂货店。

家里的收入在这小镇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攒了一部分存款,虽为料理两位老人的后事花了一部分,也还有些剩余。

按说有这些家产在,许卉是不至于落到需要政府与学校救助的地步,主要是她有位远嫁的姑姑在听说娘家就剩下一个侄女后,立刻赶回老家,以许卉监护人的身份接管这些财产。

趁许卉少不知事,且因受到的打击太大,人不在状态,十分好糊弄,在私下卖掉房子后,就直接卷款离开,丝毫不管亲侄女的死活。

洛薇到来时,那位姑姑应该已经得到消息,现在有了洛薇这个主心骨在,脑子清醒的许卉立刻按照她的要求,请来许家的近亲长辈,以及镇里的工作人员。

按照长辈们共同商定,将这些财产进行合理安排,杂货铺转租出去,除了留下她与祖父母自住的卧室,其它房子也都租出去,租户重新签订协议,房租需按期定时打到以许卉自己的名义办的存折里。

许家有个女儿的事,大家都知道,也知道那位这些年来一直不曾回来过,对老两口不闻不问,就连老两相继去逝,想联系对方处理后事,都找不到人。

因此,众人都没想过这份财产与对方有何关系,尤其是这两间价值不菲的房子,都是许卉父母早年所建造,更与这位还没嫁人,就与家里关系淡漠,后来几乎完全失联的女儿无关。

在这民风相对还算淳朴的小镇上,人们还是相当在乎名声的,许家这一门头只剩下一个孤女,大家想的都是要照看着点,哪怕羡慕那笔为数不少的家产,也没人敢打主意。

农村不那么在乎什么监护权的事,但既然有政府工作人员在,还是当场决定将许卉的监护权挂在许卉的一位叔爷名下,毕竟许卉外祖那边早已没再来往。

村里和镇政府方面的工作人员对此很积极,将各项申请、手续办得很利索,这类尚未成年的孤儿,往往都会成为镇政府的负担。

既然许卉能自己有收入,只要将她安置好,就不需要再让镇政府负担她的生活与学习费用,对他们来说,这也是政绩一桩。

等到许卉的姑姑许丽香匆匆赶回时,各项手续都已经基本办妥。

许丽香对此十分不满,去镇里的相关部门闹,去许氏族里辈分高的长辈那里闹,坚持认为她拥有父母财产的继承权,拥有侄女的监护权。

直到她叫来大批不堪受其烦扰的人,聚集到许卉家中,要重新商定许家财产的分配方案,以及许卉的监护权时,见到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许卉才开口道。

“叫你一声姑姑,是我的修养,可你配这声称呼吗?你不是我爷奶的亲生孩子,他们却把你当亲女儿长大,可你呢?”

“成年后,在私下认来找你的亲生父母,毫不犹豫的抛弃养你长大的父母,结婚时却要找我爷奶要嫁妆,他们自己困难,拿不出来,你就更换掉所有联系方式,再不与他们联系。

“现在又怂恿这些不知内幕的许家人来帮你闹,你脸皮真厚,完全就是无耻至极!” Wl7+2Qqe9l/32QC4bw+CTx8wVRyiiHo4vWDyP4R3ERz3Ltr7LbAKBlxKkPogH7a0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