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 白莲花

楚公公很熟练地爬上树,摘下两颗,并且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怜儿拿着提前准备好的木盒子撞上。

“公主,奴才这就回去拿给皇上。”

“有劳公公了。”

水月焓回到卧房,这段时间,她需要好好地修养一下,才有力气去跟他们斗。

“公主,我不理解,为什么你要让楚公公带两颗枣回去,宫里也有一颗一模一样的枣树。”

“怜儿,你对楚公公熟悉吗?”

水月焓刚才一直在观察小楚子,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很神秘的感觉。

至少,他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楚公公是新人,但是他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是在皇上登基的时候才进宫的,怜儿知道的,就这么多。”

“好了,你早些去休息吧。”

水月焓对楚公公还是有点想法的,除了他跟前世害她莫名其妙魂穿的原因之外,还有就是,他的真实身份。

她不傻,楚公公的武功底子,怕是比萧墨衾好上几个档次。

刚准备处理身上的伤口的时候,突然,萧墨衾带着软鞭来了。

前脚刚踏进房门,就扬起鞭子要抽水月焓。

“水月焓,谁给你的脸,让倾璃来伺候你的?”

想起之前宿主受到的遭遇,水月焓的愤怒指数往上飚了好几个档次。

抓住软鞭,一把从萧墨衾的手里夺过来,并且,顺手就对着他的身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很快,一道触目的血痕出现在萧墨衾的脸上。

“萧二公子,看你的样子,似乎是还不够满足,没事,我会让你尽兴而归的。”

说着,水月焓扬起手里的鞭子,对着萧墨衾继续抽下去。

疼得龇牙咧嘴的萧墨衾,迅速地朝着水月焓的方向走去,想要夺回水月焓手里的鞭子。

没想到,水月焓还是快他一步,往后躲了一步,扬起的软鞭,迅速地在萧墨衾身上抽去。

“水月焓,看来死了一次,胆子大了不少。”

萧墨衾的脸色很不好,黑得要吃人一样。

“拜你所赐,现在的我,多活一天都是赚回来的,所以,我不怕死,就不知道你萧二公子,敢不敢跟我一起死。”

水月焓知道,现在的自己断然不是萧墨衾的对手。

除非,她的伤好利索了。

“死了一次,变得伶牙俐齿了。”

萧墨衾还是有些发怵突然改变的水月焓,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

总是有一种感觉,这个水月焓,不是当初嫁给他的那个水月焓。

“那还得感谢你啊。”

水月焓盯着萧墨衾,刚才因为动作有些大,牵扯到了她的伤口,她是强行忍着跟萧墨衾周旋的。

“夫君,公主她怎么样了?我拿了上好的金创药过来给个公主治伤。”

沈倾璃适时进来,手里还拿了打破了屋内两个人的尴尬局面。

“她命大得很,不用担心,你先出去,我一会处理好了就出来。”

萧墨衾看沈倾璃的眼神,温柔如水,表情在一瞬间就融化了。

沈倾璃抓着萧墨衾的手,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一边摆出大度的样子出来。

“夫君,公主还有伤在身,都是顷璃的错,不该惹公主生气的,顷璃愿意伺候公主。”

水月焓嘴角勾了勾,白莲花她见得多了,沈倾璃这个级别的,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这样,那就成全她。

“既然你是自愿的,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要我教你怎么做?”

“水月焓。” XX7BJ6EJcDSt5o85Mit0klAThd1IIaRxUV15MZtP7IXNMLN7+uly/wOM2cfWe7M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