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礼物

一行人就这么看着水月焓跟怜儿,亲密的交谈,并且还一起回家。

站在暗处的小楚子,看着这边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弧度。

回到焓香苑的水月焓,只想好好地洗个澡,然后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怜儿,帮我打水来。”

水月焓痛得眼睛发黑,掀开衣服,上面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很是吓人。

伤口已经泛白,有些甚至都化脓了,稍有不慎,身上就会留下丑陋的疤痕的。

真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公主,居然承受了这么多。

“公主,对不起,都是怜儿的错,是怜儿没有保护好你,害公主受伤。”

怜儿抱着水盆进来的时候,看到水月焓身上的伤,眼泪吧嗒一下就掉了出来。

“好了,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去,烧一盆炭过来,再拿一瓶烈酒,越烈越好。”

水月焓需要把那些脓包都割开,把脓挤出来,再用酒消毒,然后上药。

幸好她青梅竹马要到谈婚论嫁的师兄是一个很厉害的外科医生,并且还教会了她很多技能。

处理完身上的伤,已经是晚上了。

破天荒地,萧墨衾没有来焓香苑,只是差人送了一些最劣质的金创药过来。

“怜儿,这有张单子,你照着单子,去药铺抓点药。”

水月焓跟着师兄学了一阵子医药,虽然他是个外科医生,但是,他对中医很有兴趣,一直都有研究,耳濡目染的,她也就会了一些。

这张单子,正好是前段时间,她去帮人抓小偷,被小偷捅了一刀,师兄给她治疗刀伤的方子,很有效,连疤都没有留下。

“是,公主。”

怜儿拿着方子,就直接出门了。

正好撞上来水月霖派来看水月焓的小楚子,他正好带了她需要的所有东西,还有一些其他的药。

“楚公公,你跟皇上说一下吧,不要再让公主留在这里了。”

怜儿想到水月焓身上的伤,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个不停。

“怜儿,回来,我没事,不用担心。”

水月焓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看着窗外的月亮。

“公主身子骨还很虚弱,早些休息罢,这是皇上命奴才给公主带的东西,还有,皇上让奴才跟公主带上一句话,叫你不要恨他,他也是被逼无奈的。”

楚公公惦着嗓子说着话,听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水月焓转过头来,看着楚公公,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就说,你为什么举不起来,原来你的前身是太监。”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遭遇,还有现在这水深火热的处境,恨不得马上把他送去阎王殿。

“公主,你在说什么?怜儿怎么听不懂。”

怜儿看着水月焓,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没事,怜儿你把东西收下吧,还有,你让楚公公等一下,我还有东西要让他带回去给皇上。”

水月焓站起来,往院子那边走去。

她记得,真正的水月焓公主被上吊的导火线,就是那颗枣树。

当年,这种枣树很稀罕,一共有三颗,先皇把其中两颗赐给了他最重要的大臣,一颗种在皇宫里面。

其中一颗,就在这丞相府。

还有一颗,早已不知所踪了。

这些,是水月焓不知道的。

楚公公跟怜儿一直跟在后面,看着她停在那颗枣树面前。

“小楚子,你上去,摘两颗,带回去,跟皇上说,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 FwhLMPjRnPIsaQR0wjBqQlACXAl8W1NUAtWkTUcaBZJn9+zm4JruOkIi8zsb2bm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