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我跟宦官谋权篡位
小满师太

第1章 墨衾,求你

水月焓上吊自杀了。

一个当朝皇帝的妹妹上吊自杀,轰动了朝野,举国哀悼。

听说水月焓的死状很不好,全身上下,满是伤痕,衣不蔽体,还是皇帝面前的当红小太监小楚子去的时候帮盖的薄被。

当初,她跟宰相家二公子萧墨衾的亲事是皇帝求着让宰相答应的,说是嫁过去当平妻的,却是连妾都不如。

迎亲那天,萧墨衾是被皇帝的护卫从花柳巷抬出来的,一幅醉醺醺,衣冠不整的模样,还是在轿子里面换的喜服。

拜堂的时候,也是被下人扶着他去的。

他连正眼都没有看过她,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讥笑,“水月焓,你哥哥求着我娶你的,纵使你嫁进我宰相府,也别想着你那个懦弱无能的哥哥水月霖可以安枕无忧地坐着那个皇位。”

语毕,萧墨衾便拂袖而去,连傧相的夫妻对拜都还没有喊出声。

新婚之夜,水月焓知道他不会去,便早早吹灭蜡烛入睡。

所有的人都以为,当朝公主将面领着独守空房的凄凉命运,所以也就没有人去在意她,甚至连个门口守房讨要喜钱的人都没有。

整个焓香苑,安静地都能听到风飘过的声音,几盏红色的灯笼,把气氛衬托着更加凄凉。

水月焓的丫鬟怜儿检查了一遍周围,确定不会有人来,这才回房睡去。

突然,一道清瘦的身影,在灯光下摇曳。

身影在水月焓的房间停住,走进新房。

被漆黑笼罩的婚房,一下子就亮如白昼。

萧墨衾站在床前,一手拿着红烛,一手拿着鞭子,脸被红烛照着很可怕。

拿起鞭子,对着床上熟睡的人儿狠狠地抽下去。

随即,房间传来一阵阵凄凉的惨叫和求饶声。

本以为只是一夜而已,殊不知,这只是她噩梦的开始。

之后的每夜,她的房间都亮如白昼,那个男人,准时来到她的房间,到了后半夜,他才会回到他的正房妻子那里去。

沈倾璃是萧墨衾的心上人,这是整个丞相府的人都知道的。

即使她贵为公主,还是一样要屈身在沈倾璃之下。

这天,她见院子里的那颗枣树熟了,有些嘴馋,想要去打几颗来吃。

宫里也种了一棵一样的枣树,以前父皇还在的时候,每次成熟的时候,她总是缠着哥哥去打一些来给她吃的。

两个人,都很开心。

“公主,这种事情让奴婢去就行了。”

怜儿是水月焓在宫里的婢女,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情同姐妹。

当初是她求着水月霖才得以跟随在水月焓的身边的。

毕竟,这些事情,也不是他能做主的。

“不了,我去打,你在下面接着罢。”

水月焓不是想吃枣子,是馋父皇在的时候,她跟哥哥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可为什么哥哥还是要她嫁进丞相府做妾呢?

哥哥,你知道吗,焓儿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焓儿想回家了,想父皇在的时候,我们一起玩耍的日子了。

“堂堂宰相府二夫人,居然爬树打枣吃,成何体统。”

沈倾璃每天临近中午时分都会来池边喂鱼,然后再去用午膳。

看到站在树干边,准备往上爬的水月焓,脸色立马就变了。

“有劳沈姐姐操心了,我只是有些嘴馋罢了。”

水月焓最终也没有打成枣,虽然不甘心,也只得回到焓香苑。

本以为这件小事也就过去了,枣不吃也罢。

可到了晚上,萧墨衾换了一根带刺的软鞭,对她打的更凶了。

“墨衾,求你,我好痛,不要打我了。” +L0QF66kHXL46XDvrV7k/K1DdWbZ32yg40Rcmi8zrSJvqvmXixaJPdJXovhKehY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