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筹备庆功宴

可惜啊可惜。

万苏苏回想起自己所写下的一下,她不由得笑了,笑得胸有成竹。

言卿,这回想必不能如你所愿。

这次有我在,决计不会让你的诡计轻易得逞。

这美救英雄的主角,不如就换一换好了。

万苏苏并不知道,小厮方才的那些行为,不仅万苏苏看到了,也都被另外两人看在了眼里。

万苏苏回到房间里,还是有些后怕的抚摸着自己的脖子。

要是刚刚宴长鸣那个混蛋真的用力一点,那她岂不是要一命呜呼?

天杀的!

到底是谁写了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倒霉男主啊!

好吧,是我!

万苏苏后悔了,她不是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写如此悲催的女主和变态的男主,整得现在她自己就在遭受这悲惨。

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连言卿身边的丫鬟都敢对自己指指点点,甚至还敢让自己去捡地上的碎片,万苏苏都觉得自己混得未免也太惨了些!

不行,她一定得改变这一切,让宴长鸣那个狗比成为她的舔狗!

这样想着,万苏苏就在想自己到底要怎么做。

对了,庆功宴!

她就好好筹备一下这庆功宴好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万苏苏难得起了一个大早,第一次出正厅陪宴长鸣用早膳。

宴长鸣在看到万苏苏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确实有些意外。而一旁的言卿也眉头微皱,一时间不晓得万苏苏这是整哪出。

万苏苏可是从来没有来过正厅吃饭的啊!

她看着桌子上的精美点心,内心口水直流:好家伙!原来他们一天天的都吃这么好的东西呢!

万苏苏故意坐在离宴长鸣很近的位置上用膳,看宴长鸣吃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相爷,臣妾有一事相求。”

就知道齐苏越无事不登三宝殿。

“说罢。”宴长鸣用手帕擦了擦嘴,不甚在意道。

万苏苏原本看宴长鸣如此心不在焉的样子都要发火了,他至于这么无视人吗?!

可是想着自己一会要求他的事情,万苏苏又只能把火气给憋下去。

万苏苏谄媚地道:“相爷,臣妾想帮忙筹备庆功宴。”

“可是这明明是……”

言卿一听立刻不高兴了,这庆功宴可是展现自己在相府存在感的好时机,她也是磨破了嘴唇才让宴长鸣答应让她参与筹备。

这齐苏越竟然一来就想把这等好事从她手里抢走?!

万苏苏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相爷,我知晓你已把此时交由二夫人手中。只是庆功宴要宴请的乃是满朝文武,代表着咱们相府的门面。二夫人出身小家,想必未曾参与过此等盛事。臣妾也只是担心她是有心无力,没办法完全展示咱们相府一二。”

其实万苏苏这番话是在安丰言卿没见过世面不懂得操办庆功宴,言卿听明白了,宴长鸣自然也听出来了。

换做平时,宴长鸣根本不会介意这些事。

毕竟他原本也只不过是让言卿协助管家来筹备,根本没有打算让言卿全权处理。

不过……如果是齐苏越的话……

“臣妾是真心实意想为相府做些什么……”

“好。”

就当万苏苏以为宴长鸣不答应,还想继续怂恿的时候,宴长鸣丢出来一个“好”字。

“真的吗?相爷,你答应了?”万苏苏喜出望外,脸上喜悦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言卿一听慌了,“相爷,你明明答应我——”

宴长鸣出乎意料地把筹备权交给了万苏苏,只让言卿协助她,立刻引来了言卿的嫉妒。

“卿儿,齐苏越到底是公主,由她来操办此事最为合适。你便从旁协助吧。”

说完,宴长鸣一副不想再谈此事的样子,言卿也只能把妒忌藏在心里。

只不过,她当然不会让齐苏越顺顺利利地布置筹备庆功宴,所以当即找到了管家,故意让他不给万苏苏一点资金去采买宴会所需的物事。

万苏苏没有背这点小事所打败。

不给她钱?

不好意思,身为前公主,那私房钱就不是言卿这种小家小户所能比拟的。

所以晚上忙前忙后的筹备,决口不向宴长鸣哭惨,漂漂亮亮地筹备好了庆功宴。

宴长鸣在看完整个宴会筹备后十分满意,也知道人的眼界确实会局限他们所做的事情。

“相爷,如何?”

万苏苏跟在宴长鸣身后,等宴长鸣看完自己的布置,这才问到。

“还不错。”宴长鸣不吝啬自己的满意。

言卿本以为克扣万苏苏的筹备资金,她肯定不能把庆功宴筹备好。

怎知今日一看,这才发现万苏苏把宴会筹备得有声有色,甚至比自己和管家原本准备置办得更加豪华和壮丽!

她看不得万苏苏脸上得意的笑容,言卿立刻开口道:“相爷,大夫人确实把庆功宴布置得很好。不过此次庆功宴是宴请满朝文武,卿儿认为大夫人还是不宜出席。”

万苏苏当即皱眉,“二夫人是何意思?”

言卿微微笑道:“众所周知,大夫人的舅舅……”

说到这里,言卿一副十分难言的样子,“我也只不过是为了相府的声誉,大夫人不如还是暂时先别露面了,否则卿儿实在是害怕有人会用这件事情攻击相爷呢。”

好你个绿茶婊!

万苏苏咬牙,忍住了想出手暴打言卿的冲动。

“卿儿说得有道理,这次你便暂时不要出席了。”宴长鸣说道。

万苏苏笑着不说话,没答应也没拒绝。

呵呵,不想让我出席?你们想得美!

宴席上,宴长鸣坐于主位,他冷峻面容挂着淡笑,对来敬酒的文武官逐一回敬。

边关告捷,武将回京,今日本该由皇帝在宫内办宴,然而皇帝疲懒,便交由宴长鸣来办此庆功宴。

言卿静坐在他身旁给他倒酒,小茶端着酒壶靠近,言卿接过酒壶给他倒酒,递上酒杯。

“烈酒易伤身,这是卿儿昨日派人买来的果酒,姐姐说这果酒味淡,不易醉,相爷尝尝。”

宴长鸣接过酒杯,看着言卿温柔清纯的面容,他俊美冷漠的面容缓缓凝起一层阴霾。 0JseK2r2fG/Z/aJgj0aE6+CQm48tRJktKQnuXC4kXWzjgns4nNRVbtINR64ahu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