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揭穿绿茶的手段

言卿调茶自有一套,换做寻常女子,若真是被她挤摔的,加上她这一番话,寻常女子必定露出不满神态,兴许还会抱怨辱骂两句。

若万苏苏当真的骂了她,甚至动手了,宴长鸣必然不会放过她。

同为调茶师,万苏苏用脚趾头都猜得到言卿的想法。

她无辜又委屈地瞥望一眼宴长鸣,抬手轻抚言卿的脸,“妾身待卿儿妹妹宛若亲姐妹,怎舍得责怪妹妹?怎舍得伤了卿儿妹妹。”

说着,注意到言卿僵硬的脸,心中轻哼,没想到吧,她不按套路出牌。

宴长鸣面色骤然一冷,并不信她,“这屋内只有你能伤了卿儿,若非你,还能是哪里钻出鬼怪不成?”

她意味深长望向自己的手,还有言卿面颊上不契合的巴掌印。

“妾身没有,相爷若是不信,可以看一看卿儿妹妹面上的掌印,真是妾身动的手,那为何——”

她顿了顿,言卿似乎发觉到什么,脸色蓦然一变。

“妾身的手掌与妹妹面上的手掌印不合呢?”

万苏苏放在言卿脸上的手,和脸上的手掌印不契合,拇指是相反的方向,可见,这巴掌,不是万苏苏打的。

宴长鸣见后,脸色变得凝重,他深深看向言卿。

万苏苏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嘴角,看向脸色变来变去的言卿,她倒要看看,言卿这回怎么解释?

不过,还是她低估了言卿。

言卿恢复冷静后,低头愧疚落泪。

“是卿儿的错,虽然卿儿已与相爷说过,卿儿面上的伤与姐姐无关,但是是卿儿未曾说清,才让相爷误会了姐姐,姐姐若要责怪,便责怪卿儿一人即可,姐姐莫要怪罪了相爷。”

呵呵,还挺能蹦跶,她这意思,自己要是埋怨她,就是在埋怨宴长鸣?

万苏苏踉跄起身,眸内噙着一汪薄泪,“妾身不怪相爷,若要怪,也只能怪在相爷心中,妾身不如卿儿妹妹。”

宴长鸣将复杂目光从言卿身上挪开,看到万苏苏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口一刺。

红肿的面颊,挂在眼睫上的点点泪珠,湿漉漉的干净美目,万苏苏可谓将委屈难过展露得淋漓尽致。

加上这番话,不由得令他后悔,适才进屋时,不该鲁莽对她动手,是他——误会了她。

万苏苏暗搓搓扫了他一眼,见他面含歉意,便知她的目的达成了。

不过,她可不会让他轻易开口道歉,她得让他怀着对她的歉意,日后再不敢轻易对她动手。

她倾身靠过去,双眸含泪,踮起脚,用食指按住他的薄唇。

“相爷不必说了,妾身懂,妾身什么都懂,在相爷眼中只有妹妹一人,是妾身不配。”

二人靠得很近,微微低头,宴长鸣便可数到她弯弯翘起的睫毛。

当你白皙纤细的玉指按在他薄唇上时,他浑身一僵,一股不自在感席卷全身。

他皱眉躲开,“你多想了,此事是本相误会了你。”

只是道歉?不怀疑怀疑你那绿茶妹妹的别有用心?

万苏苏抽泣嘤嘤,时不时抹两把眼泪,看起来已是伤心欲绝。

“相爷不必道歉,是妾身的错,妾身一开始就不该答应妹妹的邀约前来用膳,否则也不会让妹妹自己伤了自己,还伤得这般严重,让相爷误会了,妾身这就离开。”

说罢,拂袖踉跄离开,摇摇晃晃的背影可见她有多伤心。

宴长鸣心中顿感不舒服,微微蹙眉,意欲追去,“等等!”

“相爷——”

忽而,言卿抓住了他的手,没有让他追出去,他只能看着万苏苏伤心欲绝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宴长鸣面色一冷,拉开言卿的手,凝视她的眼神如在审视,“这伤,当真是你无意中伤到的?”

他是收到齐苏越前来闹事的消息,这才赶来阻止,然而刚刚齐苏越说的是受邀而来,桌上的酒菜便已是证据。

加之,言卿脸上的巴掌印已是青紫状,一看便知是下了重手的,常人无意伤到也不过红肿,岂会拍得如此用力?

言卿心中恼恨,他竟然怀疑她,青梅竹马多年,他可从未怀疑过她。

她垂眸难过,眼珠子跟不要钱似地滴答滴答落下。

“相爷莫非以为是卿儿故意要害姐姐?卿儿与相爷自小一起长大,卿儿是什么样的人,相爷难道不知吗?还是相爷有了姐姐,便不宠着卿儿了?”

宴长鸣轻叹,微微闭眼,“是本相多想了,你莫伤心。”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从小便把她当做妹妹,她自小又善良温柔,他即便怀疑,却仍不忍她伤心。

……

万苏苏回到屋子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收拾东西跑路。

她可是妥妥的女主后妈,当初下笔时,把齐苏越往死里虐,先是随意找了个不愿和亲的借口,把她从高高在上的公主被贬为平民。

后因为嫁给宴长鸣而多番恳求太后,导致他对她厌恶万分,入府后宴长鸣对齐苏越又虐又打,心里即便有她,也不承认。

加之言卿的三番四次挑拨下,她被各种折磨,最后流落街头被敌国太子掳走折磨,好不容易出了狼窝,又入男三小神医的猛虎窝。

出于和先帝有仇的缘故,小神医掌掴她还是小事,他动辄断手断脚,毁容扎针伺候。

不行!不行!她受不了这委屈,她要逃!她可不想像齐苏越那样被虐待到自尽。

说逃就逃,万苏苏拿上包裹,装上几个看着值钱的古董,连丫鬟也不带,悄悄摸摸地往外跑。

趁着相府门前没人看守,她欢欢喜喜地跑出去。

然鹅——脚刚踏出相府,眨眼间,她竟然又回到了相府门内。

“怎么回事?我出现幻觉了?”万苏苏低头盯着刚刚跨过的门槛,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片刻后,她才发现居然没办法离开相府?!

这是什么操作?!不让她离开相府,不会是要她必须照着齐苏越的悲惨人生经历一遍吧?

万苏苏绝望地瘫坐在地上,要是真的像齐苏越那么活着,她还不如早早自尽算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她下辈子注意点,不要再当女主后妈就行了。

“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0m4+QIryv6P/IBMYzP72K1lXmHWM00PItmBQ6sweTwDFcV6CaJHavljeVVpKBoW1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