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顶级绿茶的穿书攻略
小雨

第一章当作者穿书成为虐文女主

【我诅咒作者,会变成自己写的垃圾虐文里的女主角!最后被凌虐致死!】。

她叫万苏苏,一位网络写手。

这是一条出现在她小说下的高赞评论,她不以为然,要是诅咒能成真,地球早就爆炸了。

然鹅——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体会到了。

“啪!”

随着一道清脆的,仿佛在拍干脆面的巴掌声响起后,她万苏苏,以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弧度飞起,然后砸在墙上。

万苏苏一脸呆滞地捂着脸,这是怎么回事?她刚刚不是坐在电脑前和杠精吗?怎么眨眼的功夫,她的电脑就不见了,还被莫名其妙打了一巴掌?

而且,正被一个帅地不可理喻的男人指着骂。

“齐苏越!你竟敢趁本相不在欺辱卿儿,谁给你的胆子?!你这贱妇!”

齐苏越——她眼瞳骤然一缩,被这个名字吓到了。

不会吧?不会吧?这名字不是她写的虐文里的女主角吗?为什么?这个帅逼要指着她叫齐苏越?

在她呆滞之时,俊美男子身边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衣,娇弱清纯的美人。

美人面颊带伤,一边抽泣着一边阻拦着俊美男子辱骂她。

“相爷不要!姐姐,姐姐她不是故意的,相爷不要为了卿儿伤了姐姐!”

“今日本相若不教训她,让她知道后果,日后她必然还敢欺辱于你!”

相爷——卿儿——多么熟悉的台词以及称呼,熟悉到让万苏苏快疯了。

沃日!她居然真的穿越了,还穿到自己写的虐文里,那个不是被打,就是走在被打路上的虐文女主齐苏越!

就在不久前,因为虐文在网文界一片红火,于是她也跟风写了一本虐文虐地,虐到读者给她寄刀片,让她差点能靠着卖刀片发家致富的绝世虐文。

鉴婊渣兼家暴狂男主把女主虐到自尽,加之女配绝婊操作被读者怒喷,虐文一举成名,连带她都被骂成翔,说她能写出这么绿茶的女配,生活中肯定也是一个极品。

作为著名茶艺高手,万苏苏极为得意,可现在,要换成她来亲身“体会生活”,她只想骂一句妈卖批。

她没记错的话,这个情节是言卿入府为妾后不久,邀齐苏越过院用膳,随后背着齐苏越把男主叫来。

言卿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再污蔑给齐苏越,狗男主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她,齐苏越自恃尊贵加之心中难过不愿解释,在绿茶女二添油加醋之下,齐苏越被狗男主掌掴下堂!

此后,这正是齐苏越受虐之路的开端。

“相爷不要!姐姐,姐姐没有伤了卿儿,卿儿脸上的巴掌印,是卿儿自己不小心伤到的,与姐姐无关。”

女二言卿焦急向宴长鸣解释,在万苏苏呆滞失神时,忽而抓住她的手。

“姐姐,姐姐你快向相爷解释,姐姐没有伤了卿儿,都是卿儿的过错,姐姐快解释啊。”

言卿急地落泪,她本是娇弱美人,这一落泪,再配上她面上明显的巴掌印,只叫人心生怜惜。

这娇弱姿态,加上这句“解释”,可谓尽显自身人美心善,也从侧面凸显她万苏苏有多过分狠毒,这么善良的女子她竟也舍得欺负。

万苏苏盯着她,默默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好手段,不亏是她倾尽茶艺写出的,能把女主摁在地上狠狠摩擦的绝婊女二。

不过——她可不是木着脑袋被虐的齐苏越。

“卿儿不必再为这贱妇解释,她是什么样的人,本相岂会不知。”

宴长鸣拉起言卿,目含戾气,阴鸷注视着她。

这可怖眼神,瞬间让万苏苏想起了书里的情节,宴长鸣下一步的举动。

如,言语羞辱加精神折磨,见齐苏越“顽固不化”,于是再送一份豪华大礼包,打断她的手脚扔进柴房。

一想到那场面,万苏苏身子一抖,不行,她承受不住。

“齐苏越,你……”

宴长鸣拉起她的衣襟,刚想要将她提起来,女主双眼浮现泪雾,咬唇欲泣,先发制人抓住他的手。

“相爷你误会妾身了。”

“误会?这屋内只有你与卿儿,卿儿面上又带伤,除了你谁能伤她?你与本相说误会?你将本相当作傻子不成?”

宴长鸣冷笑着甩开她的手,并未为她眼泪所心软。

“妾身岂敢。”她抽泣垂眸,可怜楚楚。

他不是傻子,是蠢货,是鉴婊渣。

美眸一抬,泪如珠滑落面颊,“卿儿妹妹面上确实带伤,可相爷亲眼瞧见妾身伤了卿儿妹妹吗?”

宴长鸣蹙眉,他来时只见言卿捂着脸摔坐在地,确实没看到齐苏越动手。

万苏苏双目含泪,口吻伤心:“在相爷眼里,妾身做什么都是错的,相爷向来睿智冷静,此时却连妾身的一句解释都不愿听,便要教训妾身,想来不是真的要为卿儿妹妹出头,是想借这借口教训妾身吧?”

她闭上眼,执起他修长大手放到自己的脸上,身子微微颤抖。

“罢了,妾身早知相爷不满妾身多时,若是打了妾身能让相爷解气,那相爷便动手吧。”

他要是敢动手,那就是承认了故意为难她,一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女人,他必下不了手。

宴长鸣确实下不了手,看着向来高傲清冷的齐苏越,露出惹人心怜的神态,他不仅下不了手,甚至还隐隐后悔刚刚打了她一掌。

言卿正等着齐苏越被宴长鸣羞辱,然却不知齐苏越玩的把戏,竟让宴长鸣没有动手,她心生不满。

她故意上前挤开万苏苏,“是啊,姐姐即便百般厌恶卿儿,但却不是恶毒……”

她的茶言茶语未落,万苏苏被她挤得踉跄两步摔倒在地,娇呼一声,“啊!”

言卿面色骤然僵硬,话也说不下去了,她明明没有用力,这贱人怎就摔了?

万苏苏咬唇抽泣,手撑地要起身,却不知何故又摔了回去,此时的她双眼浮现朦胧水雾,令人不禁心生怜惜。

宴长鸣微微皱眉,想要伸手去扶,言卿却抢先蹲下,委屈又焦急地道歉。

“姐姐没事吧?都是卿儿的错,姐姐要打要罚,卿儿都受着。” vfUCqNuTe5inaa833wEVQnVoWqG40qXLYAd3NoTuS89lbIh4OsIQipa7qED6Ld1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