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是非之地

魏王府,西后院。

一抹小小的紫红色身影闪进一间简陋的下人房里:“赵姐姐。”

坐在铜镜前的子儿回过头,笑道:“是六小姐啊?叫奴婢‘子儿’就行了,这声‘姐姐’奴婢可不敢当。”说着忙起身为她取来一张席子:“六小姐请坐,今日为何到我们下人房来了?”

六小姐有些腼腆地取出一张绢纸:“这是我前几天临的字,想请父亲指点一二。”

子儿笑了笑:“六小姐想请魏王指点亲自交给魏王不就行了?交给奴婢做什么?”

“父亲那么忙,整天待在书房里,哪是想见就能见的,但是赵姐姐不同啊,赵姐姐是伺候父亲茶水的,能有机会出入书房的只有姐姐一人了。”

“好吧。”子儿把绢纸收起来,见六小姐有些踟蹰,不由问道:“六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嗯……”六小姐涨红了脸:“今日是我娘亲生辰,她已经吩咐小厨房做了父亲最爱吃的玫瑰糯米卷还有……”

“李夫人的意思奴婢知道了。”子儿打断了她的话,一边往外面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奴婢还要去采集露水泡茶,一会儿太阳出来可就不好了——奴婢就不留六小姐了。”

“哎……”六小姐追到门口,又冲着子儿的背影叫了一声:“我的事情赵姐姐可别忘了。”

“放心吧,忘不了。”

子儿头也不回,走到九曲回廊,随手把那张绢纸往池里一扔,嘴里嘀咕道:“年纪一大把了还找这种借口见魏王……什么‘李夫人’,这种姿色也配做魏王的侧妃!”

绢纸在碧波粼粼的水面上激起一阵涟漪,子儿探出头,清澈的水面上映出一张美丽清秀的少女的脸,她抚抚鬓边粉白的芍药不由微微一笑,喃喃道:“夫人……”

忽然有人从背后猛地推了她一把,子儿一声惊叫,眼看就要落入水中,却又被人牢牢揪住。子儿惊慌地一回头,发现魏王妃身边的周嬷嬷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怎么,吓着了?老奴只不过和你开个玩笑罢了,瞧瞧这小脸白的。”

因为周嬷嬷是正妃身边伺候的人,子儿也不敢得罪,小心翼翼地退到一旁,赔着笑脸:“周嬷嬷真会拿奴婢寻开心……奴婢要去采集露水,恕奴婢先告退……”

正要走,周嬷嬷一把拉住她:“老奴方才见赵姑娘在照影儿,不见得有多忙啊,怎么,一见到我就忙起来了?”

子儿不清楚她有没有看到自己把绢纸扔到水里,咬紧嘴唇不吭声,心里紧张得“砰砰”直跳。

周嬷嬷慢慢绕着子儿走了一圈,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这张脸……确实有几分动人之处,难怪你存着这份心思。”

子儿心中一紧,忙说道:“嬷嬷,子儿一心伺候主子,并无半点非分之想……”

“着什么急啊?”周嬷嬷冷笑一声:“既然没有,这么急地为自己开脱干吗?”

周嬷嬷的指甲划过子儿光滑的脸庞,一阵寒意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魏王府里想飞上枝头的人多着呢,可是,山鸡即使飞上枝头也成不了凤凰,下贱货就是下贱货,永远上不了台面!爬得越高,跌得越重!”

说完这番话,周嬷嬷鄙夷地看了子儿一眼,转身离去。

“这老货……”子儿冲着周嬷嬷的背影嘀咕了一句,抱上青玉瓶走进清苑。

茂密的翠竹遮天蔽日,子儿走在碎石小径上,小心地将竹叶上的露水收到玉瓶里。大约过了一刻钟,瓶里已经有了大半瓶露水,子儿松了一口气,把青玉瓶放到一个石凳上,揉揉略有些酸疼的手臂。

一阵谈话声传来,因翠竹茂密,一时看不见人,只听见魏豹的声音:“昨晚本王一夜未眠,如今楚汉相争,势均力敌,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汉王又派遣郦食其前来游说,虽说他舌绽莲花,可依如今的形式看,还是楚王获胜的希望较大……”

子儿心里一惊,她虽说是个奴婢,可也知道“忠臣不侍二主”,魏豹早年投靠刘邦,先又想投靠项羽……子儿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这些都是男人的事,至于她自己……只要能得到魏王的青睐,从此摆脱奴婢的身份,就终身无憾了。

“魏王,昨夜末将曾来求见,只是魏王已经歇下了,末将只能今日一大早来,只为有一要事禀报。”

子儿因为经常出入书房,所以一听就知道是冯敬的声音。

“但说无妨。”

“末将昨晚回家之时,意外遇到了许负。”

“许负?”魏豹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苍天有眼啊,本王找了她这么些年,没想到——她如今人在何处?快带她来见本王!”

“许负不肯前来,她……已经走了。”

“什么?!你……你竟然放她走了?茫茫人海,再想遇到她,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你可知道,会误了本王的大事!”

“魏王请听末将说完,魏王想请许负算上一卦,这天下究竟属于汉王刘邦还是楚王项羽,好早做打算,投靠贤主,可是……恕末将斗胆,这天下未必属于他二人!”

“那还能有谁?始皇残暴无道,苛政厉法,倒行逆施,岂有不亡之理?”

“秦王亡是必然,可这天下……归魏王所有也大有可能!”

“你说什么?”

魏豹显然吃了一惊,连子儿的心也“砰砰”乱跳,虽然她是个女流,可也知道,凭魏豹当下的实力要想夺取天下几乎是不可能的。

“魏王别急,末将昨晚遇见许负之时,还意外碰到一对母女——说来也巧了,就是昨日想投靠魏王之人,许负为她女儿相了一面,断定此女将来会诞下天子,母仪天下!”

“有这等事?”魏豹沉吟片刻:“你从未见过许负,能确定吗?”

“末将以性命担保!”

“母仪天下……诞下天子……诞下天子……”魏豹反复念叨着这句话:“你的意思是?”

“魏王想必已经猜到了,若魏王纳此女为侧妃……”

“明白了!”魏豹的声音因过于激动而有些发颤:“若本王的儿子是天子,那本王——此女现在何处?”

“回魏王,正在末将家中。”

“好!立刻传王妃来花厅见本王!”

“诺,末将领命!”

这些大事恐怕连王妃都不曾知晓,自己区区一个奴婢若是知道了,命恐怕也就没了,想到这里,子儿抱起青玉瓶转身就跑,谁料到一不小心脚竟然磕到石凳上,疼得她轻呼一声。

“谁?!”竹林后面冯敬警觉的声音传来,她顾不上疼痛,站起来撒腿就跑。

“别跑了,站住!我早看见你了!”

冯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子儿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她知道,冯敬自己也算是熟识,如果真看见了,一定会叫出自己的名字。竹林中的小径曲曲折折,冯敬自然不如子儿敏捷,竟一直追不上。跑出竹林,子儿顿时傻眼了,前面就是九曲回廊,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几十丈外也一览无遗。子儿情急之下,将那大半瓶露水全倒进池里,转过身往竹林走,刚走出几步,冯敬匆匆跑过来。

子儿努力调整了呼吸,转过头叫道:“辛儿,辛儿!奇怪了,跑这么快干吗……”正嘀咕着,一转身差点撞到冯敬身上,顿时吓了一跳:“冯……冯将军……”

冯敬向远处望了一眼,并未见一个人,眼中充满了狐疑:“这么一大早你来这儿做什么?”

“……”子儿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将军有所不知,奴婢每日都是这个时候来竹林收集露水泡茶。”

冯敬一把夺过子儿怀中的青玉瓶,查看了一下,子儿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幸亏方才把露水倒掉了,否则此时就算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

“冯将军,您这是……”子儿装作不解地问道。

冯敬把青玉瓶还给子儿:“方才本将军听见你在叫谁?”

“回将军的话,奴婢方才见辛儿慌慌张张跑过去,叫她她也不应,奴婢想应该是碰到什么大事了吧,待会儿闲下来了奴婢瞧瞧她去。”

“不用了,”冯敬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还是由本将军亲自瞧她吧!”

“……”子儿听出了弦外之音,心里“咯噔”一下。

看着冯敬走远,子儿吁了一口气,定定神重新走进竹林。 aYQI00WRLuDq+8CB3AqA0Qeuu3Npoj5iZnwsE9D6KmOJNhdcWnVEgrHeN41N2fu4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