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去还是留

初春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山路两侧开满了艳丽的芍药,汹涌的花香一波一波袭来,霁月深深吸了一口,心情无比舒畅。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循声望去,三公子骑着高头大马正朝自己奔来,口中喊道:“霁月!霁月!我来接你了!”

霁月极力掩饰住心中的狂喜,朝他挥挥手:“三公子!”

“快上马!”三公子微微笑着伸出手。

三公子擦身而过,霁月不禁着急了:“三公子,等等我!”

三公子头也不回:“快跟上!”

霁月急忙往前跑,谁知脚被芍药花藤缠住了,动弹不得,眼看着三公子越跑越远,一着急,身体结结实实地摔倒地上,浑身疼痛。

迷迷糊糊中,只听魏氏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这贱丫头,什么时辰了还不知道起床?”

霁月挣扎着醒过来,一眼瞧见脸色铁青的魏氏正站在床前,手拿一根木棍指着自己:“睡死了?家里一点柴火都没有了,还不快去砍些来!”

霁月急急忙忙跳下床,胡乱捋了捋头发,跑到院子里提上水桶。

“哎哎哎,你个死丫头干吗去?我让你砍柴,你提水桶干吗?”

霁月这才清醒过来,忙不迭地拿起斧子跑出门。山路两旁开满了芍药,和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可惜三公子没有出现。这半年来,三公子无数次地出现在梦里,可是梦醒了,却是更多的失望。

霁月闭上眼睛,脑海中又闪现出三公子的模样,以心为笔,她要把他的模样永远画在心里,她怕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公子的模样会越来越模糊,她怕等到他来接自己的时候已经忘了他的模样。

“霁月!”

霁月惊喜地睁开眼睛,却看见邻居刘大叔和他的儿子阿贵,心中一阵失望,勉强打了个招呼。

“你这脸色……没吃朝食吧?”刘大叔关切地问,目光停在她手里的斧子上:“你小小年纪就要做这么重的活,唉!”

霁月没吭声,只是低着头。

刘大叔递过半块素饼:“吃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砍柴啊!”

霁月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乱叫,咽了一口唾沫,盯着素饼不敢伸手。

刘大叔叹了口气:“你娘亲不会知道的。”

霁月终于抵挡不住,接过来三口两口素饼就下了肚。

刘大叔摇摇头:“你这孩子虽说可怜,但是也确实能干,你瞧瞧你家什么活不是你干的?将来谁家娶了你做媳妇,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

说到这里,阿贵的神色不由有些不自然,刘大叔笑了笑:“我们先走了啊,这刚下了雨,野蘑菇多着了!”

阿贵在后面看了父亲的背影一眼,飞快地摘下一朵粉红的芍药递给霁月:“嗯……”

霁月接过来,阿贵想说什么,却迟迟开不了口,看了她一眼,匆匆跟上父亲往山里走。

霁月望着鲜艳欲滴的芍药,心中想了想,伸手扯下一片花瓣,口中默念:“接我。”

又扯下一片花瓣:“不接我。”

当最后一片花瓣扯下来,随着口中那句“接我”说出来,霁月的心中一阵狂喜,望着满地落英,她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上天不会白白让他们相遇,她执着地认为,他们的缘分是前世注定的,否则他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这一上午,霁月的心情大好,背着一大捆柴,刚到家门口,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魏氏背着一个包袱正要往外走,似乎要出远门,刘嫂子死活拽着她:“妹子,好歹等月儿回来吧,你这么不辞而别,叫她怎么活?”

刘嫂子一眼看见背着柴火的霁月,似乎松了一口气,忙跑上前替她卸下柴火:“月儿,你总算回来了!你娘亲听说你家一个远方亲戚……叫……叫什么的被封为西魏王了,她这不赶着去投靠他吗,你赶紧一块儿去,到了魏王府上,你们娘儿俩可就不愁吃穿了。”

魏氏默然看了霁月一眼,自顾自往前走,刘嫂子见霁月还在发愣,忙推了她一下:“快跟你娘亲走啊,这孩子……”

“可是……”霁月一下子想到了三公子,要是他来接自己可怎么办?

“你还愣什么神?”刘嫂子指指魏氏:“你娘亲是带你去魏王府上享福的,怎么还不走?”

霁月这才犹犹豫豫地往前走了几步,刘嫂子在后面喊道:“魏家妹子,日后若富贵了,可别忘了我们一家!”

魏氏回过头,用力点了点头,张口想说什么,最终也没能说出口,她叹了口气回过头,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大步往前走。 RZkaOht85dMf1IdihXphJwMVTzBby2TegU02+CMTPlfx3oP5Q2IdazcwiVjtvxE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