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命途多舛

砀县,芒砀山麓。

一圈矮矮的竹篱笆围着两间破旧的茅屋,刚下过大雨,屋檐下尚还在滴水,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儿淋得浑身湿透,正抱着一大捆干草往屋顶上铺。

“魏家妹子在吗?”一个中年女人笑着走进院子,一见女孩,惊叫道:“哟,月儿,怎么爬这么高,也不怕摔着!”

魏氏从屋里走出来,冷冷说道:“刘嫂子又不是不知道,这丫头天生贱命,摔不死的。”

听闻这话,霁月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铺草。

“妹子,屋子漏雨,好歹也等晴了再铺草啊,瞧瞧月儿淋成这样,病了你不心疼啊?”刘嫂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出来的千金小姐,哪里就淋坏了?”魏氏咬着牙,愤愤不平地说道。

“瞧这话说的,”刘嫂子笑道,“谁不知道妹子你是贵族后裔,月儿是你的亲生女儿,怎么不是千金小姐了?”

魏氏端出一碗黑乎乎的米糊,刘嫂子叹了口气:“妹子,你这日子过得也太难了……”

魏氏呆呆地望着米糊:“想当年,我家每日的菜品上百,最好吃的当属‘炮豚’,将刚满月的小猪洗剥干净,腹中填满红枣、肉苁蓉、野山参……用泥包好烤干,再把泥土剥去取出乳猪,浑身抹上米粉,用油炸透,切成薄片,再放入各种佐料在鼎中文火炖上三天三夜,起锅后蘸上酱醋,那滋味,唉!”

刘嫂子摇摇头:“这一道菜就得花上三天时间,咱们这些山野之人若能尝上一口,立刻死了也值!”

霁月从屋顶上下来,低声说道:“娘,草铺好了,今晚要再下雨也不会漏了。”

魏氏一见霁月,脸上顿时露出怨恨的神色:“都是你这贱丫头的爹,否则我一定能嫁个王孙公子,一辈子锦衣玉食,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

霁月吓得后退了一步,呆呆地望着魏氏,魏氏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拾起一根树枝,对着女儿劈头盖脸地一通猛抽:“贱丫头,都是你这贱丫头害的!我打死你!”

刘嫂子忙拦住她:“妹子,妹子你这又是何苦呢?薄生对不起你,可月儿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迁怒于她?”

魏氏停了手,喘着粗气看着瑟瑟发抖的霁月,扔掉树枝高声骂道:“家里一点儿吃的都没有了,还不快去山里拣点蘑菇!否则朝食就别吃了,饿死你这贱丫头算了!”

霁月忙不迭地背上一个竹篓,快步小跑出门,沿着山路足足走了一刻钟,才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小院早已不见踪影,她吁了一口气,靠在一棵大树上,肚子不争气地“咕咕”乱叫,霁月抹了一把眼泪,把背篓背好,继续往山里走。

自打记事起,娘亲对自己就从来没个好脸色,每天非打即骂,看自己的眼神永远是充满了深深的厌恶。记得七岁那年,自己高烧躺在床上起不来,娘亲连床边都没去过,幸亏刘嫂子来串门,熬了一些草药,否则她的小命早就没了。

想到这里,霁月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想不明白,刘嫂子能对自己的孩子疼爱有加,为什么自己的娘亲不能,为了讨娘亲喜欢,小小年纪就拼命干活,不管做什么娘亲都不满意,哪怕一个笑脸都吝啬给,有时候,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正在愣神,一只野鸡“扑棱棱”落到面前,霁月吓了一跳,一个年轻男人突然跳出来,一把按住野鸡,哈哈一笑:“我就说你逃不掉吧!”

男人看一眼霁月,温和地说:“吓着你了?”

霁月茫然地摇摇头。

男人捡了几根树枝,燃起一堆篝火,手脚麻利地将野鸡拔了毛:“你小小年纪怎么孤身一人在这大山里?你爹娘不担心?”

提到爹娘,霁月垂下眼睑,不知如何作答。

烤野鸡的香味一波一波地刺激着霁月,她感觉肚子更饿了。

“拿去!”

男人递给她一只野鸡腿。

霁月犹豫了一下,终于抵挡不过野鸡腿的诱惑,怯怯地接过来,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自打出生,她从未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片刻,一只野鸡腿便下了肚。

男人笑着又递过去一块肉:“瞧你这模样,饿了几天了?”

霁月接过来立刻填进嘴里,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男人吃了一块野鸡肉,盯着霁月说道:“你笑起来还真挺好看的,再吃点儿!”

霁月走上前刚要接过男人递上的野鸡肉,男人突然神色一凛,命道:“别动!”

霁月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下子愣在原地。

男人小心翼翼地抽出随身佩戴的匕首,一道寒光闪过,霁月脚边的一条花蛇已被截成两段。

霁月一下子跳开,望着尚在蠕动的蛇身,心脏“砰砰”乱跳。

男人笑着收起匕首:“我就说嘛,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孤身一人来这荒山野岭,要不是我出手快,你恐怕早就没命了!”

霁月自幼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每天经受娘亲的打骂,从未有人像眼前这个男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不由从心底涌上一丝温暖。

“快看,那是什么?”男人突然手指远方。

霁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远处的驿道上缓缓驶过一队人马,四匹大马拉着一乘华贵的金撵,虽距离较远,可依稀可见其镂空的金饰和垂挂的五彩流苏。前后皆是身着锦衣的侍卫,旌旗飘飘,气势恢宏。

“这是皇上西巡的仪仗。”男人转过头来,说罢又叹道:“大丈夫理当如此!总有一天,我……”

话没说完,几个人高声叫道:“三公子!三公子!”

男人应了一声:“我在这里!”

“三公子,此地不宜久留……”一个年纪稍长的低头一看,几下踩灭了篝火:“快走!”

被称为“三公子”的男人随他们一同匆匆离去,甚至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霁月往前走了几步,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默默地望着三公子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密林深处。 V+BQYeAUt4wn0Mk/CvWCCafLz9XGC0HmdU2SXkWB8sQfRbVF2eUbt2oFJ0jv6zg9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