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惨遭生父离弃

秦二十二年,山西山阴。

天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雪了,寒风肆虐地在大街小巷中闯荡,路上的行人无不缩手缩脚,来去匆匆。一阵喜乐声伴着风声传来,街上缓缓走过一队人马,最前面是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大红色吉服的年轻人,后面则跟着几个吹吹打打的乐鼓手,一顶华丽的大红花轿格外引人注目。马上的新郎看着四周艳羡的目光,喜悦之情洋溢在脸上。

这时,一个怀抱婴儿的年轻妇人突然跑到马前:“薄生!”

薄生猝不及防,马前蹄差一点碰上妇人,他急忙勒住马,先是一惊,随后大声骂道:“找死,快闪开!”

妇人上前拉住薄生的衣袖:“一年前你说到山阴寻个亲戚,最多一个月便回来,可是我足足等了你一年……”妇人低头看看怀中的婴儿:“女儿都出生了,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又做了新郎!”

“疯妇!我何时见过你,还……还什么女儿,真是笑话!”薄生恼怒地甩开妇人的手。

“我堂堂魏国宗室之女,当年为你放弃锦衣玉食的生活跟着你颠沛流离,可如今……”一语未了,妇人已经泣不成声。

“荒唐!我说过我从未见过你,无耻的疯妇,再不躲开,休怪我不客气!”

魏氏把婴儿往脚边一放,张开双臂挡住去路:“薄生!你这无情无义的东西,算我瞎了眼!今天,你休想走,除非从我和女儿身上踩过去!”

薄生气得浑身发抖,手指着魏氏道:“你瞧瞧你这样子,通身哪里有一丝一毫贵族的气派,还魏国宗室之女,分明就是胡说!”

“我是魏璟泯王的亲孙女,当年若不是被你的花言巧语迷惑,怎么可能放下身段与你私奔,沦落到这步田地……”

花轿旁的一位中年嬷嬷走上前:“薄相公,咱们县令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花轿停在大街上恐怕不好吧!”

“县令?你竟然为了一个小小县令的女儿抛弃我!”

嬷嬷回身一巴掌打在魏氏脸上:“不知廉耻的东西,就算真是魏国宗室之女又能怎样?魏国亡国几十年了,你们不过是顶着个贵族的头衔罢了!再说了,就你这衣衫褴褛的模样,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还好意思自称宗室之女!呸!”

“你……”魏氏怒目圆睁,手指着嬷嬷,却说不出一句话。

嬷嬷一跺脚:“都是死人呐?还不快把这疯妇撵走,误了吉时老爷怪罪下来谁担当得起?!”

几个乐鼓手如梦初醒,一拥而上,把魏氏推搡到路边,地上的女婴突然放声大哭,薄生低头看了一眼,脸上闪现出一丝犹豫。

“薄生,你可以不顾我的死活,可是不能不管你的女儿吧?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魏氏一面挣扎,一面大声叫道。

嬷嬷看到了薄生脸上的犹豫,着急地一跺脚:“还不快走?你要等到县令发火吗?”

“驾……”薄生一咬牙,快步往前赶,轿夫又抬起了花轿。

“薄生!你要我们母女怎么活?”魏氏奋力挣脱:“你真忍心不管你的女儿吗?”

嬷嬷指着魏氏道:“还不快堵住她的嘴!”

正在纠缠不清,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女人走到街道中央,一手抱起正哇哇大哭的女婴,魏氏一愣,见女人头戴竹编的斗笠,帽檐压得低低的,面上遮着一块黑色面纱,虽极力掩饰看不见真容,可这身打扮格外引人注目,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嬷嬷看看左右,低声吩咐道:“快走!”

乐鼓手忙松开魏氏,随嬷嬷快步离开。

“哎……”

魏氏急忙要去追赶,女人一把拉住她:“娘子想做什么?”

女人缓缓抬起眼睛,鹰一般犀利的目光直刺得魏氏连连后退好几步,她有些诧异,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奇特的眼光,仿佛能洞穿一切。

女人垂下眼睑:“我知道娘子满腹委屈,可是一切尽有天命,命数如此,非人力可以改变。娘子出身名门,可偏偏不是享受荣华的命,这和你女儿的命数截然相反。”女人看了看怀中的女婴:“这孩子虽出身草芥,可命中富贵至极,你又何必非要把她托付给薄生呢?”

魏氏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

女人微微一笑:“我叫许负,不瞒娘子,天下一切人和事都瞒不过我的眼睛,娘子若不信,日后便会见分晓。”说着轻轻抚过女婴的头:“这孩子还没起名吧?”

“是啊……”

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晴了,太阳露出小半张脸,淡淡的阳光照在女婴脸上,许负看着女婴清明的眼眸:“若娘子不嫌弃,就让我为小姐取个名……雨过天晴叫‘霁月’如何?”

魏氏愣了一下,点点头。

许负把女婴交还给魏氏:“十年后,我再来与小姐相会。” dIcFU8w+IYNGAZMzhs7pi8iSAWaz2RNRZVwcsLvwE80191zueYgACWMzf5Lf84P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