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你只是过客

秦新宇打电话,决定给妈咪坦诚一切,说他因为贪玩跑来陆园,但现在被软禁,希望妈咪能带警察过来解救他!

此时。

公寓。

“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耳朵竖得像天线,听的一切刻意的声音~”

陆谨言正在参观这所小小的房子,刚弄清那个跟他长得相像的孩子叫秦新宇,就听到妈咪手机有电话进来。

他瞄了一眼,当发现号码来自他房间的座机,顿时紧张起来!

陆谨言立刻把手机捂在怀里。

幸好妈咪正在厨房里洗菜,水声过大一时没有听见。

他走出阳台,按下接听键,正准备开口,一道震破耳膜的声音率先传来——

“妈咪!救命!你全宇宙最可爱最聪明的儿子被人囚禁了,现在你身边那个是冒牌货,妈咪,你一定要带人来救我!”

陆谨言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孩子打回来的:“你好,我不是冒牌货,我叫陆谨言。”

糟糕,这事若穿帮,不出三分钟,陆厉爵遍布在本市的势力会第一时间找上门,将他带走。

这次私自出走,他最起码要在小黑屋里关上一个礼拜。

秦新宇脑袋‘轰’的一声!

这个小屁孩竟然玩他妈咪的手机?

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么密切了吗?!

“你赶紧把手机给我妈咪,不然我会采取一切法律手段!”秦新宇已经急得语无伦次了!

妈咪的手机只有他能玩!

“你冷静点,”陆谨言才知道原来这个孩子如此话唠,难怪他的沉默寡言在妈咪看来是生病:“既然事情发生,焦急无济于事。只要我不把手机给妈咪,任凭你在房间大喊大叫都没有人会理你,他们只当你是叛逆。”

陆谨言说起这个,有些难过。

最开始他也会像秦新宇一样大喊大叫,以表达对林雨桐的抗拒,可所有人都怪他不懂事,久而久之,他不想再抗争了,反正没有人会把一个小孩的话放在心上。

“所以呢?!”秦新宇气得咬牙:“你想取代我的位置?!”

“请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我有办法换回来。”陆谨言闻着从厨房里传出浓烈的麻辣火锅味,说什么也不想走。

“我不!”秦新宇抗拒,他凭什么要留在这里饿肚子。

陆谨言抿了抿唇,他时常听到大人说有钱可使鬼推磨,尝试开口:“我可以给你钱,当作买你一个晚上。”

秦新宇听到有钱,立刻不抗拒了:“你能给多少?”

“十万,够吗。”陆谨言随口掰扯的,毕竟他也不知道市价。

秦新宇寻思小太子就是小太子,开口就是六位数,虽然他很满意,但也装作勉为其难的梯子:“再加点吧,看样子我今晚可是没饭吃,明天见面转账。”

其实他也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有陆谨言在,妈咪就不会担心他的安危,而他又看到了传闻中的陆园。

“可以。”陆谨言无所谓。

“那你记得演得像一点,小爷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模仿。”秦新宇忍不住臭屁。

“请赐教。”陆谨言虚心请教。

秦新宇正打算好好说一说,突然脑子转过来,不对,他干嘛要教陆谨言,万一妈咪爱上这个‘小替身’怎么办?!

心中醋意大发,秦新宇牙痒痒:“你乖乖呆着就行,什么也不用做,千万不要给妈咪夹她最爱吃的牛肉丸,也不要给妈咪锤肩,睡觉的时候更不要抱着妈咪把脑袋埋在她怀里,这些只有我才能做,知道吗!你只是呆一晚就要走的过客!”

陆谨言听到过客二字,垂眸,快乐的时光真是短暂:“嗯。”

秦晚眠已经布好菜,见秦新宇一直站在阳台外:“宝贝,干嘛呢,吃饭了哦。”

陆谨言回头:“来了。”想到那小子啰嗦的风格,他默了默,然后勉强自己说些废话:“是推销电话,我帮妈咪接了,他说了好多。”

“这样啊……”秦晚眠觉得‘秦新宇’到家后没有刚才死气沉沉了,果然刚才只是累了:“人家赚钱也不容易,宝贝真善良,快来吃火锅吧。”

陆谨言坐上餐桌。

红油在锅里翻滚,嗅着这股辛辣味,他小唇瓣不自觉的抿了抿。

“再等一会哦,肉肉要彻底煮熟才能吃。”秦晚眠这一刻觉得孩子还是要跟在母亲身边才好,也不是说周安安虐待孩子,就是母子两人呆在一起,哪怕喝粥都有胃口。

她决定了,以后去哪都不会把宝贝扔下。

“好了,开动吧。”秦晚眠道。

陆谨言想到秦新宇的话,用勺子捞起一粒牛肉丸放在妈咪碗里:“妈咪,你辛苦了。”

“每次吃火锅你都会把第一粒牛肉丸放在妈咪碗里,不知道以后长大交小女友还会不会记得妈咪。”秦晚眠调侃。

陆谨言想到明天就要和妈咪分离,心里生出一股悲壮:“只要有机会,我的第一粒牛肉丸永远都是妈咪的。”

秦晚眠觉得宝贝有点悲春伤秋,看来是她这次扔下他独自跑回来给他留下心理阴影:“嗯,先听着。”

吃完火锅,陆谨言心满意足。

休息一会后就被妈咪催促去洗澡。

他才知道不是每个小孩都有密密麻麻的补习行程,有些只负责吃和睡,陆谨言越发不想走了。

洗漱完毕,陆谨言看着坐在床边吹头发的妈咪,他想了想,主动挪到妈咪后背:“妈咪,我给你锤肩。”

“就五分钟哦。”秦晚眠既想享受孩子的专属疼爱,又怕累着孩子。

陆谨言双手握成小拳头在妈咪肩上敲敲打打。

妈咪身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他默默记下这股味道,因为他这辈子或许再也没机会闻了。

秦晚眠吹完头发发现‘秦新宇’好久没说话,回头,秦新宇已经在床上睡着。

看这累倒的模样,心疼极了。

关了大灯以后,秦晚眠借着月色将‘秦新宇’抱起来,放好。她刚躺下,‘秦新宇’就像雷达一样,自动寻路,扑进她的怀里,紧紧搂着。

就像本能。

秦晚眠低头亲了亲儿子发顶。

当初她被林娇月和温子辛那对渣男贱女气得吐血,很不巧,又在那个时候发作,生孩子时她真的没力气了,导致其中一个孩子闷死在腹中。

秦新宇当时也十分虚弱,浑身都是青紫色,命悬一线,是医生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从阎王手中抢回来。

秦晚眠真的很感谢那个医生。

当初不是有秦新宇,她恐怕早就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而去自杀。

想到这里,秦晚眠紧紧抱着怀中的宝贝。

等她把公司抢回来,她会努力赚钱,让宝贝住大房子,读最好的幼儿园。她有信心,毕竟她这几年的企业管理不是白学的。

陆谨言在妈咪怀里睁开眼。

耳根红到跟熟透一样。

一向的礼仪教育让他不习惯与人亲近,所以他才笨拙的想出装睡这一招,好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顺其自然。

他把秦新宇说的禁忌都做了一遍,希望秦新宇知道后能原谅他的自私吧。 atqW5bEbCsjoG8NMPFbVFPrR/pAa48LDyOWCWVbIeXxURut5I7N1MEUWT9oYvdH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