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新生活,自此开始

思思第二天早上六点就起床了。

说是今天江晨有个商场开幕的活动,要过去做表演兼剪彩的嘉宾。

我想想自己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是却没有什么计划,为避免太过无所事事闲在家里结网,我决定今天一整天都跟着思思混。

出了门坐上出租车,思思还在警告我:“我忙的时候可顾不上你。”

我淡定地回她:“放心,本来我也不是为了你去的。你不是说我没见过世面吗,今天我就专门好好看看你家江帅哥去,就只围着他转,只跟他一个人玩儿。”

思思给了我一个受不了的表情以示嫌弃。

活动是在上午10点钟开始,思思要提前去公司做一些准备工作,再送江帅哥去做造型。

思思说准备工作要用去大概一个小时,这期间我跑到她公司对面一家叫“福年豆浆”的快餐店,吃了一顿美美的早餐。

冬天的早晨,太阳虽然出来了,天气却是异常的干冷,所以我一直赖在豆浆店里等思思的电话。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她打给我,我拎着打包的食物走出门,抬头就看到保姆车已经开在了公司大门口,思思站在车边对我挥手。

车子没有熄火,我赶紧小跑过去,跑到思思跟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带给你吃的。”

思思伸手接过说:“赶紧上车,约的造型师很大牌,迟到了麻烦。”

我钻进车里,随即看见了江晨。

他微笑着跟我打招呼:“玉林姐,你好!”

看来思思已经跟他交代过了。

我是第一次见他真人,之前在广告或杂志上见他,一直都是清新又温暖的一个形象。不过荧幕前的艺人形象通常很虚幻,多半都是经纪公司包装的结果。

只是江晨是思思亲手带的,品性上我也有所了解,所以对他很有好感。

其实我跟思思同岁,比江晨大不了几岁。但是江帅哥实在生得太粉嫩太漂亮,穿着朴素的羽绒服牛仔裤,不化妆的样子看起来清新得像个高中生。

我心里果断理解了思思的心情,这样一个漂亮小男生,在姐姐辈眼中怎么看都觉得是位小朋友啊。

我回了他一个笑,问他:“你吃过早饭没有?我有多买了一份。”

车子开动,思思坐到我旁边,已经动手将袋子里的早点拿出来递给江晨,一边唠叨:“我不张罗他哪会记得吃饭,早上多赖一分钟床都是好的。”

江晨有点不好意,笑了笑,挨了教育却是一点没脾气的样子。

我的正义感发作,直接吐槽思思:“你不是一样,闹钟叫了几遍差点起不来。现在要不是我张罗,哪有你吃的?”

这回换做思思不好意思了,可见一物总有一物降。

江晨在旁边笑出声来。

思思瞪了他一眼,他乖乖把脸转向车外,一边吃一边憋笑。

思思换过来瞪我:“你有良心没有,也不想想我昨晚是因为谁才晚睡的。”

我憋着笑,假装从善如流地说:“是,姐姐你很辛苦,我却不厚道地曝光你私底下其实也过得乱七八糟这个事实,真是太不应该了。”

思思直接恶狠狠地警告我:“你是想让我把你踹下车去吗?”

“不要,外面温度都零下了,要是冻坏了你还得伺候我养病。”

江晨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扑哧笑了出来。

思思立刻调转枪头训他:“你想被踹下去是不是?”

我哈哈大笑,实在是跟思思在一起,再糟糕的心情也能变好。何况还有江帅哥委屈又无辜的美脸可以看,这样欢乐的一个早晨,真是太美好了。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一间造型工作室门外,江帅哥紧赶慢赶才把东西吃完,豆浆都没来得及喝一口,起身就要下车去。

思思一把拉住他:“你想噎死啊?把豆浆喝了再下去!”

江晨嘴巴里还包着没吃完的东西,含糊不清又很无辜地回她:“你不是说迟到的话会很麻烦吗?”

思思皱着眉直接把豆浆杯子塞他手里,顺带着把他人也按回了座位上。

“你今天有一连串的活动,等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上饭。”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有两件事很感触。

一是明星外在看虽然无比光鲜,背后却是要付出许多不为外人知的艰辛。像江晨这样一个已经很有人气的明星,行业里生存,可能照例要看更大牌的造型师的脸色。站在台上看着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但可能那时候他肚子正饿得咕咕叫,笑容却是半分也不允许少的,否则保不准有媒体回头就会写你耍大牌摆臭脸之类的。没有行程的时候会着急,行程多了却是觉也不够睡,红与不红好像也就靠那几年去拼。

二是,思思对江晨,真是跟对自己弟弟没两样。生活上照顾得像个老妈子,回头若是迟到了惹毛了造型师,道歉赔笑脸的还不是只有她。好在,他们两个的感情真的好得似亲人,付出再多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喝完一杯豆浆导致的结果是果然迟到了五分钟。

我跟在思思他们身后一同进了工作室,主要是垂涎里面的暖气和舒服的沙发。

可是那位据说是造型大师的女人显然因为这五分钟的迟到而心情不悦,冷淡地听思思寒暄几句之后,眉梢一挑看到我这边来,问:“她是干什么的?”

哎妈,不会此处门槛太高,进来个人还要查身份证和工作证的吧。

思思面色不改地回:“和我们一起的工作人员。”

大师的表情更加嫌弃了:“新来的吧?艺人忙着做造型,她怎么一屁股就坐那里了?不知道要过来照应着呀……”

吧啦吧啦吧啦……

如果她不是顶着一头时尚过度的火红头发,我一定会认为她的隐藏身份其实是思思公司的老总,对我的游手好闲之举那叫一个看不顺眼。

思思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只好站起身,跟着往梳化台那边走去。

站在一旁近看,不得不说江晨做艺人的底子实在是绝佳,除了好看的眉眼,连皮肤都细白得让我顿时心生惭愧。真不知思思天天跟这样一个漂亮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是如何做到面不改色的。

思思接活动方的电话去了,等她回来,我将她拦在半途,神秘兮兮地说:“我来问你件事。”

思思尚不知是个无聊的话题,以为是大师趁她刚才不在时刁难我了,就紧张兮兮地问:“怎么了,又挨训了?”

我摇头,压低了声音一本正经地问她:“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天天跟江晨待在一起,有一天可能会日久生情爱上他?”

思思反应过来,立刻不客气地呸了我一声。

“姐姐我都几岁了?怎么可能还干那种辣手摧花的事?你心思要不要这么邪恶啊?”

我仔细看她反应,发现倒真是坦坦荡荡,眼中并未见闪烁之色。还好还好,脑子还是很理智清醒的。

不过我觉得还是有义务提醒她:“感情的事谁能说得准,你如果感情有了着落也就罢了,现在一直这样大龄单身混着,你还真打算一辈子单身,一辈子给江晨当经纪人啊?”

说到这个话题,思思安静了,显然我的话她听进去了。

我们一向了解彼此,所以许多时候作为旁观者的身份,我们都会在必要的时候理智地提醒对方许多事。

“而且江晨也不小了,早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可是你要不要反思一下,自己的生活重心好像太放在他身上了?还是你等他有女朋友了,你再去找自己的男朋友?”再下一记狠的。

看思思有点迷茫的样子,就知道,有些事并非完全不存在,只不过她平时生活得太充实,所以才把一些细节给忽略掉了。有些事,是经不起细究的。

思思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看着我有点哀怨的说:“我今天真的要忙死啊,你怎么偏还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聊这种话题?”

我拍拍她的肩,作罢道:“算了,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心里有个数,回头要是有空聊了,再找我。”

不远处,江晨从镜子里看过来。

造型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头发抓抓后的江帅哥果然立刻有了明星的感觉,大师毕竟是大师,虽然脾气差了点,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他并不知道我与思思聊起的话题里有他,只是单纯地从镜子里给了我们一个微笑。那样的笑容,却实在是很具有杀伤力的。

思思的眉头又皱到一起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的多话。本来是打算当玩笑来说的,怎知一个没守住就全溜出来了,影响了她的心情。

于是我对思思说:“为了表达我破坏了您心情的内疚感,今天请务必把我当做您老人家的丫鬟,尽管使唤,我保证绝不反抗!”

我没想到活动的地点是“辉风广场”。

因为之前也没放在心上,自然没有向思思多问一句。等车子一路开到了广场前停下,望着阳光中那栋褶褶闪光的大厦,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这件事。

辉风广场原本在我眼中很普通,虽然房价一度被炒得变态的高,但因为我又不会去买来炒房产,所以对它并不感兴趣。

只是这栋大厦的开发商,刚好是周与深的公司,所以我才会有所了解。

下了车,思思大步流星走在前,我一路慢悠悠地跟着往里面走,脑子里开始思索一个问题。开业剪彩仪式,周与深会不会也要受邀出席?

分开也没有几个小时,昨晚几乎算是不欢而散,这么快又要重新见面,我的压力实在很大哎。

不管他,反正商场这么大,我又以江晨公司员工的身份出席,应当是在后台打打杂就行了,并不需要到剪彩现场去。

思思已经领着江晨进了电梯,见我还在后面神游,直挥手:“大小姐快点,上去还有好多事要准备呢!”

我赶紧小跑着进了电梯,对江晨抱歉一笑,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脾气,未对我这个拖油瓶露出丝毫的不耐烦之色。嗯,这位小朋友,我更加喜欢他了,不愧是思思一手照顾着带出来的人。

一路上到6楼,一整层是商场的办公区。电梯门打开,已经有商场的负责人在外面恭候了。

见到江晨,热情地伸出手来:“欢迎欢迎!休息室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这边走……”

往休息室去的路上,一路都有员工从工作间伸出头来偷看,女性占去了大半,江晨一一报以招牌的微笑。思思也换上了面无表情的脸孔,看起来严肃又专业的样子。

休息室到了,又有人上前来迎接,原来是负责整场活动的主持人。

寒暄完之后,江晨要开始跟主持人对稿子沟通一下活动流程。思思则对那位领我们过来的工作人员说:“请带我去看一下演出的场地,麻烦你了。”

她对我使了个眼色,跟着那位工作人员走掉了。

我为了不打扰到江晨他们,就挑了个角落安静地待着,默默地扮演壁花。

头一次见到主持人和明星幕后对词的场景,听着听着就很想笑。原来很多看似即兴对白,都是提前套好的,许多看似不经意展现出的艺人特质,大多时候都是幕后团队有心经营的结果。

实在是我一个外人在场这样听着,觉得尴尬又好笑,鉴于我对江晨的喜爱之情,才很厚道地忍住了。

江晨大约是留意到了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神情,分神了,对我说:“玉林姐,你要不要用我的IPAD上网,在我背包里。”

此时我无比深刻地觉得,也难怪思思如此死心塌地地为他奔前忙后。根据思思与我分享的娱乐圈小八卦,我知道许多艺人表面美好背后冷脸的不在少数。但江晨这孩子,是真心从骨子里透着礼貌和善良,家教好得不像话。

不过我留意到因为江晨的分神,导致旁边那位主持人的脸色已经有点不好看。

为了不妨碍他专心工作,我笑着回说:“谢谢,不过我想起来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回头你思思姐要是找我,就让她打我电话。”

随即带了门走出来。

坐上电梯下到3楼,商场其实已经营业,我可以在里面闲逛几圈打发时间。

只是没逛一会我就溜了出来。

这个时间段几乎没有客人,一整层几十名营业员礼仪翩翩地站在那里盯着你一个客人看,那场面显然比待在江晨的休息室还要恐怖。

没有去处,我只能在楼层的玻璃护栏边站着发呆,顺带看一看楼下偶尔经过的人。

结果看着看着,就看到熟人了。

周与深。

他果然是要出席的。

一行人随行在后,他与一名看着像高层的中年人并肩走在一起,往电梯方向去了,并没有看见我。

我有件事很想嫌弃一下,他今日一身银灰西装,看起来比昨天结婚穿的那身可帅多了。

好吧,我真是无聊到极点了,才有工夫想这些有的没的。

收了心思转身要走,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玉林?”

来人在我身后位置,所以声音里带着几分不确定。可是我却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以至我有几秒钟的犹豫,犹豫着是该拔腿跑掉,还是从容优雅地转过身去。

而那个人没有给我更多思考的时间,他已经走到我的身后来。

我只好被迫选择了后者,优雅地咧出牙齿,微笑。

“你好,陈先生。”

陈家扬,我的前任男友。

周与深的出现尚在我预料之中,只是我实在料不到陈家扬也会在这里。不过随即我又想通了,他一定是跟着江少仪来的,或是代表她出席的。

陈家扬确定是我,也露出了微笑。

这样的笑容我该怎样来形容呢,嗯,很标准很制式,我想他这些年跟在江少仪身边,谈生意做买卖,对待客户用的一定都是这样风度翩翩的笑容。

我们,终究变成了陌路人。

“你是陪你先生来的吗?”他问我,看样子已经知道周与深今天有出席。

只是他这句话一问出来,我就暗觉不妙。

该如何回答他?承认或否认,都会让我很为难。

陈家扬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上心喜欢过的人,但当年却是我先跟他提的分手,话也说得很难听。那时装作骄傲的离开,如今自不愿在他面前丢了面子和自尊心。何况他如今借着江少仪的帮扶也混得不错,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服软装可怜,只有在他面前,不行。

只是我若承认与周与深同行而来,撒了一个谎,后面也许就要用更多的谎来圆。

我还在权衡着如何回答的时候,他又开口了,脸上仍带着微笑:“我刚刚有跟你先生打过照面,他正与‘雅格’的唐小姐在一起。”

我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

陈家扬也许是真正变得虚伪圆滑了,但他根本就未打算将这份厚道的态度留给我,原来那看似无辜的笑容背后,藏着看好戏的冷嘲。

我也笑了笑,平静回道:“我是和我先生一起来的,唐小姐应当是他随行的工作人员吧,我没有太留意。”

不知道周与深的花边新闻在业内到底有多高的知名度,只是看陈家扬刻意提起唐佳君,就表示他心里是知道这件事的。

陈家扬打量一眼我的衣着,牛仔裤高领毛衣加厚厚的羽绒服外套,显然我的这个谎撒得并不高明。

即使如此,我仍不想在他面前失了气势。也许骨子里,我对他仍是有些感情的,毕竟我们拥有过我这二十多年来,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越是这样,越不想让他看轻了我。

何况话既然说了,就再无收回的余地。

所以我对他说:“不耽误你忙,等一会我们酒会上再见。”

未等他再说话,我已经迅速转了身离开。

今日流年不利,才会遇上如此麻烦的事情。看来热闹果然是不能随便凑的,若不缠着思思非要跟来,哪里用面对这样的为难事。

自讨苦吃。

一路心里都在埋怨自己,却也没有忘记正事。

待走出了陈家扬的视线,我立刻掏出手机,给周与深打了过去。

那边响了几声便接起来,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唐佳君的声音,一派的公事公办专业气势十足:“你好,请问是哪位?”

不知我的号码在周与深的手机上是以怎样来命名的,亦不知唐佳君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是我,总之她现在不是我有心情理会的对象,我直接回道:“我是周太太,请帮我找我先生接电话,谢谢。”

她若不知是我,我当然也可以装作不知是她。

唐佳君在那头愣了一下,没有立即回话,是在思量着怎样应付我吗?

我催促道:“我有要紧事要找我先生,麻烦你快一点。”

反正周太太的身份我并不在乎,所以将它塑造成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的形象,惹人厌也无所谓。

唐佳君最终转交了电话。

嗯,看来婚姻法的威信,还是起了点作用。

周与深的声音在那头传来:“哪位?”

我直接说:“我是姜玉林。我现在在‘辉风广场’3楼营业部的安全通道旁,有急事找你,你能不能来一下?”

停了几秒,见他未有答复,我又说:“或者你走不开,告诉位置,我也可以去找你。”

周与深大概是有些意外我的突然出现,沉默不过是在考虑应对我的方法。

然后,听到他说:“不用,你等在那里,我过去。”

挂断电话五分钟后,周与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盘腿坐在楼梯上,他的皮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神色看起来尚算平静,并不是我预期的一副厌烦态度。

“你怎么会来这里?”

“跟朋友过来玩的。”

“找我来,有什么事?”

我看着他衣冠楚楚一副社会精英人士的样子,脑子里忽然冒出言情小说里的狗血句子:人家大老板,一秒几十万上下的……

所以现在应该是拨冗来见我的,我应该识相地精简掉废话,直接说理由。

我将陈家扬的事简单跟他说了一遍。

他挑眉看着我:“所以你找我过来的意思是?”

他那么聪明的人,明明就不用我解释吧。

“我们之间是否应该达成这样一个共识,在必要时候,总要携手应付一下该应付的人和事。”

顿了一下,继续说:“不止应付给外人看,如果又出了什么流言蜚语,我想婆婆那边,你应该也很困扰总要向她解释这件事吧?”

在我眼中,周与深最大的命门,应当就是婆婆了。

果然,搬出皇太后压阵,他没有再刁难我,答应的也爽快。又可能是他还有一堆正事等着做,并没有过多的时间来陪我闲磕牙。

“我在6楼开会,你不嫌乏味的话,就跟着来吧。”

他转身先行,我一边感叹着他真心上道,一边随后跟上。

一路跟着周与深,重新回到6楼,走廊尽头的会议室门半掩着,里面果然坐了不少人。

唐佳君正好拉开门走出来。

见到我之后,并未露出诧异神色,我想从刚才电话挂断到周与深接我的这段时间里,足够让她用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她礼貌地同我打招呼:“你好,姜小姐。”

可见一声“周太太”对她来说,称呼起来仍存在难度。

“唐小姐是香港人吗?”我无厘头地问。实在是想不起是否在港剧里才会有将已婚女士称作小姐的习惯,原谅我港剧看得少。

唐佳君愣了下,却也没有追问更多,只是得体地回:“不是,我老家在B市。”

她转向周与深说:“进去吧,大家在等你。”

咦?原来周与深竟丢了一屋子人跑下去见我,真让有点我受宠若惊。不知是不是受了我在电话里说的“有要紧事”所诓,他现在一定是想掐死我的心都有了吧,苦于维持形象才生生忍住。

周与深看我一眼,对唐佳君说:“Eva,你帮忙招呼一下玉林。”

唐佳君的目光再次转到我的脸上来。

我微笑着说:“不用,你们忙,我可以招呼我自己。”

周与深看了一眼手表,说:“大约还要开半个小时。”

“好的,我在外面等你。”

周与深进会议室去了,唐佳君还是执行了他的话,走去工作区向一名工作人员打了招呼,才进会议室里去。工作人员立刻起身过来,领我去休息区兼泡茶招待。

我看着在我面前缓缓合上的门,有一瞬间在思索一件事,唐佳君的身份,是否已经晋升成了周与深的私人助理了?这样的会议,她会随行在侧出席,自己公司的工作也不必做吗?

当然这些都不关我事,我不过是太闲了才胡乱想想。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是思思打来的。

“你跑哪儿去了?”思思有点着急。

我解释:“我不想打扰你家江帅哥工作,只好一个人跑出来玩儿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这么大一个人又丢不掉。”

思思看来十分的忙碌,就说:“那好,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等我忙完了再给你电话。”

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嘈杂的人声。

“知道了。”

挂断电话,继续坐在空荡荡的休息区里发呆。

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陈家扬。

我在想,人这一辈子,至少会有一段感情是愿意付出真心的。何况那时候我们都那样年轻,读着书,以为外面的世界也如校园一样只充斥着鸟语花香。

那时候的陈家扬书读得不错,性格温和,文质彬彬,还有点文艺浪漫的小情怀。

我20岁生日,那年女生里流行一种手编的塑料星星,他连夜自己动手编了20颗,第二天送给我。被我嘲笑说他女气,但那20颗星星,至今还放在我一本上锁日记的外壳里,安安静静地继续锁着,保留着。

虽然已经分开这么多年了,但仔细回想起来,他似乎仍是唯一的那个,可以让我情绪起伏的人。

我以为我如今已经修炼了心境,一试才知,仍然是理智不够,心狠不够。

真糟糕。

好不容易才恢复的心情,又变得低落了。

直到会议室的门再次打开,周与深走出来,站在我面前,我抬头看他的表情还是木木呆呆的。

周与深大约是注意到了我的神情有些异常,皱眉道:“脸色这么难看,你确定要跟我去出席等一下的酒会吗?”

我回了神,赶紧道:“当然了!”

难得他如此配合,我话也放出去了,怎能半途临阵退缩?

唐佳君站在一旁,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酒会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姜小姐要不要趁着空挡去楼下换身衣服?人也会显得更有精神点,时间还来得及。”

她想得确实周到。只是过于周到,未免有越权的嫌疑。

何况她该知道的,我没有理由受她的这份体贴跟周到。

所以我笑了笑,话对着周与深说:“不用了吧,我这一身衣服既不脏又不破,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看着周与深脸上的表情变化。我在等他的态度,我觉得无论他是向我妥协还是向唐佳君妥协,那画面应当都会很有趣。

结果他的反应,居然只是简单说了句:“走吧。”

哼,耍什么酷。

不过至少态度上,他是选择了向我妥协。

看来皇太后的地位终究还是比情人高的,唐佳君大概不知她其实并非败在我手中,所以脸色才会那样难看。

跟着周与深下楼去。

剪彩活动在1楼,用栏杆隔出了一方舞台,已经铺上了红毯。

江晨正站在舞台上,听着主持人的安排,与台下的观众做着互动。

舞台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大半都是得了消息前来的江晨的粉丝们。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为了能近一点接触到偶像,在那里被挤得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可言。我作为一个局外人远远看着,心中免不了有些感慨。

究竟这样的追逐与付出,值不值得呢?

明星的光环虽然闪耀动人,但当真就值得一群陌生人那样无怨无求地一味为之付出吗?

江晨在台上神情担忧地劝着:“大家不要挤,注意安全哦!”

我有些释然了,如果付出的对象是这样一个男孩子,还是有些值得的。至少你付出了真心,对方也回应了他的真心。

剪彩活动就安排在江晨的表演之后,时间已经接近。

我看到了思思,对她挥挥手。她正站在舞台边忙着给江晨拍照,也冲我挥了下手回应。

周与深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旁,问我:“你今天就是跟她一起来的吗?”

我有点意外,他不是应该待在贵宾室里等着剪彩的时候才亮相吗?怎么也跑出来了?

“是啊,不过我主要是为了看明星才来的。”

周与深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意外,看向远处舞台上的江晨,用怀疑的语气问:“你也是他的粉丝?”

啧啧,他那什么语气啊,我一个28岁的大龄未婚,好吧,就算是已婚的女士,就不能是一个23岁孩子的粉丝了?

为了表达我的心情,我目光诚恳地点头说:“是的,可是无奈我是一个有粉丝包袱的人,虽然也有着和那群小姑娘一样热血的内心,却没有跟着挤破头的勇气,所以就只能一个人躲在这里默默地哀怨,唉。”

我觉得,周与深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变嫌弃了。

有什么关系,我完全理直气壮,作为女生,谁还不能有点萝莉的少女心啊。

“你们公司以后的楼盘代言,要不要也考虑一下他?年轻帅气又当红,基于我跟他经纪人的交情,也许还能给个友情价哦。”

说完我都真心佩服我自己,都被人家嫌弃了,还有一颗坚强的继续推销的心。

周与深终于没忍住,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笑意。

我却不懂,这哪里好笑了,我明明很认真地在推荐,还是他觉得,楼盘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朋友来代言,这件事本身就很好笑?

“周先生,以后若有这方面的计划,记得联系我。”

不理他,先撂了话替江晨招揽了生意再说。

周与深说:“好的,我会考虑。”

居然,是从善如流的态度?

也太让我意外了。

结婚之前,他基本不怎么爱搭理我。这才一日的光景,他为何突然就对我转变了待遇?处处都给我留着面子,难道真是皇太后在背后教训了他,我只是不知道而已?

“如果生意谈成了,记得为我抽个佣金什么的,不能让我白干活。”

顺带为也自己谋点福利。

周与深思考了一下,语气认真地说:“‘清平悦’的员工是允许这样赚外快的吗?等回头我打个电话问一问再说。”

哎哟真难得,周先生也听得懂笑话了,还学会说笑话了,是不是应该颁张奖状感谢我啊?

“我是觉得,这种钱让中介公司赚,当然不如让我赚了。”

怕他啊,婆婆才不会对我怎样。

唐佳君也悄无声息地出现了,用公事公办的语气提醒周与深:“剪彩的时间到了。”

真像个贴身秘书。

她在“雅格”虽然位子坐得高,但也仍是替人打工。不知这几年为何没有跳槽到周与深的身边来,按照她对周与深如此细致入微的照顾,早该荣升成为他的超级助理才是。

不懂。

周与深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寻常人终究是看不明白的。很遗憾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寻常人,所以一直看不透他这个人。

就像他对我的态度一样,忽然转变,也让我很费解。

不过此时此刻是没有时间想这些的。

周与深和几名领导模样的人被引领着走上主席台去了,我站在原地,等着剪彩仪式后,还有一场让我头痛的酒会即将到来。

江晨也被安排在剪彩的阵容里。

思思抽了空,挂着相机跑到我的身边来。

“你怎么跟周与深在一起?”她时间有限,直接挑重点问。

“说来话长,回去再跟你交代。等一下的酒会你们会参加吗?”

思思说:“不参加,江晨马上还要去电视台录节目。”

不过她随即明白过来,诧异地问:“难道你要参加?跟着周与深一起?”

我点点头。

“为什么?他要求的?”

“不,是我要求的。”我说,心情有些复杂,“陈家扬也来了,我跟他说,我会跟我的先生一起,过去向他打个招呼。”

思思愣了一下,显然对我处理这件倒霉催挫事的方法,很有意见:“你没事还招他干吗啊?能避就避呗,还敢带着老公去,你以为你老公周先生就是个能让你省心的主?”

周与深的确不会让人省心,但从他刚才对我的态度来看,他显然也没把我当作他愿意费心的人。既然我们不是爱人而只是搭档,基于合作愉快的立场,我想他是愿意配合我演一场戏的。

“没办法,已经这样了,随它去,我权当进酒会是为了混吃骗喝一顿。”

思思鄙视我一眼说:“瞧你那点出息。”

我当然知道,思思这句话里的真正意思,可是我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都到中午饭时间了,还不带人饿的呀?”

“你就继续装傻充愣吧,对付对付不在乎的人还可以,可是陈家扬他真的已经是你不在乎的人了吗?”

我直接把她往主席台那边推:“赶紧走赶紧走,江帅哥的照片还等着你拍呢……”

思思白我一眼,说:“之前谁说要给我当使唤丫头的,现在就光惦记去酒会吃吃喝喝了……”

不理她,一路把她送回了主席台旁边,顺便冲台上的江帅哥挥了下手。

江晨看到了,也回了我一个微笑,台下瞬间响起一片尖叫声。

我赶紧闪人,为了一个微笑被这群小姑娘们追杀那可就太不值当了。 0uDEREkQQNCsiLma93ZhUGK4MJDoE6+4eTwRMni4uB4bKDNcizJsUS8Nn2medhe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