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鸠占鹊巢

好像刚注意到两人一样,纤细清丽的苗媛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武隽温柔小心的把她护到怀里:“你小心些。”

方皎皎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拥着别的女人。

她手脚冰冷,嘴角带着笑,眼睛却弥漫着痛苦。

武隽说了,她不能流露出来任何的不悦。

方母嗔怪的瞪了一眼苗媛,指了指她的肚子后尴尬的看向方皎皎。

“皎皎,你快坐,妈今晚做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苗媛骤然从武隽怀里起身,胆怯的看过来:“皎皎,对不起,我只是看见武隽太高兴了,你别生气。”

方皎皎还没说话,武隽就冷冷说道:“她没有资格生气。”

说着,他将苗媛拉进怀中,轻声哄她吃水果,是只对于苗媛的温柔……

全程方皎皎一句话都没说。

方母看出了方皎皎的僵硬,把她拉到了厨房。

“皎皎,对不起妈不该瞒着你,媛媛她三个月前就被武隽接回来了。我们一开始只是想让她继续住在家里,等以后嫁人了……”

“妈,她被武隽接回来后怎么可能嫁给别人?”方皎皎打断了方母的话。

她已经麻木了,不想再听这种苍白无力的解释,“现在的结果是她怀了武隽的孩子,你有替我想过吗?我该怎么面对这件事?”

方母顿时一脸尴尬,张口结舌。

方皎皎内心苦涩,什么也没说转头离开,在妈妈心里,还是和苗媛更亲近。

回到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房间,方皎皎抚摸着小时候自己刻在墙上的字。

苗媛不合时宜的进来。

“没打扰你吧?”她笑的甜美,宛如一个公主,“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方皎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别开脸:“你说吧。”

“你能离开吗?”苗媛说了方皎皎怎么也没想到的开场白,“就像你没出现过一样离开,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发现啊,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你。”

她语气逐渐加快,再没有平时的温和可人,“妈妈心里更亲近的是我,武隽爱的也是我,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本来这一切都这么完美。就是因为你的出现。

和武隽离婚滚远点儿,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啪!”

愤怒的起身甩了苗媛一耳光,方皎皎气的浑身发抖:“鸠占鹊巢时间久了,你醒不过来了是吗?”

方皎皎在七岁那年走失了,她被卖到了偏僻的山村,直到五年前才找回家。

可回到家了她才发现,苗媛冒充了她,夺走了她的父母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你敢打我?”苗媛奇异的笑了,随即张嘴大声尖叫起来。

武隽几乎是冲进来的,一眼看到捂着脸凄楚可怜的苗媛脸色骤冷。

“方皎皎。”

他目光冷的如寒霜,双手抱着苗媛把她护在怀里,眼神却如同要吃了方皎皎。

“是我惹她不开心了,武隽你别这样!”抓住武隽的胳膊,苗媛可怜兮兮的摇头,“如果是我,我也会无助生气的。”

说着,她转向方皎皎:“你放心,我不会留下来的,只要孩子生下来我就会走,这里……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她怎么配跟你比?我不会再让你离开的。”武隽眉心拧起,似乎根本不想听到方皎皎的存在。

他的眼睛始终看着苗媛。

他眼底的心疼深深刺激着方皎皎的心,那比拿刀剜她的肉还让她难受。

“苗媛,你两面三刀的做派真让我恶心。”

说完,她抬脚准备离开,却被武隽抓住了手腕。

“道歉!”

他力气大的好像要捏碎方皎皎的胳膊一般,眼眸中的火浓的化不开。

苗媛躲在武隽背后,露出半张得意的脸,无声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方皎皎攥紧手指,苦笑着看武隽:“武隽,你知道苗媛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闻言,苗媛神色一变,赶在她说话前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武隽快救救我,是不是我们的孩子出什么事了?我肚子好疼!”

武隽神色大变,一把将苗媛抱起来冲了出去,“媛媛你别怕,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方皎皎话还没说完,也根本没有说的机会了。

在武隽的心里眼里只有苗媛,她的事才是重要的事。

就在方皎皎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收到了武隽的短信。

“立刻给我滚到医院,如果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哪怕只是短信,武隽的愤怒也充斥在字里行间。

半个小时后,医院病房。

苗媛面色苍白躺在床上禁闭着眼睛,似乎是昏迷不醒。

方皎皎推门进来,迎着武隽饱含怒意的眼神靠近到病床边,低头看了一眼。

自嘲的一笑,她还没说什么,武隽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是不是以为如果苗媛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你就能坐稳武太太的位置?”

看着他眼中的愤怒。

方皎皎感觉自己整个人被狠狠挤压着。

她痛,痛的喘不过来气,却也哭不出来。

胸腔里像塞进了棉花一样,憋闷的上不去下不来。

“武隽,你有哪怕一分一秒的时间是把我当做你太太的吗?即使你后来爱上了苗媛,可你难道不记得你最开始喜欢的人是我吗?”

方皎皎不记得那时候的事,可她的日记记得。

小小的方皎皎最喜欢的是武隽哥哥,他总是在来看她的时候捎一颗她最喜欢的星星糖。

“皎皎,我等你长大,我会娶你做我的老婆。武隽你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的话吗?”

殷切的看着武隽,方皎皎希望在他的眼里能看到一丝丝的回应,哪怕是动容和回忆。

可他神色如冰,眼神是固执的厌恶。

直勾勾看着方皎皎,他毫不留情将她推入了绝望的深渊:“不过是小时候的戏言。” qWPMOd2TDCNijHnABmVC/+51snkdXfJQp7eFPBbMaT4xsLPRhbkqUAI2dDgh8NH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