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我怎么就成野男人

林咏芳快速地蹲下喊他:“老乔,老乔,乔诗,快打急救电话!”

乔诗手忙脚乱地去拨电话,乔语站在一旁,对于乔致良突然倒下,她有一阵子茫然不知所措。

救护车很快开到乔家别墅来,将乔致良抬上车,再呼啸而去。

而三人各自再赶去医院。

乔致良突发脑溢血,他原本血压就偏高,出了乔语这档子事,着急得血压飙升,再加上乔诗的事,简直是火上浇油。

送到医院来直接推到手术室里。林咏芳母女和乔语三人守在外面,互相看不顺眼。

乔诗最先沉不住气,上来揪住乔语的手臂:“把爸爸气病,这回你满意了吧?”

乔语用力挣开她的钳制,离她稍微有点距离才说话:“你这是不讲理呢?他为什么晕倒?难道不是因为你勾搭周家阳引起的?”

乔诗冷笑:“你说我勾搭周家阳,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我是没有,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乔语认真地说。

“哈哈哈!”乔诗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姐姐,你真天真!你信老天,这么多年来你得到了什么?你被养在外面,虽然发奋读书有一份还过得去的工作,但你马上会一无所有,在凤城身败名裂!乔氏珠宝在我和我妈的掌握之中。老天让我们损失了什么?”

乔语听了这番话,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对母女俩,昔日的旧恨顿时涌上心头来。

她的母亲何芝兰当年跟着乔致良一起白手起家,在她四岁的时候,夫妻俩已经有了一家珠宝商行。日子越过越好之时,乔致良出轨林咏芳,至其有孕。不得已回来跟何兰芝摊牌,何兰芝愤怒开车离家,不料路上遭遇车祸,司机肇事逃逸抢救不及时,不幸去世。

何兰芝去世不到一个月,乔致良与林咏芳结婚,五个月之后生下乔诗。明眼人都知道是什么问题。

林咏芳内心很强大,在别人的非议中过了那么多年,珠宝商行做到珠宝集团,在凤城商界拥有一席之地。她当体面风光的乔太太,乔诗在富二代中可圈可点。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谁还记得她当年干过的龌龊事?

“想独占乔氏珠宝,你们不配。你们最好祈祷老头子醒过来,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女下地狱!”乔语说这句话,口气是冰冷而凌厉。

林咏芳原本不想理会这两姐妹的口角之争。她坐在座椅上,双手抱胸,浑身散发着一股贵妇人的气质。听完乔语的话之后,她微微一笑,笑里带着轻视:“年轻人,逞口舌之快是最没有用的。若是没有本事,整个公司全白送给你,最后也给败光。”

她和乔致良共同经营珠宝公司多年,跟那些只管在家花钱的富太太是不一样的。乔语想要占得一点便宜,那得看她的心情好还是不好。

乔语不屑:“林女士说这话真是诛心了。自己白捡了一个珠宝公司,害怕被人抢走,倒是日日看着,连管教女儿的时间都没有。就是不知道那周家阳,到底是看上乔家的女儿,还是看上乔家的财产。”

“乔语,适可而止。要知道祸从口出,你已经得了一个教训。你亲爸还躺在手术床上,生死未卜呢。”林咏芳缓缓地说。

“是呢,我得祈祷乔总活着。谁知道你们母女是不是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乔语冷笑。

林咏芳脸轻微一抽。这个乔语,要不是她不想自降身价与她计较,她早撕烂她那张嘴。

邹松把韩墨送到清河园别墅区,他们俩在那儿各有一幢房子。在岔路口处,一直一语不发的韩墨开口说道:“去你那儿。”

邹松背后一阵冷汗。

停好车,邹松打开院门,韩墨站在后面将他推进去,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小子是活腻了啊?竟然敢给我下药!”

邹松没处躲,力气又没他大,活生生挨了几拳,只好求饶:“三少,三少,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韩墨把他扔到走廊下,整理自己的衣袖,再看一眼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再有下次,我活剥了你的皮!”

邹松举起手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韩墨往屋里走,邹松苦着脸跟在身后。昨夜他心情不好,约邹松出来喝酒。作为他的下属兼同事,邹松对这位上司的每一件事情都了如指掌。比如他不近女色,外间甚至揣测他是不是喜欢男人。邹松知道他是刻板且克制,对女色不热衷。

作为韩氏集团现任总裁的养子,他的婚姻不由自己作主,上流社会热衷联姻,这样可以将资源和财富置换。

对于联姻,韩墨没有异议,但女方对他身份不太满意。韩氏是凤城的大财团,他不在公司任职,又是养子身份,将来连继承都是很大的问题。故而要求他入赘。

韩墨说:“我不用倚仗韩氏生活,也不是非她不娶。不过是不想伤父亲的面子。”

邹松不以为意:“联姻不就是做给外人看的吗?私底下彼此各玩各的,互不干涉。今晚我就带你好好玩。”

他怕韩墨放不开,在他的酒里下了药,然后给他找了一个年轻的女演员。只是后来女演员说,她并没有找到韩墨。

邹松给韩墨倒上一杯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三少,昨晚我给你安排的姑娘并没有进入你的房间。”

韩墨喉结滚动,喝下一口水之后坦荡地说:“因为进入我房间的另有其人。”

邹松大喜,高兴地说:“不管是谁,只要是个姑娘就行。我的手段虽然下流,但就是有效。我看你今天神轻气爽,再也不是那个清心寡欲的老道士。”

韩墨放下杯子,拿眼神剜他。邹松这个人吧,能干事,也会干事,就是嘴太碎,给他一个话题,他能说个没完。

“帮我去查个人。就刚才在酒店被一群人围攻的那个姑娘。”

“嗯?难道是她截胡?”邹松嚷起来,之后才发觉截胡这个词似乎用得不太恰当。

他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然后弹出一条新闻来,标题写道:乔氏珠宝千金订婚当夜劈腿,酒店夜会野男人彻夜不归。

他这个人向来八卦,号称凤城商界狗仔王,对于周乔二家的订婚,他略有所闻。因此看见这个标题就点进去,看到了早晨乔语在酒店门前被捉现场的视频。

他将手机放到韩墨面前,尴尬地说:“不用我查了,她现在很出名。网友连她求学经历和工作单位都扒出来了。”

韩墨看完视频,脸黑得像锅底:“我怎么就成野男人了?”语气十分不满。 1pZsKcFszq70lJ7JF72IroEYzL4FqGdgGLO2ogclNdr+3B0ohVH0pS8MWaPNBRq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