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离府

江如珊清楚的记得,上一世,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在三年后。

那时,江知知这个冒牌货,已经占了她的身份,嫁给了裴延。因此,即便她回来了,江知知仍是裴家的三夫人,过着衣食无忧、夫君疼爱的日子。

而她却被嫡母许给了一户小官人家,后来战乱,她同相公一同逃难,途中失散后,意外遇见了陪着裴延在外游历的江知知,他们夫妻留下了她。

她跟在二人身后,发现裴三郎待江知知真的极好,他爱她敬她宠她,甚至江知知用膳时少用了些,裴延都会在意。

她就那样看着江知知同裴延,越是看着,心中越是愤恨。

她才是真正的江家六娘子,江知知只是鸠占鹊巢的冒牌货,原本嫁给裴延的,也应该是她。

终于有一日,江如珊忍不下去了,那日他们途经一处洪灾地,裴延受县令之邀,前去帮忙治洪。然后,江如珊亲手将江知知推下水,眼睁睁看着她沉入水底,而后回了住处,佯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江知知死了,裴延伤心欲绝,江如珊作为江知知的姐姐,陪在他身边,她甚至自甘堕落爬了裴延的床,可裴延看她的眼神,犹如看着世间最肮脏的存在,毫无温情,只余露骨的厌恶。

……

思及过往,江如珊恨上心头,暗自握拳,这一世绝不能让江知知继续鸠占鹊巢。

不待她开口,江知知却比她快了一步。

只见她上前一步,双膝跪下,背挺得很直,虽遇上了这样的事,她看上去却无半分慌乱沮丧,只是低眉垂眼,恭谨道,“我既不是江家的女儿,自然不能留在江家,既坏了江府规矩,也让六娘子心中不快。大人与夫人的养育之恩,知知无以为报,唯有来世衔草结环,以报二位恩情。”

说罢,恭敬三叩首。

出了这样的事,江原平本就觉得面上无光,见江知知提出要离府,此时也有些迁怒于她,道,“你既然自己求着走,那我就遂了你的愿。”

“好自为之。”

气得拂袖走出居室。

一家之主发话,阮夫人也只余遵从的份,心中略有几分遗憾,毕竟似江知知这样守本分的庶女,实在不好寻。且她熬的一手好汤,平日里阮夫人也受益不少。

“既如此,许你今日收拾行李,明日自行离去。”

……

从平湘居出来,知知很平静,半月之久的噩梦,让她有了心理准备。至少现在,对她而言,离开江府,不是不能接受的事。

同她一起出来的江如柳与江如蓉,两人彼此望了一眼,江如蓉便上前几步,道,“你我姐妹一场,好歹有些情分,若是你求求我们,我和三姐姐兴许能替你去父亲面前说说情,让你留在府里。”

面对自己这位前庶姐的嘲讽,江知知不在意的摇头,“不必了,多谢四娘子好意。”

江如蓉呵了一声,恶劣的开口,“你从小在府里娇生惯养,没见过民间疾苦。你可晓得,等你回了那一穷二白的军户家,便要日夜劳作,到了年纪,那军户人家便会为你寻一军中莽汉做夫,那人兴许连大字都不识一个,野蛮又粗俗,动辄对你拳打脚踢。”

江知知神色平静,不卑不亢道,“若真是如此,也是我的命,不劳四娘子操心。”

回到自己的居所,得知消息的青娘急着出来迎她进屋,神色慌乱在屋里乱转,“这可如何是好?怎会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事!”

知知浅笑着唤青娘,“青娘,坐下吧,陪我说说话。”

青娘哪里坐得住,她从知知还是个奶娃娃起便伺候她,梅姨娘去世后,两人更是亲如母女,她是打心底将知知当成闺女疼的。她虽是江家家奴,却并不认那什么六娘子,在她这里,六娘子只有一个,便是她一手照顾到大的知知。

“若不然,去寻裴三郎君吧?外头那样乱,您这样的容貌,如何能活得下去啊……”青娘胡乱想着主意,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在青娘面前,知知露出了孩子似的笑容,靠着她宽厚的肩膀,“青娘,不能去找裴三郎。裴家若是知道我的身世,绝不会再认这门亲事。我何苦去惹人烦,不如给彼此留些颜面。”

“裴三郎喜欢您,不会抛下您不管的。”青娘极力说服知知。

“青娘!”知知收起笑意,郑重的喊了她一句,“裴三郎喜不喜欢我,同他能不能娶我,不是一回事。况且,本来就是我占了旁人的身份,此时把一切都物归原主,也是理所当然。”

见青娘总算不再提裴延了,知知抿着唇浅浅笑着,如同以往那样撒娇,“青娘,你帮我收拾行李吧。等你到了出府的年纪,知知便来接你回家,替你养老,好不好?”

青娘眼泪直掉,哽咽着点头,“嗯,奴婢等着您。”

抹抹眼泪,起身,“奴婢替您收拾去。”

哄好了青娘,知知自己心中却有些惴惴的,要离开生活了十来年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人家,即便那里有她的生父母,有她的亲人,还是令她心底有些起伏。

但路总是要走的,知知不再胡思乱想,起身同青娘一起收拾起来。

次日,知知出府,来送她的只有青娘和膳房教她手艺的杨娘子。

杨娘子一如既往的神色淡淡,眉间无甚离别愁绪,丢给知知一本薄薄的册子,“娘子收下吧,当做我赠你的离别礼。”

知知看了一眼那发黄的册子,晓得这必是师傅珍藏的食谱,小心收好。深深鞠了一躬,道,“杨师傅,多谢您多年的教导之恩。”

杨娘子“嗯”了一句,一如既往的冷淡走开了去。

青娘有些恼杨娘子的态度,气得眼睛又红了,知知忙哄她一番,才将人哄好了。

青娘拽着江知知的袖子,一再嘱咐,“小娘子不晓得,你这样的容貌,在这乱世之中,是祸不是福。你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知知怎么会不知道,乱世中,人如蝼蚁,朝生夕死。她的这张脸,在她是江家六娘子时,是极好的本钱,可以许她一门不错的亲事。可当她做了军户女儿时,姣好的容貌便成了催命符。

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告别青娘,离开江府,江知知踏上了回“家”的路。

郧阳郡乃边陲小郡,西北边常年被外族侵扰,百余年前,赵王室鼎盛时,在此处设下卫所屯兵戍边。江家便是卫所中极为寻常的军户,军户与民户分离,军户终其一生不得脱离军户户籍,女子尚可外嫁,男子却终身为行伍中人。

坐在摇晃的牛车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道两旁的景色越发荒芜凄凉。

赶车老伯的妻子见知知独身,忍不住问道,“小娘子去卫所做什么?那可不是你们小娘子们该去的地方。”

普通百姓总是对军户有偏见的,觉得军户粗鲁野蛮,打仗又极凶,第一印象便不大好。

知知仍戴着帷帽,面对老媪的好意心怀感激,颔首道,“阿媪,我是去寻亲的。我……爹娘便是卫所中人。”

老媪听了,只觉得惋惜不已,这样好的小娘子,怎的偏偏托生在军户人家了,真是可惜了。

牛车终是在天黑前到了卫所外,赶车老伯回头道,“小娘子,下车吧,再往里,便是卫所的地界了,闲杂人等进不去。”

知知付了车钱,下了车,望着牛车载着老夫妻远去,才鼓起勇气,朝卫所的大门走去。

卫所门外的戍卒稀奇瞧着走过来的小娘子,扬声调笑道,“小娘子莫不是走错了,我们这可不是什么胭脂铺,这里是卫所。闲杂人等,不许进的。”

知知怕惹麻烦,未摘了帷帽,轻声道,“我是来寻亲的,我是军户江家的女儿。”

蓦地,起了一阵风,知知忙压了帷帽,又道,“我真的是来寻亲的。”

戍卒纳闷,寻亲,寻的哪门子亲?哪有小娘子来卫所寻亲的?哪个小娘子见了卫所中人,不是躲得远远的,生怕被人抢去了似的,要晓得,他们虽是行伍中人,却不是强盗。

戍卒正要再问,却听得旁边传来一声军令,那声音略有些喑哑,似是刚熬夜了般。

知知抬头看过去,却连个背影也没见到,只有堆得高高的草堆。

片刻后,那戍卒跑回,没再为难人,点点头道,“既是来寻亲的,进去吧。若是找错了地方,等会儿原路回来,我放你出去。”

知知点头,又同戍卒道谢,走前又望了一眼那草垛,这回倒是瞧见了个背影,高高大大的,宽肩窄腰,一身的黑。

她没多看,怕天黑了,自己还未找到江家,便快步朝前走了。

一路问,连带着江珊珊的名字都用上了,知知才寻到江家的院子。

说是院子,其实不尽然,这里并不像江府那样,建了高高的围墙,只是用栅栏围了围,高度过膝,成年男子抬抬腿,便能迈过去,想来也没什么防贼的功效。

院子疏落,几畦被雪盖在的菜地,旁有一眼井,一只取水的桶子悬在上方,北风吹得直打晃。十来只鸡踩着雪,在地里寻虫吃,为首的小公鸡抖着红通通的冠,不合时宜的打了几声鸣。

似是被那鸡鸣唤出来了,瓦屋中走出个青裙布衣的农妇,身量中等,腰身粗粗的,看上去颇有气势。 0wuNjFWwGau/6sq0hTK7dbZOUGEvzba4Zv3C7tvdgwjjIksF7twas4SQLkpz6gT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