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争吵后他的沉默

何言望着,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也早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这里,注定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地方,太多回忆了。

“还愣着做什么?”陆云川一脸不耐烦,只是把右手放在腹部。示意,何言挽着自己的胳膊。

何言自然的挽着他,就好像真的是恩爱夫妻一样。在陆庭业面前,他们总是伪装成恩爱模样。

“陆云川,这样不累吗?”何言问他。

“累?何言,和你在一起每一分钟,我都觉得恶心,你觉得我会不会累?”陆云川冷哼一声。

“那你可以告诉爷爷,我们不适合。爷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忘恩负义。让我嫁给你,是他唯一的愿望,我说不出口。你若是想和温柔终成眷属,你最好自己告诉爷爷。”何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他说的难听话,消化了下去。

“你是在提醒我,你是爷爷让我娶的人,所以我不敢动你?”陆云川停下脚步。

“你要这样想,我没办法说什么。爷爷有恩于我,离婚的事情,不可能是我去告诉爷爷。况且,陆云川。你实在是小看你了,不敢动我?我可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你找来的那几个小混混,是怎样侮辱我的。你应该听他们说过了,我知道我在你们心目中一文不值。我有自知之明,而你也一样。我想,曾经那个爱着你的何言。彻底,不会再缠着你了。如果不是因为,爷爷有恩于我,我会在所有人面前,同意离婚的。”

何言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但是也足以感受到。她的眼睛,不再想从前那样。看着他的时候充满了期待,更多的就像是再看陌生人。

陆云川急了:“你凭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那我应该怎样,再像从前那样爱你,惹你恶心?既然我的爱一文不值,那我也不会再给你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陆云川紧紧的拽住她的手,纤细的手臂,瘦的不像话。陆云川一愣,她怎么这么瘦了。

“陆云川,我突然有点理解你了。理解你为什么这样讨厌我,成天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那种感觉,的确是度日如年。”

“你什么意思?”陆云川,握着何言的手,突然又多了几分几度。

何言忍着疼,说:“因为我现在看你,我也觉得恶心。能找人,强暴自己的妻子,这样的人,难道还不够恶心吗?那天的事情,需不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啊。那些人是怎么撕开我的衣裳……我又是怎么求救的嘛?你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你正忙着,和温柔一起躺在我们的婚床上鱼水之欢。又怎么会顾忌我这种人的死活。”

何言一口气把所有的委屈,不满,通通发泄了出来。

陆云川不知道那天晚上,有人救了何言。所以,当何言说这些之后,他的心居然有些疼痛,他呆住了。

也是,在他发呆的时候,何言甩开了他的手:“所以,就不要再碰我了。我这样恶心,不值得你碰。”

“何……”陆云川刚想叫住她,何言就已经离开了。最终,他还是没有叫出口。

陆云川想到那天早上,她回来的时候,满脸的憔悴狼狈。心里就莫名的烦躁,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心里清楚。因为,那两个男人,的确是他找去的。他本来就是想这样做,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私生活混乱。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婚。

如今,那天的新闻一出,那件事情的确成为了娱乐八卦的头条。何言的头上,也被戴着各种难听的帽子。他们离离婚,也就差着一步之遥了。可是,他的心,没有想象中那样的高兴。

反而是被何言的那些话,弄的心里烦躁。

何言进了屋子,想着爷爷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恩爱都是装出来的,她也就不想装下去了。况且,挨着那个男人是真的很恶心。

屋里。

看着何言一个人进门,母亲刁静就更加不高兴了。她说道:“我听夏嫂说,云川和你一起到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进来了。”

“在门口了。”何言说道,忽略掉刁静的语气。

“莫不是吵架了?也对,像你这样表里不一的……”刁静刚想说说,轰动全城的新闻的时候。

陆庭业就走了进来,咳嗽了一声。刁静连忙就不说话了。

陆庭业看着众人:“过来吃饭吧。”夏嫂已经做好了饭菜,随时都可以开始吃了。

几人坐下,陆云川也到了。

“儿子,你可算是来了。”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笑容满面。

“妈,天天都见到的。至于这个样子吗?”陆云川结婚后,没有回玉潭别墅自然就是回到了这个,其他的时候就是在公司里面。

“臭小子,我还不是怕你被某些事情影响了心情。说到底,我的心情也不好了好几天呢。那些贵妇太太,当面背地都是阴阳怪气的,说我儿子可怜。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刁静言下之意,众人都明白。

陆云川没有说话,倒是很少说话的父亲陆少东说:“可不可怜,他自己清楚。你又何必,在这里装模作样。”

“陆少东,在这里,你是最没有权利说话的。自己的那点破事都没做好,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做了什么事情。”刁静冷下脸,瞪着陆少东。

“你……陈年往事,用的着每次都提起来?”陆少东黑着脸。

“我还什么都没提呢,看样子出轨别的女人生下野种这件事,倒是你一直记在心上,没有忘记呢。”

“够了,都给我闭嘴。我还在这里呢,真当我死了啊?”陆庭业拍着桌子,这些人说的都是他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话。

陆少东出轨这件事情,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少东,也因为出轨放弃了所有的股份,都交给了刁静。

而何言的新闻,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他派人去调查过,这个新闻还是陆云川允许大肆报道的。这样一来,陆庭业就更加相信何言了。

陆庭业一声厉吼,才让刁静没在继续。

“爸,我说的也是实话。”刁静也换了一副嘴脸。

“新闻的事情,我已经找人压下下去了。你们所有人,再提起半句。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有了陆庭业这句话,所有人才算是没有阴阳怪气。

饭菜都上好了,众人也没有要吃的意思,好像是在等谁。

而陆庭业,也一直都看着手上的钻石手表。直到,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外公,好久不见。”

磁性的男性声音,从何言的背后响起。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是顾墨年,换作是小时候她肯定第一时间回头,可是自从她拒绝了他的表白之后。她就,没有脸面再见到他了,毕竟,拒绝他的时候。可是,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去了。

顾墨年一身定制的高昂黑色西装,五官俊美却又不失王者之气。如果在古代,他一定是皇室,或是帝王。

他坐在何言对面的位置,目光一闪而过。眼里的心疼,也很快被他隐藏起来。

“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陆庭业说道。

“外公应该也听妈妈说了,我把CK集团总部调来了香城,而我肯定很少再去国外了。”顾墨年如墨的眸子看着桌面,嘴角上扬:“香城,还有更重要的事,等我去做。”

“听说了。”陆庭业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如今顾墨年的成就不比他差。也可以说,超越了他。

当初,他说服顾墨年出国。只要他放弃何言,他可以满足他三个愿望。当初的顾墨年,金钱没有要,只要了C国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位置。后来没过多久,便在C国自立门户,成就了现在地位很高的CK集团。

同样都是自己的孙子,为什么云川就这样烂泥扶不上墙。

“你弟弟,刚刚接手陆氏。终究是年轻气盛,很多事情不如你成熟。既然你回来了,可要多帮帮你弟弟。”陆庭业说道。

顾墨年倪着眸子,却把目光全数放在何言身上:“这是自然,我也就陆云川这一个弟弟。”

何言当然也感受到了这灼热的目光,她抬眸,正好撞入了他的目光。何言被吓到了,连忙避开。

她心虚极了,两年不见,她分不清楚他这样的目光代表了什么。不过,她猜应该是憎恨吧,又或者是高兴。她分不清楚了,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如今的顾墨年变化太大了。如果不是在陆宅见到他,换作是别的地方,她可能就认不出来了。

忽然,她的眼前的空碗里面出现了一块排骨。她知道这是谁给她夹的,能记得她喜欢吃什么。除了顾墨年,没有人知道了。

“言儿,三年不见。你好像,瘦了许多。”顾墨年沉稳的声音响起。

何言的身躯一愣,握着筷子的手都觉得没有了太多的力气。眼泪,也夺眶而出。 hMALBMAivVy3KhtFGShd0wiuaL8OJ2FhIdW3dhW6nPcu/b988Gg+5yatZCsSGQD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