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对峙后一夜未归

“何言,你以为云川和你结婚,是因为喜欢你?你太天真了,他和你结婚,不过是为了羞辱你。当初爷爷苦苦相逼,我不得已才离开。如今,爷爷把公司交给了云川,陆氏就是云川说了算了。而你,也该让位了。”

何言的拳头紧握着,指甲快要陷进肉里。可是眼神却依旧清冷,她说道:“就算我和他离婚了,也轮不到你的。爷爷为什么不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出身。有些事情,不说出来,不是因为爷爷不知道。”

“所以呢,你觉得我会害怕?何言,云川已经用一年不碰你来告诉你,他有多爱我了。”温柔冷冷的说道:“还有啊,你还真当自己是陆家的小小姐吗?清高的模样给谁看,你不过是别人,同情心泛滥捡回来的一条狗而已,至于把自己当成主人吗?狗永远都是狗,就不要妄想可以翻身做主人了。”

是啊,她不是陆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小姐了。自从嫁给了陆云川,她就是陆太太了。

何言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自己曾经的模样了。为别人,活了一年,已经快要迷失自我了。

空气,在一瞬间变得格外沉默。

温柔以为何言,无言以对,所以更加得意。却在下一秒钟,空气中响起了啪!的一声。

何言收回了自己的手,无视温柔脸上的惊恐。

就在此时,陆云川打开了卧室房门。或许,他也看到了这一幕。温柔本来还想打回去,可是看到陆云川,便没有打回去了。只是柔弱的看着陆云川:“云川,好疼啊。”

“何言,你不要命了吗?”陆云川连忙把温柔护在怀里,这样的陆云川,何言从未见过。

她看到的陆云川总是冰冰冷冷,就连假笑都没有施舍过给她。她知道他不爱她,可是一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他单膝跪地,那么诚恳的求婚。她也不会相信,他爱自己。难不成,真的像温柔说的那样。这一切,不过就是为了羞辱自己。

如果真的是为了羞辱自己,那他已经成功了。和自己结婚,花边新闻不断。那些贵妇太太,茶余饭后的笑点,不就是她何言嘛。有多风光的婚礼,就有多少眼睛盯着他们两个人,好与不好,所有人都清楚。

“云川,别怪言儿。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回来的。惹的言儿不高兴,是我的不对。”温柔眼泪汪汪,柔弱可人的模样,最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望,况且,这个女人又是陆云川最爱的女人。

“道歉。”陆云川冷冽的眸子,就像是一把尖刀。死死地扎在何言身上。

何言本还有一堆话在嘴里,质问,愤怒,这些年所有的委屈。

以及,昨天晚上的算计。

都因为他的一个眼神,化为乌有了。因为,她也有答案了。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她愤怒的眼神,变得柔和,嘴角带着笑容:“对不起,我没忍住。”

“言儿你……”温柔靠在陆云川的怀里,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云川,言儿太过分了。”

“何言,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我让你道歉。”陆云川将温柔带到床边坐下。

“道歉?陆云川,我给温柔道歉。那么,谁跟我道歉。”何言本不想说的,可是看着陆云川为了温柔如此咄咄逼人,心中的那些委屈突然就涌上心头。她质问着陆云川:“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爱你,我有什么错。值得的苦苦算计,把我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爱上我,就是你的大错特错。如果不是你,陆太太的位置就是温柔的。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温柔,你为什么还要如此不知廉耻的插足。你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你还真的能装。”陆云川眼下的嘲讽,全然给了何言。

何言看着他:“新闻也是你散播出去的。”

“现在倒是聪明了一次了。”陆云川也没打算隐瞒:“爷爷那么喜欢你,我就这样跟你离婚。爷爷肯定不会答应,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是想让爷爷看清楚,你可以多么不要脸。”

“陆云川。”何言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着他的名字,她的手,重重的朝陆云川挥过去。就要在靠近陆云川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果你想离婚,你大可以光明正大告诉我。不用你如此拐弯抹角,我也会同意你离婚。至于爷爷那边,我也可以随意找个男人出轨,让你得偿所愿的离婚。”

事已至此,何言无话可说。曾经,她以为,他跟自己求婚对自己,或多或少。也会有些爱意,至少他愿意给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次机会。毕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可是,到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在陆云川心里,最重要的人,永远都是温柔。而自己,不过是可恶的第三者。

何言转身离开,她还是第一次如此决绝。决绝的让陆云川,有一些意外。

陆云川一时间出神,还是温柔的声音叫回了他:“云川,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我去叫柳姨给你拿冰块,敷一敷。这个贱女人,下手真狠。如果不是因为她识趣,不然我也会给她一巴掌。”陆云川看着温柔,脸上笑容满面。

“言儿已经同意离婚了,那我这一巴掌。也就值得了。”温柔笑着说到。

陆云川一愣,是啊那个女人同意离婚了。可是,那个女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同意离婚了。

……

何言是个孤儿,所以就算是和陆云川吵了架。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她坐在河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情侣有一家三口,也有小朋友……他们的脸上,都有着同样的表情。

开兴,快乐。

如果不是因为答应过爷爷,好好照顾陆云川,她或许也是这样快乐。

一年了,在外人眼里风光无限的陆太太。她却是生活的度日如年。

夜深了,陆云川回到玉潭别墅。却发现别墅黯淡无光。他很少回这个别墅,即便是偶尔被爷爷逼着回来,也能看到饭桌上热腾腾的饭菜。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吃过。以及,何言那满怀期待的眼睛。无论自己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他都会日复一日的如此。就像是,一个只会重复的机器人。不会生气,永远都只会陪着笑脸。

可是,何言看着顾墨年,又会是另外一种表情。

陆云川询问何柳姨,故作随意:“今日,她还没回来?”

柳姨皱眉,早上发生的事情,柳姨都看在眼里。对于陆云川这样对何言,她也是不高兴。但是有什么办法,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主人家。只能敷衍着说:“少爷,温姑娘回去了。”

显然,陆云川问的不是温柔。只是在听着,温柔走了以后,有些意外:“我不是说,她可以留在这里的吗?谁让她走的?”

柳姨一愣:“少爷,虽然从小看着你长大。也是看着太太和温柔长大,但是这一次。你真的是太过分了,柳姨本来不该说你的。可是太太的性格,少爷你是知道的,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两个人答非所问,说完柳姨就出门了。

老爷子的声音从陆云川的背后响起:“是我让她走的。”

“爷爷。”陆云川一愣,没有发现爷爷在身后。

“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孙儿。言儿有什么不好,你要这样对她。温柔是我让她走的,你要是有脾气,尽管往我身上撒气。”老爷子冷道。

“爷爷,是她告诉你的吗?”爷爷能这么快知道温柔到这里,除了何言还能有谁?

“畜牲,我需要别人告诉?你爷爷我,人老心不老。你上次的生日宴会,故意放了言儿的鸽子。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找人盯着你。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放肆。居然把小三,带回家里过夜了。”

“爷爷,温柔不是小三。我喜欢她,我爱她,我跟你说过的。是你逼着我娶何言,你如果一开始成全了我们,我也不会这样对她。”陆云川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他和温柔两情相悦。

他就不懂了,为什么爷爷喜欢何言,不喜欢温柔。

“成全你们?陆云川,温柔那种小伎俩是怎么把你骗得团团转的。你的眼睛,就是一个摆设是吗?”老爷子气的捂着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所以,你和言儿结婚。并不是因为你爱上了言儿,而是故意报复我的?”

陆云川没有说话,也相当于默认了吧。老爷子闭着眼睛,心跳的厉害。一想到自己的好孙媳妇,被陆云川如此对待,他就更加生气了,顿时,晕厥了过去。

……

医院。

何言听说老爷子住院了,第一时间就赶往了医院。

陆云川正守在病房门口,看着何言来了,他习惯性的讽刺:“又要来惺惺作态,博取同情?”

“你什么意思?”何言抬头看着他,这还是何言第一次正面对着他的目光。

“爷爷就是被你这样单纯的虚伪外表给欺骗了,对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云川步步紧逼,何言只能往后退。陆云川再次开口:“温柔被爷爷赶走了,如果不是你通风报信。爷爷怎么会知道,你明知道爷爷不喜欢温柔。还故意告诉他,你是想害死爷爷吗?” 12KpBYbXYxzvosPapmF4OwPyDsfkrtp0lG+zJmNeyxwEiG/GZHNkYfQ9LCMIEoA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