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轰动全城的新闻

易少卿从随身携带的医药箱,拿出一粒白色的药片。就这样,喂到了何言的嘴里。

“这小姑娘看着眼熟。”易少卿一身白衣西装,配上黑色皮鞋,看起来就像是天使一般。虽然脸上都是笑容,但是也觉得这笑里也让人害怕。

“是何言。”

他用手将何言的头发,轻轻的放在耳畔。

这种神情模样,易少卿从未见过。他惊呼:“他就是何言,你日思夜想的那个女人?可是,我确实看着眼熟。”

易少卿看着顾墨年这么多年,除了对一个叫何言的女人恋恋不忘以外。就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女人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内情,或许他都要提防着这个性取向是个谜的男人了。

“水……好渴……我要水。”

床上的何言呢喃着,声音很小。顾墨年听到她说话,立马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水。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何言身子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从头到尾,都是一气呵成,小心的犹如在对待一颗稀世珍宝一样。

“言儿,小心点。”

顾墨年从没伺候过任何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就连易少卿都没有想到,这个叫何言的女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分量。

“等等,我想起来了。”易少卿一愣:“我记得她,她是陆云川的新婚妻子啊。墨年,你日思夜想的女人,是陆云川的女人?”

“不,他是我的女人。”

顾墨年小心翼翼将她再次放下,温柔细致。

“你疯了。”易少卿揉了揉额头:“你没把老爷子放在眼里呢?”

“陆云川没本事保护自己的妻子,他也没有资格再留在何言身边了。”

一想到陆云川对何言的所作所为,他就恨不得把陆云川碎尸万段。

“虽然你现在自立门户,可是你和陆云川的关系在哪里。如果你要把何言带走,你母亲绝对不会同意的。老爷子,也不会同意的。”易少卿也是为了他好。

“没人可以做的了我的主,当年是言儿不愿意离开陆云川,我尊重她。也希望她幸福,现在她也是时候离开陆云川了。”如墨的眸子,就像是深渊,提及何言,满是占有。这次一次,他可不会放手了。

“你总是这样一意孤行,只怕是老爷子那边交不了差。”

“怕什么,我这次回国,不也是为了她吗?”

易少卿自然也明白,虽然没亲眼见过顾墨年口中的何言,但是也能明白。能占据顾墨年心里这么多年的女人,岂能说断就断。

何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的阳光,洒落在她的眼上,何言被阳光刺的闭上了眼睛。

长发湿漉漉的,好像出了一声的汗。

这是哪?

她为什么在这儿?

她的头,疼得厉害。纤长的手指揉了揉额头,忽然她睁开了眼睛。她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包括那个陌生男人。

好在,多亏那个陌生男人,她才没有被那几个流氓糟蹋。

如果爱我,就请温柔待我……

如果爱我,就别伤害我……

铃声忽然响起,何言拿起电话:“曼曼。”

苏曼是她福利院的好友,一直生活到六岁,她被接到了陆家。而苏曼也被一家人收养了,这么多年来两个人一直都有联系,关系还算好。

虽然正式成为了陆太太,却很少有好友。

微弱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苏曼气愤不已:“何言,你别跟我说,你还没醒啊。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何言确实头疼欲裂:“出什么大事了?”

“我的小祖宗,你自己看看新闻。”

苏曼话音刚落,何言就打开了手机。随意一个搜索软件,都是她的新闻。

上面的标题醒目,陆太太私生活混乱,与多人共度良宵。为何清纯的外表下,藏着肮脏的灵魂。

“喂,言儿,你在听我说吗?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是陆云川的生日,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新闻呢。言儿,言儿?”

何言恍若未闻,匆忙的挂掉了手机。

她现在只想亲口问问陆云川,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在他心目中,自己昨天晚上已经被人糟蹋了,是吗?

玉潭别墅。

何言打电话问过了,陆云川没有在公司。秘书说,他今天在家里。所以何言也就直接开车,从酒店回来了。

“太太,你怎么回来了?”柳姨正在打扫,看到何言回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

“柳姨,我天天都回来,也没有见你像今天这样惊讶。”

“太太……”

“他回来了是不是?”

“嗯。”柳姨自然明白,何言口中的他是谁。

何言看着楼上的卧室,门是关着的。她的眉头紧蹙,要知道,和陆云川结婚这么久。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踏入过那个卧室。而她自己,也没有锁门的习惯。

她准备上去,却被柳姨叫住:“太太,等等再去吧。”

何言只当她是害怕自己和陆云川吵架,并没有在意。反而是直接上了楼,还没到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就被人打开了,只可惜从卧室出来了,并不是陆云川。

“言儿,好久不见。”说话的女子,名叫温柔。

何言的眸子,更加的冰冷了。一眼望去,温柔面色潮红。脖子上的吻痕,清晰可见。身上的蕾丝睡衣,还是她的。

至于几个小时前发生了什么,何言想都不用想,发生了什么。

事实就是,自己的老公,带着别的女人回家,甚至还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做些龌龊的事情。

“不好意思啊,来这里也没跟你说一声。你是来找云川的吧,他现在还没醒。有什么话你告诉我,我来转告他。”看着何言失措的模样,温柔心中得意。

“温柔,被陆云川睡了,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地方了?他还没和我离婚,香城也只有我一个陆太太。”何言整理好心情,面不改色的看着她。

“陆太太?”温柔慢悠悠的靠近何言,说道:“结婚一年,都没有被丈夫碰过。依然是完璧之身,算得上是云川的女人?” mexFAmgqd5Kt5vHYPjJViuvrq1s6ek/O7VfEcjW/cezm29kDBo32T6tC/anDGNs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