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隐婚挚爱:总裁前妻惹不得
玉兔

第1章:深爱之人的算计

A市。

富丽堂皇的皇家酒店内。

今天是陆氏集团少爷陆云川的生日。作为A市有头有脸的家族,来参加的人,自然不再少数,可唯独陆云川没有到场。

身穿白色晚礼服何言,妆容精致,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作为今天的女主人,她似乎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她又再一次被陆云川给耍了吧,一年没见打来电话,说是让她举办生日宴会,她相信了,并且也举办了。

可是,他却不肯出现。现在,哪些贵妇太太嘴里细碎议论着的,都是自己吧。一个新婚妻子,陆氏集团的少太太,一年来出入每个场合都是只是一人。这本来,就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了。

“言儿,你怎么没告诉我那个混账没有回来。”

慈祥的声音传来,何言这才回神,嘴角一抹苦笑:“爷爷,应该是云川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吧。”

老爷子显然不相信“耽误?我看他就是没想过回来。让你操办这么大的宴会,他却不露面。”

“没事的爷爷。”何言知道爷爷要说什么。

“你不用帮着他说话,和你刚结婚就跑到国外去,丝毫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还帮着他说话,言儿,你就是太善良。做陆家的少奶奶,这样善良是不行的。”老爷子叹气,同样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为什么何言还和小的时候那样单纯。

何言笑了笑:“爷爷,你也知道国外的生意忙。再说了,有您在,这场宴会,不会丢了陆家的脸面的。”

老爷子点了点头,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是年轻人的事情。但是他从来都不后悔撮合这两个人,因为早晚有一天,云川会明白,除了言儿,没有人可以坐陆太太这个位置。

就在此时,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陆云川发来的:言儿,我有事情耽搁了,怕是不能来了。生日宴会的事情,我知道你忙了很久,为了弥补你,今晚来「月色」202,我给你准备了惊喜补偿你。

何言本还暗淡的眼眸,多了几分生机。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不争气的涌出了眼眶。她这是哭什么呢?自己心爱的人,给自己准备了惊喜,她应该高兴才对。

她应酬完了以后,就早早的离开了,或许这一年里是真的太想云川了吧。所以,她都来不及换下礼服,就自己驱车去到了月色。

月色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却又不像是酒店,更像是一座宫殿,金碧辉煌却又不庸俗。处处都是高贵典雅模样。

何言看的失神,不知道云川为何把她约在这里。前台小妹也只是多看了几眼何言,并没有阻止。

她也不多想,径直来到了二楼的VIP房间。

202,何言抬眸看着房间号,确定了以后,却又不敢进去了。纤细的手指,从门把手上收了回来,可是一想到那条短信,何言也鼓起勇气,进门了。

房间很明亮,欧式风格。四周都是玫瑰花,特别是诺大的欧式大床上,红色鲜艳的玫瑰花,还被摆成了一个很大的爱心。床头柜上,还有一瓶已经开过的红酒。

看起来就像是精心准备的一样。

何言看着这一幕,有点被吓坏了。可是她依旧没有看到陆云川的影子,她拿起手机,却又再一次收到了短信。

言儿,喝一口红酒,我立马就会出现在你眼前。

何言有一丝不解,他明知自己不会喝酒,即便是红酒也是从来不沾的。可是,何言为了能见到陆云川,喝一口酒,又算得上什么呢。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老公,她终于能见到了。

一想到这里,何言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倒了一杯红酒,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这红酒很辣,辣的她一直咳嗽。白皙的小脸上,也很快染上了红晕。

她难受的靠在墙上,如果不找一个支撑点的话,恐怕她已经倒在地上了。虽然她滴酒不沾,可是才喝了一口,也不至于难受成这样吧。

何言拿出手机,想问问陆云川在什么地方。可是,刚把手机拿出来,房门就被人打开了。何言难受的蜷缩在地上,就像是一只胆小的小白兔。

迷迷糊糊的何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从门外进来了人,脚步声在靠近自己的时候停了下来。

“就是她啊,看样子长得不错嘛。”

“开玩笑,陆少爷的老婆,能差吗?”

“也对,也对。”

是两个男人的声音,何言就算是再难受,也不得不找回意识。她睁开眼,看着面前两个猥琐至极的男人,心生恐惧。

为什么不是云川?

这两个人是谁?

一个男人见她睁开眼睛,走上前看着她:“别害怕陆太太,我们会很温柔的。”男人说完,就开始伸手去扯何言的衣物。高端晚礼服,本来就禁不住拉扯,更何况是这种故意的。

所以,男人这一扯,何言的香肩漏了出来。男人见次景象,心猿意马,更加的变本加厉的动手动脚。

何言慌张的看着她们,语气中带着警告:“既然你们知道我是陆太太,就不怕陆家吗?动了我,你们也不会有好日子的。”

猥琐男人冷笑,下一秒就捏住了何言的手说道:“我们是动不了陆太太,可是这些都是你老公安排的啊。我们也只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罢了。”

“你说什么?”何言的瞳孔放大,眼睛里都是恐惧。这一切都是陆云川安排的吗?

她不相信,就算是那个男人不喜欢她,可是她们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不可能伤害自己的,还是用这种方式伤害自己。

另外一个男人提醒:“办事就办事,瞎说什么?”

“我说的是实话罢了,再说了,陆云川既然安排了我们过来。可见她们的关系有多糟糕,你还害怕被这个女人知道了不成?”男人可不后悔自己说的。

听到这话,何言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她还以为,自己一年的等待,换来了他的心,可是她错了,一年的时光。换来的,不过是他更大的伤害。

“所以啊陆太太,就不要妄想有人来救你了。还不如好好配合我们,你也少受罪。毕竟据我们所知,你和陆云川结婚一年,他也没碰过你。不如我们让你爽快爽快,到时候你没准还要感激我们呢。”男人的话越来越露骨。

龇牙咧嘴的模样,何言只觉得恶心。但是,一想到陆云川她就觉得更加的恶心,人面兽心的人,莫过于此了吧。

两个男人齐刷刷的动手动脚,何言从来没有如此恐惧过。

她拼命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脸一沉,只是猛的一巴掌打在了何言脸上,说道:“都说了,让你配合少受罪,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没人救得了你。陆太太,就连你自己的老公都不要你,你觉得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在寻死之前还不如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的爽一下。”

何言本来就是头晕目眩,被打以后只觉得一瞬间的大脑空白。是啊,这两个男人说的没错,就连自己的老公都可以找人糟蹋自己,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光是这么想着,何言的心就揪在了一起。但是她不能屈服,更不能被糟蹋。

人在极限的时候,总是会被逼出很多的潜能,就好比现在。何言发了疯的挣脱两个男人的束缚,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或许是她不要命的气势,就连那两个猥琐之徒也有点后怕吧。又或者是其中一个猥琐之徒怜香惜玉,并没有全力束缚这个女人。

总之,何言是跑了出去了。

男人打了另外一个男人,嘴里都是狠话:“你干什么?抓个女人都抓不住,我知道你心软。可是我们拿了钱的,办不好事,你觉得陆云川会放过我们。”

被打的男人一愣,想着他说的有道理,毕竟陆云川给的钱也不少,心生后悔:“那我马上出去把她找回来。”

……

何言忍着身体上的难受,只能本能的朝着门外走。可是身体越来越沉重,重的她举步维艰。直到她两眼漆黑,晕倒在了地上。

“原来这个臭娘们在这儿啊,趁着没人赶紧拖回去。”

“知道了。”

两个猥琐男人,找到了何言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她喝了下了药的酒,本来就跑不了多远。

正当她们准备将何言拖走的时候,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放开她,然后滚。”

两个猥琐男人同时抬头,一人说:“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安排的?如果不知道的话,最好就闭嘴。”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我的话。”男人再次开口声音幽冷。

“哈哈哈,好小子,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黄历。得罪了陆云川,对你有什么好处。”猥琐男人松开何言的手。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然后就准备给这个男人一拳。可是,他的拳头还没到男人一尺以内,就被男人身后的人给一脚踹翻在地,瞬间口吐鲜血。

小五收回脚,说道:“狗眼不识泰山,现在你们面前的是L集团掌门人,顾墨年总裁。” 0lrtUxdE0sIRDUCogGZ3qSJvovl0b5jvg15DdgAnr9K8339HGQA/CojXkS/sDJn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