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没钱办什么事?

第二天一早,大街上雾蒙蒙的,功力有限,赵阳还是觉得有些冷,就近找了家店吃了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半碗热汤下肚,赵阳舒服得呼出了一口气。

出门之前看了眼表,距离林业局上班还有半个小时。

在小卖部买了包五块钱的梅花,刚走到街口,赵阳就看到不远处几个人围成一圈,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身形微胖的中年人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这是怎么了?”赵阳走到人群外围问道。

“不知道啊,刚才我远远就看到这人走着走着就躺地上了。”

“赶紧叫救护车吧!”人群中有人说道。

围观群众拿起电话就要打。

蹲在中年人身边的人出言说道:“别打了,还不够浪费时间的,这里到林业医院就两条街,给他抬过去得了!”

“好,咱们给他抬过去!”

众人说着就都要伸手,立刻有人说道:“先拍照,省得到时候说不清楚。”

赵阳看着这一幕,心里觉得现在的人防范意识确实提高了,就算老赖再多,也无法阻挡好心人的热情,可是……

就在蹲在中年人身边拍完照,准备抬人的时候,赵阳上前阻止了他们。

“先别动。”

赵阳把烟头丢地上踩灭,走到中年人身边蹲下身去,把手搭在中年人的手腕上。

号脉?

围观人群窃窃私语,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年轻,竟然也会号脉。

赵阳面无表情,仔细探查中年人的脉搏,过了片刻,转而扒开中年人的眼皮,简单一看,便说道:“是脑出血。”

脑出血!

围观众人同时哗然!

“叫救护车吧。”赵阳扭头对周围说道。

“这么近,我们抬过去不就完了么!”蹲在赵阳身边的男人说道。

赵阳皱了下眉头,说:“脑出血能随便动吗?快叫救护车。”

听了赵阳的话,人群中立刻有人拨了120。

“你说脑出血就是脑出血啊?”身边那人嗤笑一声,说:“学了两天医,还真把自己当大夫了。”

赵阳看了眼这人,心中暗笑,表面上却说道:“大哥,嫂子这两天是不是不太高兴,总爱闹别扭?”

那人心中奇怪,不禁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阳呵呵一笑,说:“我怎么知道的,还是别说了吧。”

众人见赵阳故作神秘,都更奇怪了,七嘴八舌地道:“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呀。”

人群中不乏上了年纪的人,很懂赵阳话里的意思。

通常如果媳妇在家总爱闹别扭耍小性子,除了更年期和大姨妈之外,十有八九是夫妻生活不和谐。

“小子,这事你都知道,你特么是不是认识我媳妇!”男人见赵阳比自己年轻,还比自己帅,心里越想越不对,登时一把揪住赵阳衣领。

除了那几个原因之外,老婆出轨也是可能性之一。

“放手。”赵阳淡淡说道。

“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那男人疾言厉色地道。

赵阳突然嘿嘿一笑,说:“别担心,我又不是隔壁老王,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清楚么?”

“少废话,给我说!”那人怒道。

“你那玩意至少半年硬不起来了,你媳妇能高兴得起来么?”赵阳淡淡说道。

周围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那人涨红了脸,攥住赵阳的衣领没有放松,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候,救护车的声音传来,很快赶到现场。

这里距离县林业医院只有两条街,连救护车上的人都觉得有些多此一举,然而当医生从车上下来,简单检查了一下之后,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是宋局。”护士在医生耳边小声说道。

医生点点头,立刻命令护工把人抬上担架,眨眼之间,救护车呼啸着开走了,有些奇怪的是,方才那个阳痿男也拎包上了救护车,并没有人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林业局开门办公,赵阳走进大厅,正好打更的老头下班,两人撞了个照面。

“大爷,托您的福,我昨天在车上睡了一晚。”赵阳笑道。

“睡车上?那不是比睡地上好么?”老头说道。

“是三轮车。”赵阳咧嘴笑道。

老大爷有点无语,盯着赵阳看了半天,说:“你不是说你是来办事的?”

“是办事啊。”赵阳笑道:“老爷子你记性倒挺好。”

“那你怎么不去宾馆住?”老头道。

“住不起啊。”

“住不起?”

“住不起。”

“花钱住啊,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抠。”老头说道。

“没钱啊。”赵阳都无奈了,这老头可真逗,我要是有钱,还能不住店?

“没钱?没钱你来办什么事。”老头哼了一声,不再理赵阳,扭头走了。

没钱你来办什么事?

赵阳心里仔细玩味这句话,突然觉得,吗的,这话好像挺有道理的。

现在想办点事,要么有熟人,要么会打点。

当然,两个条件都具备更好,可赵阳现在既没有熟人,也没钱打点,怎么办?

赵阳四下打听,问清楚了分管李家村山上那片林子的部门,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这都八点半了,怎么还没来人呢?

赵阳开始等,过道上人来人往,赵阳足足等到十点半,依然没人来上班。

“大姐,请问这个部门的人哪里去了?”赵阳在过道上拦了个人,问道。

“不知道啊。”“大姐”显得并不厌烦。

赵阳都快哭了:“这都快中午了,怎么没人啊?”

“这个点应该不会来了,你下午再过来吧。”大姐说道。

赵阳靠在墙上,心中烦闷不堪,无计可施,便离开林业局,找地方吃午饭。

在面馆要了碗面条直坐到下午,赵阳继续到林业局堵人。

坑爹的是,整整一个下午,依然没人过来。

到了晚上,赵阳兜里只剩下六块钱,没舍得买东西吃,在三轮车上又扛了一晚。

……

早晨八点,赵阳走进林业局。

敲了敲分管部门的门,要是今天再没人,赵阳身上没钱,连饭都吃不上了。

“请进。”

屋里传来一个声音。

吗的,总算有人了!

赵阳兴冲冲地推门进屋,一看坐在办工作上的人,登时愣住了。

这……这人是谁来的?哦,对了,吗的,怎么会是他啊! qheSHVm93/TfpnMWTdJktYX6p8qbyF5w4zmOfNah85+fcqC/4cTk6bvd99AmMYsa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