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神秘“金主”

郁颜不仅擅长游泳,还擅长翻墙。

翻墙是个技术活,一要讲究体力充沛,二要讲究身手敏捷,三还要讲究速度快。

毕竟如果速度不快,是很容易被门口保安抓到的。

不过翻墙对于郁颜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她先是把装着泳衣的背包扔到院墙内,又一脚蹬上墙,轻松翻了过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眼下正是训练时间。郁颜来到游泳馆,趴在门缝里向馆内偷看了一眼,暗自祈祷老刘最好没有在里面,自己才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

如果不幸被抓,碎嘴的老刘必然会给她的监护人打电话—虽然她的舅舅向来不屑于管她的死活,可她给他添了麻烦,那必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

郁颜,市体校游泳队学生。自十二年前父亲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寄住在自己舅舅家里。

老刘是她的教练,为人很好,但脾气也不小。她逃了训练的事没被他抓到还好,抓到那就是小命不保。

可事情就是这么巧。郁颜才探头往游泳馆里看了一眼,老刘就转了个头,和她心有灵犀地对视上了。

真要命!

老刘正咧着一张大嘴冲着站在身边的人笑。看到郁颜来了,他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发火,还兴高采烈地向她挥了挥手:“郁颜,过来!”

郁颜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走得近了,她才看清站在老刘身边的那个人。

那个男人身上穿着一件长款毛呢大衣,跟自己身边一群穿着泳衣泳裤的学生和教练格格不入。他的五官也生得恰到好处,看得郁颜有一瞬间的失神。可随即,她的注意力就被他的眼睛吸引住了。

一双清澈而深邃的湛蓝色眼睛,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这么出众又特别的一个人,如果她以前真的遇见过他,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呢?郁颜甩甩头,不再深想。

他八成是个混血儿。

混血儿大多长得好看,眼前的人绝对配得上“好看”这两个字。

这时,老刘亲切地拍了拍郁颜的背,郁颜才回过神来。

老刘开口:“这不是巧了吗,说曹操曹操就到!既然郁颜都过来了,那就让她替我来为您介绍我们游泳馆的情况吧,那帮小兔崽子还等着我去上课呢。反正你们也熟嘛,哈哈哈!”

那个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郁颜一下子就听蒙了:“认识?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哎,这时候就别开玩笑了。”老刘的心情好像格外好,“你不认识晏清先生,晏清先生能为了你给咱们学校捐赠一个新游泳馆?开玩笑,你知不知道那是多大一笔钱!”

郁颜听完干笑了两声。

她算是知道老刘今天心情为什么那么好了。

老刘是体校的老教练了。据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位健将级的游泳运动员,甚至有希望在全国比赛中冲击冠军,可后来却不知道因为什么隐退了,在体校做起了一位默默无闻的教练。

自己的梦想实现不了,他就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学生身上。

只可惜体校对游泳队的重视程度不高,也不舍得给游泳队拨经费。虽然老刘已经一连打了好几年的报告,可是资金还是没有到位,游泳队的训练场所也一直都是这个连泳池内壁瓷砖都斑驳脱落了的游泳馆。一听有人要捐赠新游泳馆,老刘都快乐疯了。

郁颜看到老刘那么高兴,自己也挺开心,可问题是,她是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啊。

“那向晏清先生介绍咱们游泳队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老刘笑眯眯地说完,又贴在郁颜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这事你要给我办砸了,那就和你迟到的账一起算。”

郁颜听完哆嗦了一下。

敢情他不是忘了,是等着秋后算账呢。

“等一下—”

可还没等她说完,老刘就已经骂骂咧咧地回到泳池边了:“小兔崽子,我不在一会儿你们就给我偷懒!再给我游五十个来回!”

郁颜只好硬着头皮把头转回来,问那个古怪的男人:“那个……你好……我们认识吗?”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她认识的人,只是她不记得了?

不应该啊,她怎么可能认识这种随随便便就能捐赠游泳池的有钱人?

那人向她微笑了一下,伸出手:“现在认识也不晚,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认识、熟悉彼此。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晏清。”

这叫什么话?郁颜虽觉得奇怪,但还是礼貌性地握住了他的手:“你好,我叫郁颜。”

当郁颜想松开他的手时,他却紧紧拽着不放,说道:“郁颜小姐,请你嫁给我好吗?”

郁颜一脸莫名其妙。

她有心想给眼前这个叫晏清的神经病一记飞踹,可又想起这人是老刘的贵客,根本得罪不起。

郁颜伸出左手来,掰着晏清的手指头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她左顾右盼了几分钟:“你是不是和老刘一起串通好了在拍什么恶搞视频?”

晏清神色认真地摇了摇头:“不,我是真心想向你求婚。”

哪儿来的神经病,第一次见面就跟人家求婚?

郁颜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可……可咱们才刚认识吧?你对我的了解也就仅限于外貌……”

“光凭外貌你就能征服我了。”晏清的表情十分真诚,“你的脸庞,符合我对美丽的全部想象。”

郁颜听了之后,觉得自己的后槽牙都要被酸掉了。

看到郁颜这个反应,晏清也察觉到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如果你觉得太突然的话,我们可以先谈谈恋爱。”

谁要跟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恋爱啊!郁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见郁颜的神色越来越不对,晏清也有点慌了神。他急于想献殷勤:“如果你不介意,那就给我一个慢慢了解你的机会可以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我们先熟悉一下彼此,好吗?”

“不好意思。”这家伙是老刘的贵客,郁颜不敢得罪,只能委婉拒绝,“我现在还在训练。我们教练要求比较严格,平时不轻易准假……”

听到这里,晏清笑了:“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但凡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你的要求。”

他突然抬起手,向远处招呼道:“刘教练!”

老刘听到之后立刻满脸堆笑地跑过来:“晏清先生,您找我有事?”

“难得今天有幸遇到郁颜这么美丽的小姐,我想请她吃顿饭。”晏清说,“我想替她跟您请个假,好吗?”

郁颜对着老刘猛摇头,可老刘压根儿就没看见:“好啊。”

真要命。

晏清选择的餐厅档次不低。单看装潢,郁颜就能看出这里的菜品价格不会便宜到哪里去。晏清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姿势:“餐厅是我自己挑选的,希望能合你的胃口。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原谅我只是个凡人,不清楚仙女的口味。”

“打住打住。”没了老刘在身边,郁颜也就没那么多顾忌,直接打断了他,“大哥,大家都喜欢听奉承是没错,可你这么说话也太假了。”

哪有人句句话说出来都是赞美的?简直是脑子有病。

晏清似乎没能理解她的话:“我没有奉承你。这都是我的心里话。”

“随便你……”

郁颜才一进门,就有殷勤的服务生迎了上来。看到来者是一对年轻的男女,服务生立刻心领神会,将他们领到了情侣卡座。

服务生为他们递上菜单:“两位想点些什么?”

“我想点一份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小姐的微笑。”晏清对服务生眨了眨眼睛,“所以请把你们这里最美味的饭菜推荐给我,好吗?”

服务生被他这句话逗笑了:“特色菜的话,我推荐我们店里的海鱼刺身,这道菜的好评率很高,两位可以尝尝。”

闻言,正在看菜单的郁颜皱起眉头:“鱼?我不吃鱼,我不喜欢鱼,看都不想看见,更不要说吃。”

晏清明显愣了一下:“你不喜欢鱼吗?”

“何止是不喜欢,简直就是讨厌。”郁颜说道,“闻起来又腥,摸起来又滑,模样也不好看,浑身上下一处招人喜欢的地方都没有。”

原本聒噪烦人的晏清一下子闭了嘴,郁颜察觉到他的异样:“你要是想吃鱼的话可以点。我不吃鱼,但不会拉着别人也陪我不吃鱼。”

“我……”晏清变得有些结巴,“我也不吃鱼。”

郁颜没察觉到他的异样:“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按照我的喜好点菜了。”

“好。”晏清点头,“只要是你喜欢的,那就是我喜欢的。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这家餐厅环境不错,菜品的价格也是高昂得可以。郁颜故意点了一大堆吃不完的菜:“我比较能吃,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呢?”晏清连忙回答,“我还觉得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

郁颜在舅舅家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身材一直是偏消瘦。听到晏清这么说,郁颜乐了,她鼓起腮帮子:“你喜欢胖点的?就像这样的?”

“你这不叫胖。”晏清也笑了,“你这样的叫可爱到膨胀。”

“你这张嘴也太会说了。”郁颜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听这人能说会道的,搞不好是个搞传销的……不对,他嘴巴这么甜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搞不好是做牛郎的。

“我……”提起职业,晏清再次变得吞吞吐吐,“就……就只是很普通的工作。”

郁颜看到他慌张的样子也不以为意。她只是没话找话,随口一提,才没心情真的去关心晏清:“听老刘说,你要给我们游泳队捐一个新游泳馆?”

晏清点了点头。

郁颜把双臂抱在胸前,摆出一副审犯人的神情:“为什么啊,就算是有社会责任感想做好事也总得有个理由吧?”

“说来惭愧,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我的心里没有那些大公无私的念头,我的心里就只有你而已。”晏清回答,“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事情。”

郁颜“啧”了一声:“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就对我这么上心?你到底想干什么?”

晏清立刻坐直身体,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我想向你求婚。郁颜,嫁给我好吗?”

怎么又是这句话!郁颜憋不住了:“你到底看上我哪里了?我很漂亮吗?”

“说到这个,我还想问你呢。”晏清十指交叠,支撑着自己的下巴,竟露出一副十分迷恋的表情,“你是今天这么漂亮,还是每天都这么漂亮啊?”

郁颜无语。算了,跟这种人是沟通不了的。

说话间前菜已经被端上了桌。原本就饥肠辘辘的郁颜看得眼睛都直了,晏清察觉到,就把那盘菜往她跟前推了推:“别饿坏了,快吃吧。”

郁颜也不跟他客气,立马开动。

她饿极了,吃得有些生猛,吃相难免有些不雅。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想要收敛一点,可抬眼一看晏清,干脆放得更开了。

她故意吧唧着嘴,大嚼特嚼:“不好意思啊,我吃相不好看。”

晏清却还是那副迷恋的表情:“谁说的,你怎么样都好看。”

郁颜一看这招根本不管用,干脆道:“其实我缺点超级多,你想不想知道?”

晏清看了看她:“我可以理解成我们已经亲密到可以分享彼此的缺点了吗?”

郁颜张了张嘴:“我超级懒,从不做家务。”

“没关系。”晏清不为所动,“结婚以后家务都由我来做。”

“我超级馋。”郁颜不死心,“又馋又懒的典范就是我。”

“我会努力学做饭。”晏清连忙表态,“我学东西很快的。”

“我没有时间观念。”郁颜觉得晏清这个气质打扮应该是个生意人,生意人大多时间观念很强,这一点搞不好能惹他嫌弃,“我不仅做事拖沓,爱迟到,还不讲信用,喜欢放人鸽子。”

晏清回答:“没关系,我不介意等。”

他已经等了十二年,怎么会介意再等这点时间。

“我还超级花心。”郁颜继续瞎扯,“我的梦想是左拥右抱,身边围绕着很多的追求者。做我老公搞不好要戴绿帽子的。”

晏清回答:“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争取让你的眼里只有我。”

郁颜不依不饶:“要是我眼里就是有别人呢?”

晏清笑了:“那也没办法。因为你是我唯一的选项,我没有别的选择。”

郁颜没话说了。

这是一种怎样严于律己大爱无疆的无私精神啊。

连绿帽子都能忍,这兄弟绝对是个狠人。

无论她怎么作妖,晏清都只是笑吟吟地望着她,似乎没有丝毫要动怒的迹象。

这个气氛怎一个诡异能形容。郁颜被他盯得发毛,哪还有心情吃饭。

哪有人会对一个才刚见面的陌生人求婚?无论郁颜怎么想都觉得晏清这是别有用心。

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诈骗犯?人贩子?还是说只是个单纯的变态?

郁颜坐不住了。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先回去问问老刘这个叫晏清的是什么底细比较好。

她放下刀叉,拿起自己的背包就站了起来:“那个……晏清先生,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晏清赶忙起身:“你有什么急事吗?我送你回去。”

“急事……倒也没有。”

“没有就吃完再走吧。”晏清诚恳地建议,“我不想让你饿着肚子就回去。”

晏清越是挽留,郁颜就越觉得蹊跷。她背上背包,干脆跑了。

晏清一愣,随即追了上去:“喂!郁颜小姐,请等一下!”

体育生的体力不是一般人能赶得上的。可即便是这样,晏清还是一直紧紧地跟在郁颜的后面,任凭郁颜如何发力都甩不掉:“郁颜小姐,我是做错了什么让你觉得不高兴了吗?”

这哪里是让人觉得不高兴,这根本就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郁颜一头扎进了一条小巷子,想借机甩掉晏清,可刚进去她就后悔了。

这条小巷子是条死路。

郁颜想折回去,可晏清已经出现在了巷子口。

这是一条狭长阴暗的巷子,唯一透光的地方就是出口,可那里已经被晏清堵住了。

郁颜一点点往后退,晏清则一步步走了上来。

“郁颜小姐。”晏清喘着粗气,“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眼前这幅画面让郁颜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惊悚片里的恐怖场景。她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软了。

郁颜又往后退了一步,背上的背包却碰到什么物件。她回头看了一眼,是一只垃圾桶。

这时,垃圾桶里蹿出几个黑影。那是蛰伏在垃圾桶里的流浪猫,被郁颜弄出的响动惊扰到了,纷纷跑了出来。

那几只猫原本要躲进巷子深处。可一只猫嗅了嗅鼻子,转过身又往巷子口跑去。

剩下的几只也如出一辙。它们像是嗅到了猫薄荷的味道,兴奋异常,直直地向着晏清冲了过去。

晏清也看清了那几团黑影是什么,脸上竟然浮现出恐惧的神色,转身就要跑。

“郁颜小姐!”晏清跑之前还不忘跟她道别,“明天我再来拜访!”

他的声音都发着颤,明显是恐惧到了极点。那几只猫也不甘示弱,一个个如离弦之箭飞速追了上去。

等郁颜走出来时,晏清已经跑没影了。

这个人,是不是怕猫?

郁颜皱了皱眉头。这个叫“晏清”的人身上实在是有太多蹊跷的地方了。

“小兔崽子,训练的时候还走神!离预选赛还有几天了啊?还想不想参赛了啊?”

郁颜正浮在泳池里发呆,蹲在岸边的老刘毫不客气地往她泳帽上拍了一巴掌。

郁颜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咝—老刘,你自己手劲儿多大自己心里没数?下手轻点!”

“老刘老刘,老刘是你喊的吗?”老刘又拍了她一下,“没大没小!”

“这个时候你倒想起来有‘没大没小’这个词了!”郁颜不服气,“那昨天晏清过来的时候你还一口一个‘先生’呢,我看他年纪跟我也差不了几岁。”

“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能跟人晏清先生相提并论吗?”老刘一瞪眼,“人那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

这正是郁颜想问的。郁颜一个翻身趴到泳池边上:“老刘,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他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好人!”老刘说,“不是好人能跑咱们学校里捐游泳馆?”

“这可不一定。”郁颜反驳他,“万一那个叫晏清的是别有目的呢?”

“别有目的?”老刘笑了,“那你跟我说说,他能有什么目的?”

这个问题把郁颜给问住了。老刘问得没错,晏清到底有什么目的?他这么大费周折地捐了一个游泳馆,难道真的是为了自己?

一来她和他素不相识,二来她的长相也不算倾城倾国,如果她就这么笃定地认为他是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事,那未免太自恋。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候游泳馆的门开了。

“刘教练。”

干净悦耳的嗓音,可郁颜听了却有些头皮发麻。

晏清昨天说了“明天再来拜访”,居然还真过来了。

老刘见了晏清,自然是像见了家人那么亲切,连忙起身迎接:“晏清先生!”

郁颜深吸一口气,捏着鼻子潜入水下。

昨天她和晏清不欢而散,现在她仍然对晏清有所戒备。

晏清已经走了过来:“刘教练,郁颜在吗?”

老刘向他使了个眼色,又指了指泳池。

郁颜正扶着泳池内壁,一动不动地憋着气。

晏清走了过去,笑眯眯地等着。

没过两分钟,郁颜就再也憋不住,猛地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晏清则在旁边弯着腰微笑着注视着她。

“你好啊,郁颜小姐。”晏清又开启了拍马屁模式,“你现在的样子像是美丽的出水芙蓉。”

郁颜狠狠瞪了他一眼。

夸人都不会夸,你见过有差点被憋死的芙蓉吗?

既然藏不住了,郁颜也就懒得藏了:“你找我有事?”

“我想占用你几分钟的时间和你好好聊聊。”晏清向她伸出手来,“就在隔壁的篮球馆—如果是郁颜小姐熟悉的地方,应该就不会紧张害怕了吧?”

看来昨天的不欢而散已经让他察觉到了什么。郁颜刚想拒绝,又看到晏清背后的老刘正拼了命地向她挤眉弄眼。

看样子如果不把这位“金主”伺候好了,拿到建游泳池的赞助款,老刘非扒了她皮不可。

晏清看了看郁颜的表情,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老刘,然后就像狐狸一样狡黠地笑了。

郁颜只好硬着头皮握住晏清递过来的手,踩着泳池的台阶上了岸。

她走向更衣室去换衣服,晏清则认真看了看自己刚牵过郁颜的那只手,嘿嘿地傻笑起来。

郁颜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她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和晏清一起走出了游泳馆:“你有篮球馆的钥匙?”

晏清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我拜托了校长,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郁颜咧嘴干笑。你现在可是全校的“金主”,你的要求校长敢不答应吗?

“为什么要选在篮球馆?”郁颜又问。

晏清打开篮球馆的大门:“因为这里面积够大。”

郁颜还没来得及细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篮球馆的场地里放着大簇大簇的玫瑰花。

热烈盛开着的红玫瑰被摆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心形里面则是一块块竖起的小方块,占据了足足有小半个篮球场。

郁颜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多米诺骨牌。最后的几块骨牌一直延伸到对面半场的篮筐下,篮筐下还放着一个奇奇怪怪的装置。看来只要把篮球投进去,就能触发机关。

果不其然,晏清抱了一个篮球过来。他把篮球放在自己脚边,从自己的风衣口袋里拿出一沓证件。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想向郁颜小姐澄清一件事情。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这是我的身份证。”

晏清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郁颜。郁颜没反应过来,只好双手接住。

“这是我的户口本。”

又是一本。

“这是我的驾驶证。”

又是一本。

“这是我的房产证。”

又是一本。

“这是我的银行卡。”

晏清把银行卡放在了那摞证件的最上方。

“这些东西可以证明我不是可疑分子了吧?”

郁颜捧着一摞证件干笑了两声,违心地说:“其实我也没觉得你哪里可疑……”

她可不敢得罪“金主”。

“那就好。”晏清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昨天回去之后我问了我的朋友,原来你们人类的求婚……比我想象的要更复杂,还需要必要的隆重和惊喜。昨天是我考虑不周,抱歉。所以我请我的朋友做了这个装置,希望你会喜欢。”

晏清说着,转身就要投篮。

晏清身材高挑,看起来就很擅长打篮球。他抬起手臂,做出一个非常标准的投篮姿势,然后用力一抛—

没中。

何止是没中,根本是连篮板都没碰到。

晏清一愣,随即说:“不好意思,失误了。”

事实证明,那根本就不是失误。晏清再次蓄势待发,猛一投篮,仍旧没能沾到篮筐的边。

接下来的几次都是如此。晏清扔了半天的球,愣是一个都没投进去。

郁颜算是看明白了。晏清长这么高的个头就是显好看用的。

郁颜在一边看了许久,腿都站麻了。她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这下连晏清自己都害臊了。他脱了风衣,挂在一边:“我以前没有玩过篮球,比我想象的要难多了……这次一定可以。”

再次投篮,仍是未中。

晏清还想再抢救一下,郁颜干脆走了过去,把他那摞证件塞回他怀里,然后抢过晏清手里的篮球。

她走到三分线外:“看着。”

郁颜轻抬手臂,把球投了出去。

作为一个体育生,郁颜身体素质极佳,几乎是对所有的运动项目都擅长。这一球不偏不倚恰好入筐,看得晏清目瞪口呆。

篮球入筐的瞬间,一旁的装置便启动了。一颗小球从轨道上滚落下来,砸倒了第一枚多米诺骨牌。

随即一整排的骨牌倒了下去,一直延伸到另一半场。进入玫瑰花的边沿之后,那一整片的多米诺骨牌哗啦啦地翻了面,露出了里面悉心藏好的字样—“Marry me”。

Marry me,嫁给我。这一次,他为了不吓到她,没有直接把这三个字说出口,而是费尽心思地藏在了惊喜里。

“看见了没。”郁颜甩了一下自己还没晾干的头发,“哥们,耍帅要这么耍。”

晏清怔怔地望着她,忽然笑了。

“所以这次,郁颜小姐,你可以嫁给我了吗?”

“你想得美。”看过晏清打篮球的笨拙样子,郁颜忽然觉得这个人也没那么可怕,“我凭什么嫁给你?”

晏清指了指篮筐,表情有些委屈:“球都投进去了,是好不容易才进去的……”

还没等晏清说完,郁颜就又摆出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晏清只能露出苦笑,不再纠缠。

他又重新挺直腰背,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看来这次我又失败了。没关系,我还有很长时间。每天求一次婚的话,求一百次,你总会答应的。”

郁颜一听简直头都大了:“一百次?大哥,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认识你,你为什么非要向我求婚?”

晏清却充耳不闻:“郁颜小姐,明天是休息日,我可以邀请你去游乐园吗?我想和你约会。”

郁颜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我凭什么跟你约会!”

晏清不慌不忙地想了想:“如果你不愿意跟我约会的话,捐游泳池的事就算了。捐赠合同我还没签呢。”

郁颜没想到他会用这招,顿时哑口无言。

现在老刘天天盯着晏清,生怕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如果这只鸭子是因为自己飞的,老刘、校长,还有整个游泳队,他们说不定会跟自己同归于尽。

这个晏清也太狡猾了吧!

晏清看出了她的犹豫,笑了:“那就明天早上十点,游乐园门口见。”

郁颜刚想回绝,晏清却走到她面前,用手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

他低下头去,在郁颜的额头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一个温柔的、短暂的,让人猝不及防的吻。

郁颜愣在了原地。

“我很高兴。”晏清柔声开口,“今天的你不再怕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又变近了一些—郁颜,我不奢求你主动向我靠近。我会慢慢走向你,直到走进你的心里,所以你只要站在原地等我就好。”

晏清说完,揉了揉她的头发,离开了。

郁颜站在原地。良久,她捂住自己的心口。

“怎么回事。”她喃喃自语,“我怎么觉得,我的心跳,有点快。”

第二天,郁颜起了个大早。

明明天还没亮,可她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哪怕她不愿意承认—可是晏清昨天印在她额头上的那个吻的确是撩到她的心了。

郁颜不再勉强自己,起了床。

她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又在自己为数不多的衣服里挑出了一件自以为最好看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约会。

等一下,约会?我真的要和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起去约会吗?

郁颜突然犹豫了起来。

发热的脑袋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即便晏清有蛊惑人心的魔力,即便他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可他的行为仍旧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地向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求婚—不用想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儿腻。

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轻易信任这个叫晏清的男人,尽早拒绝他才是明智之举。

郁颜系鞋带的动作迟缓下来。她想了想,把才穿上脚的鞋子又脱了下来。

可过了没多久,她又把鞋子穿上了。

我只是去看看,没打算和他约会。郁颜这么宽慰自己。

到了游乐园附近,郁颜就走进了游乐园对面的快餐店,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她特意挑了个隐秘的位置。从这里向外看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到游乐园门口的场景,却不容易被人察觉。

郁颜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晏清出现在了游乐场门口。他的身高和容貌让他在人群中格外显眼,郁颜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微笑着,满脸都是期待的欣喜。

郁颜犹豫了一阵,到底还是没走出去。

如果让他等一阵,他就会自己离开了吧?

她怎么可能真的答应一个陌生人的求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竟然不能狠下心来拒绝他。

那就让他等着吧。郁颜一边无聊地敲着桌沿一边想着,等他意识到自己被放了鸽子,肯定会愤怒地离开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过了十点,晏清就变得有些焦躁了。他开始不停地看自己腕上的手表,向远处张望。

一个小时过去了,晏清一直没有挪动脚步。他不再一直盯着手表,而是一直向远处望着。四周人潮如织,不少人带着或好奇或怜悯的眼光看着他,可他浑然不觉。

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是该吃饭的时间了。郁颜在窗子后面偷偷张望,晏清仍旧一动不动,坚持等着。

三个小时过去了,郁颜开始坐不住了。晏清从早上一直站到了现在,连午饭都没吃,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了。可越是时间久了,她就越不好意思出去—难道她要告诉晏清,自己一直在对面坐着,全程观赏了他的窘态?

四个小时过去了,五个小时过去了,六个小时过去了……晏清仍旧留在原地。

就在郁颜暗自祈祷晏清赶紧回家的时候,远处高耸着的摩天轮突然熄灭了灯光。

连游乐园也结束了营业。

天已经完全黑了。

游乐园门口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现在已经悉数散尽。晏清看了看四周,终于动了动。

郁颜这才放心下来。她坐回卡座,安慰自己没做错。

哪有人会跟才见面的人求婚?想想都觉得是不怀好意。

可是话说回来,她又不得不承认,他对自己真的很好。

无论他的动机是什么,他对郁颜展现出的体贴和温柔,对她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他会小心翼翼地征求她的意见,会迫不及待地想和她约会吃饭,会为博她一笑一掷千金捐赠游泳馆,还会说各种刻意到过了头的甜言蜜语来哄她开心。

这还是这些年来第一次有人如此用心地对待她。

郁颜一边想着,一边又趴在了窗户上继续看着。可是晏清只是走到了路灯下面,又停住了脚步。

他还在等。

郁颜张了张嘴,跑出门去。

一阵冷风吹过,郁颜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晏清果然还站在门口。

四周早就已经空无一人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面吹着冷风,发着抖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大衣。

冬天的另一个名字叫“寒冷”。晏清冷得有些受不了,就把两只有些冻僵的手伸到嘴边,哈了口气,慢慢地揉搓着。

正当他低头搓着手时,一个影子出现在了他的脚边。

晏清抬头,看到郁颜站在他面前。

他一愣,随即露出笑容:“你来了。”

郁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眶会湿润:“你傻啊,不会躲到避风的地方去?就一直傻站在这里?”

“这里有路灯,我站在这里会比较显眼。”听到郁颜凶巴巴地呵斥自己,晏清连忙辩解,“游乐园关门了,我怕你找不到我……”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郁颜问,“你难道没想过我今天可能不会来了吗?我要是真不来了呢?”

“其实我想过。”晏清诚实地回答,“我想过你也许会不来了……可是今天还没结束,你就有可能会出现,不是吗?所以我愿意等。”

晏清的语气缓和下来,脸上竟然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

“所以我还是等到你了。我就知道,我一定能找到你的。郁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郁颜望着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记忆不知怎么就回到了十二年前,晏清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和另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重叠在了一起。她仿佛看到了当年那条小人鱼骄傲地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月光石手链,对她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Ep20i+iRzB6ruL3i90SweA123qy05Nst+aJNQwHZu2ed+LrJ3+TgMClcl0kNGv1z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