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地牢屈辱,关乎生死的赌注

被苏妲己紧紧抱在怀中,姜尚微眯着眼睛,只觉整个身子都淌进了水里,柔软而酥麻。

“快看,他真的活了!”

周遭路人的惊呼把姜尚从温柔乡中拉了出来,众人神色震惊,仿佛见了鬼似的。

他们清晰地记得,这少年适才分明已经断气了!难道是他们的错觉?众人揉了揉眼睛。

“姜、姜尚哥?”

妲己也陷入了呆滞。

姜尚无奈吐出一口浊气,就这样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缓缓起身,并顺势伸了个懒腰。

这一举动可吓坏了不少人,更有小孩吓得脸色煞白,嚎啕不止。

姜尚却毫不理会,而是轻轻刮了刮妲己那细而高挑的鼻梁,宛若拂过水面般柔润。

“呵呵,我没事,小妹不用担心。”

这一幕让不少男子暗自咽了口唾沫,那少女气质脱俗,他们有所耳闻,听说是三年前姜魔头在渭水河畔救回来的,此后便一直与姜子牙相依为命。

别人或许不知道妲己的身份,可姜尚心里却是心知肚明,她可是翼州侯的爱女,贵为千金!

也不知自己是修得了什么福气,刚转世便有一位身份不凡的绝色美女陪伴,姜尚忽然觉得重生成为姜子牙似乎也没那么糟糕了。

就在姜尚思绪不定时,小妲己笑道:

“姜尚哥,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地牢吧,不然姜叔叔该久等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为姜尚检查伤势,发现并无大碍后,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姜尚点了点头,父亲姜恒虽被当做了杀人恶魔,但掌管律法的司寇并未查出证据,尚且无法定罪。

按照大商律法,未曾定罪的囚犯只需受三年牢狱之灾,出狱之日有家人陪同作保,便可以戴罪之身重获自由。

只不过,今日姜子牙死在半路上,这一切似乎有人在暗中阻止!

看着地上那滩猩红的血渍,姜尚眸子微微一凌,到底是谁要杀他?对方又有什么目的?

可无论是谁,如今的姜尚已然无所畏惧,只因他体内藏着一座万亩天庭!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姜尚淡淡一笑,牵着妲己的手,二人朝着城北地牢的方向而去。

围观的路人们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啧啧称奇,也许今日姜子牙死而复生,在后世也会留下传说。

“姜尚哥,这里就是地牢的入口吗?”

城北地牢前,二人刚刚来到这里,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出乎意料,地牢入口灯火通明,人山人海,仿若集市,大家神情亢奋,围着几个木桌高声大喊,似在赌博押注。

一个木桌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彩光,紧接着,一个狼狈不堪的青年从彩光中走了出来,还没走几步,便倒地而亡。

众人们匆匆撇了眼那死去的青年,赢的人神色激动,输的人神情叹惋,暗自可惜那输掉的几枚贝币。

很快,就有狱卒前来拖尸,新一轮赌注再次开始。

“你们两个,可是来作保释的?”

一个满脸横肉的狱卒注意到他们二人,缓步走了过来,那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妲己。

姜尚微微皱眉,但还是抱拳行礼道:“这位大人,小子乃是百夫长姜恒之子,今日我父亲出狱,特来作保迎接。”

一提起‘姜恒’二字,原本热闹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神情凝重地上下打量着姜尚。

当然,也有不少人被妲己那如花般的容颜给吸引了去,露出垂涎之色。

突然,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原来是姜恒那个废物的儿子啊,我说长得怎么跟那废物一模一样,原来是同属一窝啊!”

“姜恒那家伙连杀数百人,入狱后还嚣张跋扈,简直罪该万死,他儿子居然还想替他保释,真是痴心妄想!”

几个身穿明黄袍的男子仰天大笑,他们腰间的鹰狼刀在月光下绽放着深寒的光泽。

姜尚微微凝目,循声看去,不由呼吸一滞。

适才说话的那人他并不陌生,名为方志,其实力几乎可以与千夫长相媲美,是朝歌城的红人。

曾经,他也是父亲姜恒曾经收的徒弟,只不过后来师徒反目,这方志便处处刁难姜家父子,完全不把师傅姜恒放在眼里。

“嘿嘿,不过……你若是能顺利闯过闻太师的碧落黄泉,或许也能救你父亲出狱。”方志摩搓着下巴,不怀好意。

碧落黄泉,乃大商三朝元老闻仲太师之作。

闻仲师承截教金灵圣母,深谙道法,他的碧落黄泉更是凶险无比,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贸然闯入几乎是必死无疑!

姜尚微微一愣,他从未听说过给家人作保还需要闯碧落黄泉,这显然就是百夫长方志故意刁难!

“怎么?怕了?怕了也可以,你若是能跪下叫我三声爷爷,我也能大发慈悲,让管事的牢头为你通融一二。”方志嘴角上扬,居高临下看着姜尚。

姜尚脸色阴沉,心里烧起一团怒火,只觉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朝着自己轰来,试图让自己跪下。

他咬牙抵抗,寒声道:“方夫长,无论怎么说我父亲也曾是你的恩师,还望你多积点口德,不要狼心狗肺。”

此话一出,场面上顿时陷入了寂静,这姜尚竟敢对百夫长出言不逊,简直胆大包天!

有人惊讶姜尚的胆量,也有人心灾乐祸。

果不其然,姜尚话音刚落,一个巴掌便重重落在了他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红的指印。

“哼,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出言教训老子?长点记性吧,若有下次,可就不是一个巴掌这么简单了!”

“姜尚哥……”妲己赶忙扶住姜尚,怒目看着方志,“方夫长,你怎能出手伤人?这朝歌城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

方志眼中讥讽,周围的人更是嘴角带笑,好似在看一头无知的羔羊。

“王法,不过只是强者为了约束弱者而制定的规则罢了。在我方志这里,我就是王法!”

“你!”

姜尚虎口流血,脸上火辣辣的疼,一双眸子狠狠盯着方志,双拳紧握。

这一巴掌,我姜尚记下了!

“怎么?还想动手?”方志傲然上前一步,不怒自威,倘若姜尚还敢嘴硬,说不定他又要下手了。

也就在这时,管事的李牢头走了过来,淡然道:“好了,方夫长,若是真打死了他,上面追问下来,我们可不好交代。”

“这家伙不是要作保释吗?不妨直接让他闯碧落黄泉,也正好可以给哥几个添添兴致。”

众人将目光落在方志身上,很显然,他在大家心目中地位不凡。

方志嘴角一笑,道:“也好,废物虽然是废物,但怎么说也能用来取悦不是?”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袋贝币,笑着放在了押注盘上,盘上写的是:必死!

大家见状也跟着押注,押的也都是‘必死局’,另一面的‘存活’盘上却是空空如也,一个贝币都没有。

方志回头笑看姜尚,问道:“如何?还是那句话,你若能成功闯过碧落黄泉,可将姜恒带走!可若是闯不过……前面那位的下场,你也看到了。”

他玩味的看着姜尚。

姜尚深深吸了口气,从怀里取出一枚贝币,当着所有人的面押在了那‘存活’盘上,道:“既然如此,我押我赢!” fwJ7sS4UJ+uFKSaOSSzYH67zrqtIPC6bsIMVMAnhoFrOMdZ2+S23CCQo+UEqyFl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