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章 只会攀附男人生活的花瓶

“晚晚,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少女一阵风似的冲到慕晚晚的身后。

慕晚晚从镜子里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人,唇角勾了勾,“刚才有点事情耽误了。”

“刚才我看到薄司寒从这房里出去了,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少女捏着拳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慕晚晚扭过头去看向站在身后的慕若。

慕若正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再搭配上她有点愤怒的小表情,看上去像是真的在为她打抱不平。

如果不是前世见识过慕若这副大大咧咧的皮囊下,隐藏的是一颗多么险恶的心,还真的很容易被她这堪称影后级别的演技给骗过去。

前世,慕若是慕家除了她爷爷之外,唯一对她好的人,正儿八经的把她当成亲妹妹那样照顾,为了哄她开心可以自己扮丑,为了帮她出头,还帮她打架。她也把慕若当成自己的至亲,以至于慕若说什么,她都相信。

后来,她听信了慕若的话,为了追求所谓的自由,和薄云泽越走越近,和薄司寒的关系则是逐渐恶化。

最终,薄司寒彻底被她伤透了心,偏执症和躁郁症也严重到了几乎无法挽救的地步,他为了不做出真正伤害她的事情而放手。然而她和薄云泽在一起之后没几天,她就被慕若和薄云泽联手害死了。

原来,他们都是为了她的心脏。

为了拿她的心脏,去救慕家的小公主,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慕筱雪。

慕若一直挑拨她和薄司寒的关系,一方面是为了帮薄云泽打击薄司寒,另外一方面是薄司寒之前一直把慕晚晚保护的太好,他们找不到机会对慕晚晚下手。

为了她体内的那颗心脏,他们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慕若见慕晚晚用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瞳安静的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是有种心里发虚的感觉。

“晚晚,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慕若的语气很温柔,眼中担忧的神色更加明显了。

慕晚晚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没有不舒服,我一会儿就下楼去了。你去楼下等我吧。”

慕若从慕晚晚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倪端,心也就稍微定了定,“是不是薄司寒又对你说了什么?晚晚,你听我说,无论他说什么你都不能相信那个男人!你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你的吗?他们都说你是爱慕虚荣,只会攀附男人生活的花瓶。但是我不相信,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你要坚定自己的本心,不要怕薄司寒!”

慕晚晚看着慕若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只想笑。

前世,慕若就是经常这样给他洗脑,告诉她女孩子要追求自由,薄司寒就是禁锢她自由的囚笼。

慕若却是没有注意到慕晚晚眼底的嘲讽,继续说,“云泽已经到了,在楼下等你呢。今天你们当着那些媒体和客人们的面前宣布你们的关系,那么大家就都会知道,你和薄司寒之间是清白的,根本没有什么。等你和薄司寒彻底断了关系,我就和爷爷说一下,让你回我们家去住。”

最后一句话,就是慕若的杀手锏。

她知道慕晚晚一直都很想回慕家生活,但是却不知道面前的慕晚晚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 nG7/Wyvyl4KDjoTG7n4DRIsVX0gkZVyAxk46EzRbLk2+FKMKj4vOYbqTPxAlHHd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