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不期而遇

小星星心想,妈妈的腰好细,她的小手都能握在一起。

她仰起小脸,大大的黑眼睛光芒闪烁,“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呀!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只有我的妈妈不在身边……”

她像个小话痨,一刻不停地诉说对母亲的思念。

她的大眼睛眨呀眨,一瞬不瞬地看着安琪,眼泪扑簌扑簌落下。

“妈妈,原来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妈妈。”

安琪干涸的眼睛再也不能涌出热泪,她只能紧紧把四岁的女儿搂在怀里,感受她小小身躯的温度和对妈妈的思念。

她又何尝不是日日夜夜想要见到她呢?

跟在小星星身后的薛母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小星星是她亲手带大的,每当孩子问“我的妈妈在哪儿”,她就会回答:“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等到宝贝儿五岁的时候,就能见到她了。”

小家伙从小懂事乖巧,甜甜地叫她“奶奶”,主动称呼薛楚“爸爸”。

一直站在旁边的薛楚同样眼眶微红,他笑着摸摸小星星的头,宠溺地警告:“星星,妈妈回来了,要开心,不许哭。”

“嗯!星星不哭,星星可开心了!妈妈,你再也不要离开星星了,好吗?”女孩儿抽泣得厉害,但却要努力忍住。

“好,妈妈要和星星永远在一起。”

女儿懂事的模样看得安琪心都要碎了。

小星星抽搭着鼻子,自豪地向妈妈邀功,“妈妈,我每顿饭都吃得可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安琪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因为你想快点长大。”

小星星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呀。”安琪宠溺地回答。

小星星笑起来,大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妈妈好厉害哦!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长大吗?”

“因为长大了就能见到妈妈。”安琪的眼睛开始酸痛,但她的泪腺早就坏了,再不会流出一滴泪,“妈妈也很想见到星星。”

五年了,她本以为女儿见到她会陌生得不敢靠近,可孩子却那样爱她。

或许妈妈这个称呼,本就是神圣的吧?

她在狱里那些年,不管怎么苦怎么难,唯一支撑她坚持活下来的,就是女儿。

可她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除了女儿,还有另一个孩子。

“妈妈,你能陪我骑旋转木马吗?”星星很小心地询问。

“当然可以。”安琪因为女儿的懂事心疼不已,恨不得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她紧紧攥着女儿的小手,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小家伙弄丢了。

“星星,有了妈妈就把爸爸忘了吗?”薛楚在旁边假装吃醋。

星星弯起眼睛,另一只手塞进薛楚掌心,“星星有爸爸,也有妈妈!星星是最幸福的小朋友!”

闻言,薛楚和安琪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闪过疼惜的眼神。

薛楚从没对安琪说过,星星因为没有妈妈曾被幼儿园的小朋友欺负。

可安琪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些?她欠女儿的太多了。

但大人的伤心难过,是不该让小孩子看到的。

安琪对薛母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就被星星拉着跑向检票处。

薛楚让母亲先回家,自己紧随其后,跟上母女二人。

此时此刻,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冷曜辰将刚才一幕完整地收入眼中。

安琪?

他晃了神。

再定睛去看时,那一家三口已经不在了。

“爸爸!我要做云霄飞车!”

他向前快走两步,却被身后传来的清脆童声阻住。

冷曜辰回头,看着儿子冷羿,清冷道:“卫青,你带小羿去。”

冷羿硬着小脾气反驳:“我不要!我就要爸爸陪着!”

“卫青带他去!”冷曜辰的声音又冷了几分,说着便朝着刚才安琪消失的方向去。

“小少爷,咱们赶紧去吧,不然排不上队了。”卫青劝道。

“我就不!我就要爸爸陪我!他说的一个月就陪我玩一次,是不是又要放我鸽子?骗子!”冷羿气得脸都红了。

卫青看着这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大一小,伤透了脑筋,不知所措。

不管大的,还是小的,都是他惹不起的主儿。

大的厉害,小的也向来不是省油的灯。

这时,一身白色裙装的女人忽然出现。

她娇声娇气地对冷羿说:“小羿,你怎么能这么对爸爸说话呢?你是小朋友,要尊重大人。”

冷羿望着老爸匆匆离去的背影,皱起眉头,从鼻腔里狠狠地“哼”了声!

好啊,你不爱我,那我就离家出走好了!反正你眼里就只有钱和外面那些女人!

冷曜辰的眼睛里已经完全容不下任何人,他满脑子都是刚才瞥见的女人。

周末的游乐场人很多,他穿过人海,遍寻不到那女人的身影。

她,不是难产死了吗?怎么会有人这样像她?

五年了,他对她不闻不问,刻意地忘记她,也不许身边人提起她,可怎么又在意起一个像她的女人?

她不配。

人声熙攘中,冷曜辰欲转身离开,目光却无意间扫过缓缓启动的旋转木马。

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骑在一匹白马上,漂亮的小女孩儿坐在她身前,两人笑靥如花,让一切都黯然失色。

女人很瘦,短发,外形怎么看都和安琪相去甚远。

可眉宇间的英气和眸子里的光,又是如出一辙。

只是,好像又缺了点什么。

缺了点什么呢?

音乐结束,冷曜辰幽黑的双眸映出幸福的一家三口。

他们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小女孩儿牵着父母的手,笑着赶往下一个项目。

“曜辰,怎么了?”白雪循着冷曜辰的身影跟过来。

冷曜辰斜眸,眼神阴寒,吓得白雪冷不防后退一步。

“你不是说,她死了吗?”

“谁?”白雪下意识地问。

冷曜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安琪”这两个字。

白雪惊慌地环视游乐园,却什么都没发现。

她睁大眼睛,急于解释,“是啊,你不是也确认过消息了吗?她生小羿的时候,难产死了呀。”

“我看到她了。”冷曜辰一字一顿。

“不,这不可能!”白雪有些慌了,“一定是你看错了,曜辰,你最近太累了。”

她不相信,死人怎么可能复活?

她更害怕,怕有一个像安琪的女人来抢走冷曜辰。

这时,卫青匆匆跑过来,紧张地头皮发麻,“冷总,小少爷,不见了。” N6XMhM2bgsIr8UL+zwYXB+JkT1domPEXV3WPJPZ2OcQ8rXyNiM7xJctvRIgCrym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