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罪妻双宝:我家妈咪超A的
兔子爱吃窝边草

第1章 爱的代价

盛夏的夜晚热浪滚滚,卧室的窗户将聒噪的蝉鸣声隔绝在外。

安琪辗转难眠,纵然空调开着,她依然静不下心。

不时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了。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期盼过冷曜辰快点回家。

一想到验孕棒上出现的两条红线,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希望当面和丈夫分享这份天赐的惊喜。

暗恋十年,结婚两年,她有多爱冷曜辰,就有多么期待属于他们的宝宝降临。

似睡非睡间,门锁咔哒一声,将她惊醒。

她正要打开床头灯,劲烈的酒气便笼住她,男人滚烫的身躯随之覆上来。

她双手被禁锢,带着浓重侵略性的吻压上她的唇,熟悉的气息让她忘记抵抗。

是冷曜辰回来了。

安琪下意识地躲了躲。

若是以往,她会非常配合,可现在,她有顾虑了。

她担心肚子里的小家伙,语气带着软软的请求,“曜辰,不行。”

可她的拒绝反而激发起男人更强烈的征服欲。

“你不喜欢么?”冷曜辰低沉暗哑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蛊惑。

他吻得忘情,应该喝了很多酒,像是完全变了个人,再没有以往的温柔涵养,宛若一头猛兽。

安琪提心吊胆护着小腹,却听到冷曜辰低喃了一声“小雪”。

大脑瞬间陷入空白,她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卧室里的温度逐渐攀升,她却像坠入无尽冰窟,终于抗不住昏了过去。

梦里,她被一群野兽围住,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人们都在远远地望着她,指指戳戳,像在看戏。

……

安琪醒来时,就看到冷曜辰坐在窗前的沙发椅中,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那眼神冷冰冰的,格外陌生。

“曜辰。”安琪有点儿害怕,她坐起来,浑身酸痛像散了架。

“醒了?”冷曜辰剑眉星眸,英俊的五官依然深邃,却再不复往昔温柔。

他沉声道:“琳琳也醒了。”

安琪眼睛一亮,欣喜地问,“是吗?那太好了!”

冷琳是冷曜辰的妹妹,一年前车祸昏迷,冷曜辰为此自责了很久。

如今冷琳醒了,安琪也松了口气。

可冷曜辰似乎并不那么高兴。

他蓦然起身,一下将手机砸到安琪面前。

“我看你还要伪装到什么时候?安琪,我从不知道你这样会演戏。”

安琪低头去看,只见手机播放的视频里,冷琳正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语气也很虚弱。

她看着镜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哥,我看得清清楚楚,撞我的司机就是嫂子。都怪我,不该任性发脾气,说她配不上你。可她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我的腿……呜呜……我再也不能跳舞了。”

安琪难以置信地又看了一遍视频。

最后她抬眸望向冷曜辰,清澈的眼神坚定又倔强,“不,不是我!”

冷曜辰步步逼近,“你的意思是,我妹妹在说谎?”

安琪知道冷曜辰的母亲死后,兄妹两相依为命多年才被接回冷家,冷曜辰对妹妹可谓百般疼爱,她不能说冷琳的不是。可当时那件事,的确是冷琳有错在先。

安琪蜷起十指,指尖入了掌心,心酸得要命。

“曜辰,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吗?你觉得我会对冷琳下死手?”

冷曜辰居高临下,俯身捏住她下颌,字字诛心,“我不需要怀疑,琳琳她不会骗我。你安大小姐为了一己之私,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

他注视安琪的眼神不仅没有丝毫留恋,反而带着嫌恶。

安琪的眼睛渐渐泛红,不再似小鹿般澄清。

冷曜辰的话带着质问和诘责的语气,如千斤巨石压在她胸口。

“冷曜辰,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她从未怀疑过冷曜辰,便也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坚定忠贞,“我自私?我不择手段?我做的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你?为了让你在冷家站稳根基?”

冷曜辰薄唇抿紧,将目光从安琪的脸上移开,不想再多看一眼。

然而那双红红的眼睛却嵌进他脑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够了,多说无益。”他残忍地背过身,连正眼都没有了。

安琪从来都是心高气傲的大小姐,也是才华横溢的大设计师,只为冷曜辰一个人放下姿态,素手羹汤,倾尽所有去爱他。

可到头来,她连一丁点的信任都得不到,她做得再多,哪怕把命都交出去,她也不是他最珍视的那个人。

现实最喜欢狠狠地甩人耳光,让人清醒地认识到,爱从来都不是对等的。

安琪认清自己在冷曜辰心中的分量后,终于心灰意冷。

她之前为了冷琳的名誉,没有把话挑明,现在她自食苦果,也无需再替谁隐瞒。

“冷曜辰你听好,冷琳她对你根本就不是兄妹之情,她起了僭越的心思,我身为嫂子阻止她并没有错。是她对我怀恨在心,所以才要诬陷我!”

啪!重重的一耳光落在脸上,血腥味儿刹那间蔓延。

冷曜辰紧紧攥着拳头,颈间青筋暴突。

“安琪,你让我觉得恶心!”

安琪只能听到大脑里沉闷的嗡嗡声,眼前熟悉的容颜已经陌生到让她感觉害怕。

恶心?是啊!我又何尝不觉得恶心?

安琪紧皱着眉头,小腹开始隐隐作痛,她抬起右手捂着,就想到了那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萌芽。

她的手开始颤抖,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曜辰,你在吗?”

楼下忽然传来娇滴滴的女人声。

冷曜辰闻言,径自走出卧室。

女人见到他出来,语气立刻欣喜起来,“司机说要送我去酒店,但我实在太想见到你,就擅作主张让他送我过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冷曜辰温柔地回答她,“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先让佣人带你去休息。”

“好呀!”女人开心的回应,却在看到安琪走出来的时候,笑容僵在脸上。

她低声下气地做起自我介绍,“你好,安琪。我是白雪,曜辰的老朋友。”

安琪一下子想到昨晚冷曜辰呢喃的那个名字,小雪。

所以,她的丈夫,在他们如胶似漆的时候,叫的是这个女人吗?

她心寒彻骨,冷冷盯着自己的丈夫问:“你急着赶我走,借冷琳逼我离婚,就是让我为她让位吗?”

“随你怎么想。”冷曜辰眸色幽黑,声音似寒冰般无情。

安琪努力遏制住颤抖的身体,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她十二年的爱慕和崇拜,换来的居然是别的女人登堂入室。

“你妄想!”她厉声警告,却发现这三个字是那样无力。

冷曜辰回身,睥睨的目光看向她:“安琪,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一句,“同样,你的父亲也是。” E+71vEE/uP2pu4z92nbNnsVYSCqQIvl0QIxxktutpJ9C8OBfpanvQXAhIQP9jBl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