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逍遥小神医
六图

第1章 医圣传承

九月酷暑,桃源村外的小山沟内格外凉爽。

傻子刘耀东洗完澡穿着短裤在溪边草丛里睡觉,突然他被一阵窸窸窣窣的流水声吵醒,睁开眼一看,一个女人蹲在前面草地上,传来窸窣的动静。

女人是桃源村的小寡妇荷花,村里有名的丧门星,结婚当天来的路上,她老公就出车祸死了,随后公婆也在一年内陆陆续续的病死。

村里人都很迷信,自然对荷花没好脸色,背地里称呼她丧门星,还有不少村里光棍老汉打她的主意。

别看荷花才二十五六,但守得住寂寞,愣是没让村里任何人占便宜,她也没说要守着贞节牌坊,但谁要娶她,必须倒插门,而且生下的孩子得随她亡夫的姓。

看见傻子刘耀东,荷花气的骂道:“傻子,你躲草地里偷看我方便,信不信我叫你娘打死你?”

刘耀东害怕地摇头说道:“荷花嫂子,我一直都在草地里睡觉,啥都没看着。”

“没看着?”荷花原本很气愤,但一看是傻子刘耀东,心里的气就消了,毕竟谁会跟一个傻子较劲,他的智商才相当于几岁的孩子,能明白个啥?

突然间,荷花发现傻子就穿着短裤。

荷花嫁到桃源村两年了,虽然是完璧之身,但也知道男女之事。

此时她瞧见刘耀东,一米八大个,模样长的不差,外出打工摔伤脑袋,所以才变成傻子,心里就有了点异样 的想法。

“嫂子,你咋脸红了?”刘耀东问道。

荷花笑了笑就说:“傻子,你偷看嫂子方便这事不能说出去,要不然你娘非得打你不可。”

“不说,我最怕娘打了。”刘耀东害怕地摇头。

荷花一看傻子果然听话,想法越来越强烈,扭头看了看四周没人后说道:“傻子,跟我去里面,我跟你玩个游戏。”

“好,我最喜欢玩游戏了。”刘耀东高兴起来。

荷花牵着他的手走进草丛后面的小树林,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贴近,虽然是个傻子,但身体却是成熟男人,让她忍不住伸手去摸刘耀东的胸膛。

果然结实强壮,小腹上面还有六块腹肌,荷花越来越激动。

突然间,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荷花吓的不敢进一步动作,但那人在溪边停下不走了,还大声喊道:“荷花,荷花?”

荷花听出是王大壮的声音,这家伙是个老光棍,也是桃源村里有名的老混子,为老不尊,和许多留守老女人都纠缠不清,最近他突然找荷花,非得要当她家的上门女婿。

荷花才二十五六,当然看不上这年近四十的老光棍,一口拒绝,但王大壮始终对她纠缠不清,今天居然直接追进山里来。

“咦?这谁的裤子?”王大壮发现溪边有条裤子抓在手里就到处看。

荷花一看坏了,傻子的裤子居然被王大壮给发现,一会肯定要找到小树林里面来。

“嫂子,我想回家。”刘耀东傻乎乎地喊了出声。

王大壮听到动静,直接冲进树林,看见荷花后又看见傻子刘耀东,立马坏笑道:“好啊,你这寡妇居然跟一个傻子钻草丛,真他妈不要脸。”

荷花板着脸喝道:“傻子不知道怎么方便,我帮他而已。”

“骗谁呢?那么大个人不知道咋撒尿?”王大壮摸着下巴笑道:“其实他一个傻子懂个屁啊,你要是寂寞了,还是得找哥哥我。”

荷花满脸通红,朝地上呸了一口就说道:“爱信不信,反正就这么回事。”

话一说完,荷花朝树林外面走,王大壮一看她要溜,那里能轻易放过,一把拦住就笑道:“想走没门,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把你们俩这丑事捅到村里去,看你还要不要脸。”

“王大壮,你这个老混蛋,你给我让开。”荷花边骂边走,但被对方拦着去路。

王大壮满脸坏笑,越看越受不了,上去搂着荷花就占便宜。

荷花气的一巴掌扇他脸上就后道:“你给我放尊重点,再敢碰我一下,我报警抓你。”

“草,你个臭婊子,老子今天非得要了你不可。”王大壮凶狠地一把将荷花按在草地上。

荷花始终是个女人,推不开王大壮,只能又抓又挠,但王大壮双眼通红,压着她的身体,撕她的衣服。

荷花吓坏了,扭头喊道:“傻子,给我把他推开,要不然我让你娘打你。”

刘耀东本能反应激烈,冲过去就把王大壮给掀翻在地,王大壮气坏了,骂道:“狗日的刘傻子,你他娘的敢推老子,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会玩女人吗?”

刘耀东害怕地说:“别欺负荷花嫂子,要不然我打你哦。”

“草,老子先收拾你。”王大壮四处看了看,跑去树林边上捡起一根树杈。

荷花一看要出事,拽着刘耀东就开跑,结果王大年在他们后面穷追不舍。

刘耀东一人在山里跑起来没啥事,但被荷花拽着,反而变得笨手笨脚,最终碰到一块石头就被绊倒在地。

王大壮冲上去对准他脑袋就是一棍子,鲜血飞溅,吓的荷花发出尖叫声。

荷花吓坏了,松开刘耀东的手就继续朝山里跑。

王大壮低头一看倒在石头旁边的刘耀东满脸是血,半死不活,反而狞笑起来。

一个傻子而已,被打死也没人当回事,但必须先搞定荷花,封住她的嘴才行。

王大壮继续朝荷花追去,此时的刘耀东,脑袋不断出血,血液渗透到下面的草地中的龟形石头上。

突然间,一道绿光从龟石内钻出,进入刘耀东脑袋内。

刘耀东迷迷糊糊,原本浑浊的意识开始变得十分清晰。

他脑袋受伤,导致淤血压迫神经系统,所以才智力低下,这绿色光芒进入他的脑袋,淤血被清理,整个人也恢复了清醒的意识。

“脑袋好疼,刚好像是谁打我的头?”刘耀东捂着脑袋努力回忆起来。

“血溅龟石,得吾传承,救死扶伤,医者天职,盼后人切记……”

突然间,刘耀东的耳朵里面传来一阵阵苍老的声音,徘徊在脑海里面。 NQSeNWZJCIpM2wKFhme4f8+kNOyADPs5+3L1ClA4jmendPQNC9CwUUD+LWNbrg/5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