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重生三国做恶霸
军歌嘹亮

第1章 袁家逆子

光怪陆离。

赵天搞不懂为何会发生这般奇怪的事情,似乎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全都变成一段段的影像碎片在脑海中高速闪过,一段段、一幕幕,有自己的,也有陌生人的,虽然对闪过的画面如同看戏一般,但是赵天却牢牢记住了戏中人物的名字……袁熙,三国时袁绍袁大将军的次子,只是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记忆中。

“二公子,二公子,你快醒醒?”

二公子?谁是二公子?

赵天脑子中闪过一丝茫然,眼睛霍的一下便睁了开,凶狠的目光望着四周,让人不寒而栗。

身边的两个亲随顿时被吓了一跳,见他醒来,连忙道:“二公子,不好了,出大事了。”

他们叫我二公子?

赵天一下就想到刚刚梦中见过的画面,里面的袁熙也是被人称为二公子的,难道……

自己穿越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赵天顿时愣住了,呆滞的目光从两个人的身上转了转,突然坐了起来,大声道:“哪里有镜子,快点给我找面镜子来。”

镜子?

两个人也不知道二公子这是发的什么呆,也不敢耽误,连忙找了一面铜镜过来,赵天迫不及待地把镜子放在自己面前,望着那张与梦中一模一样的脸,自己就知道恐怕一切都没办法再回去了,自己真的穿越到了三国,成了袁绍大将军的次子袁熙。

“今年是哪一年。”袁熙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起来。

两个亲随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轻声道:“二公子,今年是建安五年。”

建安五年?

袁熙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多亏当年三国演义没少看,立刻反应过来,所谓的建安五年就是公元200年。

公元200年?

袁熙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就愣住了,接着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急切地问道:“快点告诉我,这里可是官渡?”

亲随被袁熙的凶样吓了一跳,连忙点了点头:“二公子莫不是太累了,这里当然是官渡,大将军让你在周围州县募兵,你因为过度疲劳昏了过去,如今已经过了三天了。”

三天?我居然在这里睡了三天了?

战况瞬息万变,就算自己真的知道官渡之战的走向,也怕来得太晚一些,袁熙面沉如水,低声道:“快,把最近几天发生的战况跟我说一遍。”

“其实这三天也没发生什么情况,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还不快点说来。”袁熙不耐烦地问道。

亲随壮着胆子道:“就是三天前许攸许大人突然失踪了。”

“你说什么?”袁熙眼睛瞪得有铜铃那般大小,急忙问道:“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许攸许大人失踪了。”

也许别人不知道许攸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但是袁熙又怎么能不知道,官渡之战就是因为许攸的叛变而改变了战争的走势,曹操采讷了许攸的计策,带兵烧毁袁军位于乌巢的粮仓,从而导致袁军的溃败。

眼下许攸已经失踪三天,要是自己没有料错的话,曹操的轻骑恐怕已经前往了乌巢。

十万火急,袁熙来不及想太多,连盔甲都没有系好,穿着一身小衣就从帐篷里冲了出去,辨别了一下方向,匆忙跑向父亲袁绍的大帐。

此时袁绍的大帐之中却只有寥寥数人,许攸的失踪并没有让他们产生警惕感,甚至在袁绍看来,许攸只是心情不好负气出走而已,正跟几个谋士商量着下一步计划时,帐外却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声。

袁绍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不耐烦道:“帐外是何人喧哗?”

门口的亲随立刻来报:“是二公子,他要立刻见将军。”

“袁熙?”对于这个儿子,袁绍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文不成、武不就的,一直徘徊在自己核心的圈外,所以自己给他安排的也是最简单的募兵任务,今天他来做什么?莫不是连这点任务也嫌弃不成?

黑着脸,袁绍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让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这次又搞出什么事情来。”

片刻,袁熙从外面冲了进来,还没开口,袁绍的脸就又黑了几分,顿时呵斥道:“此乃中军大帐,你怎么只穿小衣就闯进来?还不快点给我滚回去,把衣甲穿好?”

袁熙被骂得一愣,回过神时连忙道:“衣裳事小,胜负事大,父亲,咱们就要大祸临头了。”

“放肆。”袁绍被袁熙一句话气得火冒三丈,大喝道:“小兔崽子,今天你要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老子扒了你的皮。”

袁熙丝毫不惧道:“父亲可知许攸去了哪里?”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出去散心也有可能。”袁绍有些不悦,毕竟许攸的离开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袁熙问许攸分明就是在指责自己。

袁熙冷笑道:“父亲恐怕还不知道吧,那许攸如今已经到了曹营之中,已经把咱们所有的布置全都献给了曹操。”

“你说什么?”在场的人顿时大惊失色,袁绍惊恐地望着袁熙,似乎要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他到底是不是在骗自己。

袁熙一字一句道:“我说许攸已经降了曹操,如果所料不假,此时曹操已经是轻骑赶往乌巢,去烧咱们的军粮了。”

此言一出,整个大帐一片寂静,似乎所有人都被袁熙的话给惊到了,袁军十万大军的军粮全都屯在乌巢,要是真的被曹军一把火给烧了,根本不用曹军攻来,恐怕大军就乱套了。

渐渐的,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袁绍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着他做出最后的判断。

袁绍面沉似水,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袁熙,半晌后,幽幽道:“我问你,许攸进曹营之事是谁告诉你的?”

这才是袁熙整句话中最大的破绽。

要知道袁熙只是普通的将军而已,做的也只是招募士兵的工作,他哪里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自己总不能告诉袁绍自己是从后世来的人,早已经把三国看得滚瓜烂熟,甚至还知道两年之后你就在邺城郁郁而终的事吧?

被袁绍这么一问,袁熙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得不自然起来,犹豫道:“这,是我猜的。”

“胡闹。”袁绍像是早就料到了袁熙会这么说,大手重重一拍面前的案几,大喝道:“如此军机大事岂容你胡乱猜测,在此扰乱军心,还不快点给我滚出去。”

“父亲,我说的句句是真……”

“滚!”

袁绍似乎被袁熙的态度所激怒,居然直接从腰间拨出宝剑,冰冷的剑锋直指袁熙,似乎让他马上从眼前消失掉。

袁熙只知道自己不受父亲喜爱,却没想到居然到了拨刀相向的地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喃喃道:“好,好,既然你不去救乌巢,那我自己去。”

说罢,袁熙夺门而出。 AlM6uKld2ttf0URqtWR3pLvUQKgiGbTcQnhmhQJHKawhy7cf/tjFPgggnScdAPC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