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 还挺逞能!

宋雎的确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头发染回来了,脸干干净净的,衣服整整齐齐。

人也挺有礼貌的,也不再是那副猥猥缩缩的模样。

左卫忽然有些欣慰,觉得还是应该相信她。

于是扶了扶脸上的眼镜,语气缓和了一些:“课桌和书本可以给你换新,但这些是要重新收费的。”

宋雎点头:“好的,谢谢老师。”

她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安安静静。

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却引得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心神不宁,频频的往后面看。

左卫将手里的书重重的砸在讲台上,恼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连脸都比不上人家好看!”

众位同学被左卫这一砸吓了一跳。

再听到他的话……

扎心了!

“宋雎,站到这儿来!”

左卫沉着脸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对全班冷笑:“你们不是想看吗?也别扭着脖子了,万一把脖子扭断了怎么办?人就给你们杵前面,看,随便看!”

众位同学:“……”

宋雎:“……”

宋雎没动。

她是猴儿吗?

堂堂公主,给人当猴儿看?

笑话!

站在原地,她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淡定的开口道:“老师,您刚刚提的问题,我有一点小小的见解。”

左卫除了是高二十班的班主任外,他还是语文老师。

这节课讲的正是课文《庖丁解牛》。

原本还在恼火的左卫,听到宋雎的话后,下意识的眯了眯眸子。

这宋雎……是真打算好好学习了?

“哦?那你说说。”

“庖丁的解牛之法,是顺着牛天然的骨节肌理,在空隙处下刀,绝不勉强硬砍。文惠君感悟养生的之道,是顺应自然,不要硬碰困难,避免身心受损。两者有一个相似之处就是顺应自然。”

宋雎站在教室的后面,一字一句不紧不慢的说道。

她站的笔挺,说话的时候字正腔圆,完全听不出任何的紧张之意,也看不出她脸上有丝毫的胆怯模样。

教室里静的可怕。

整个班的同学心里都在卧槽……这他妈真的是宋雎?

这不仅是变了张脸,这人都是魂穿了吧?

左卫也愣了一下。

宋雎居然会答题了!

而且这答案还几乎可以媲美标答!

不可思议!

“嗯,回答的不错,看来是真的在用心听课。”

左卫肚子里的气居然就这么消了。

他看着下面同样震惊的学生们,有些恨铁不成钢:“人家宋雎都已经发愤图强好好听课了,你们呢?一个个的,不好好上课,就知道盯着人看!”

众人:“……”

这不是好奇嘛!

宋雎就这么站了一节课。

下课后,左老师让宋雎去后勤处搬桌椅,顺便把教材给领了。

出门前,他扭过头对班上同学道:“来两个男生,帮宋雎搬搬桌椅。”

教室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静的诡异。

所有人在这一刻屏住呼吸,下意识的看向最后面。

没有人站出来!

虽说此时的宋雎是真的漂亮,但岩中一姐毕竟还是秦乐乐。宋雎得罪了秦乐乐,今后在岩中的日子只会更不好过!

现在他们若是帮了宋雎,那下一个被针对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没有谁愿意被当成众矢之的。

左老师皱了皱眉头,正欲点人,就见到班长陈小柏有些紧张的举起手来。

他长相憨厚,此时被全班的同学盯着,瞬间感觉亚历山大。

有些怯怯的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他低声道:“左老师,我,我去。”

左老师点了点头:“那你……”

“谢谢老师,谢谢班长,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宋雎面带微笑的拒绝了。

左卫:“……”

得。

还挺逞能!

左老师和宋雎一走,整个班级就炸了。

“陈小柏,你该不会是看上宋雎了吧?”

有人对着陈小柏起哄,一瞬间大家都看向了陈小柏。

陈小柏被说的面红耳臊,他涨红了脸反驳:“没,没有!我,我是班长,帮同学那,那不是很正常吗?”

坐在后面的寸头扯着嗓子喊:“帮助同学挺正常,但帮助宋雎嘛……”

他故意停了一下,调侃道:“那当然是不正常咯!”

班里再次哄堂大笑。

陈小柏气的眼睛都红了,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索性垂下头去做作业,不再解释。

关于宋雎的事情,一节课的时间已经传遍了整个岩城一中。

绘声绘色!

几乎把宋雎描绘成了天仙。

刚下课,高二十班的门口就围了个水泄不通,都是来看宋雎的。

毕竟,小变态忽然变成了超级大美女,这种事情简直太瞎了好吗?

以宋雎那个畏畏缩缩的样子,就算是整容,也整不成个大美女吧!

不亲眼见见,谁都不相信。

然而来了后才发现,宋雎压根就不在教室里。

宋雎此时正在后勤处。

她并不知道自己成了整个岩中的炙手可热的人物。

领了新桌椅和新的书本后,她想着是一趟将这些全搬回去,还是分两次搬。

毕竟这身体细胳膊细腿儿的,娇弱的很。

“听说一大早宋雎就把桌椅全给扔垃圾桶了,邃哥,你真不去看看吗?宋雎变化太大了,你说那些去他们班看热闹的,还会不会欺负她?”

吴向阳大大咧咧的声音从前面的走廊处传来,让宋雎顿了一下。

她微微皱眉。

紧接着就听到一个清冽冷慢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你不也欺负过她?”

“我那只是吓吓她,那叫欺负吗?”

吴向阳讪讪的:“再说了,我吓唬她还不是为了你?”

另一个人没说话。

宋雎知道,那是程邃。

和程引之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少年。

也是原主心里喜欢的那个人。

宋雎垂眸,决定避开两人一次性把这些东西都搬回教室。

“咦,宋雎?你怎么在这里?”

刚搬起桌子,吴向阳就站到了她的面前,一脸惊讶道:“你还真把桌椅全给扔了?”

宋雎:“……”

消息传的还挺快。

她淡淡的点了点头,抬起头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在吴向阳的身后看到了程邃。

两人隔了几步的距离,比上次更近一点,她看的也更仔细一点。

太像了。

除了那双冷漠厌世的眸子外,其他的地方简直一模一样。 TBgyJg6zs1iMuiSstmdK4RyPUXOAZe3TURZlyMGEm3nfT3hlVZjUG756ax+VS18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