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不欢而散

既然你们有钱,只是不想亏了利息,那我就把利息补给你们。

“当然,这个钱也不用你们还了。”

牧青又补充了一句。

李香梅和张文远愣在原地,牧青的话他们完全没有想到。

补利息?

还有这种操作?

如果他们真的有钱,那答应牧青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他们银行里压根就没钱。

补的这点利息钱能顶啥用?

李香兰听到这话,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牧青这处理办法真是不错,一举两得。

她本来就不是很想把房子抵押出去,现在补点利息钱,大姐家这边也好交代了,面子上是过的去了。

沉默!

李香梅和张文远无言以对。

牧青淡然的看着自己大姨父和大姨。

“大姐,你们是怎么说,那个利息现在拿出来会亏多少啊,要不然让牧青现在就补给你们吧。”

李香兰说道,却是把牧青拉到了一旁小声问道:“儿子,你退伍费发了多少,没有乱花吧。”

牧青笑道:“妈,你就放心吧,在军营里没有花钱的地方,一共五十万。”

五十万,这是牧青觉得比较合适的一个数目,但是李香兰听到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五十万!这么多!”

李香兰的声音有些大,随即她意识到还有其他人在一旁,立刻噤声。

“牧青,退伍费这么多呀,那就简单了,你把五十万借给小博买房子,等大姨的钱拿出来了,再分点利息给你,都是自家人,何必让这些钱给银行赚去是吧。”

李香梅眉开眼笑,好像这五十万已经是她的一样了。

张文远说道:“牧青还是出息了啊,入伍五年,竟然能带五十万回来。”

李香兰尴尬了,她都有些想抽自己的嘴了,怎么自己就要多嘴问这一句。

李香梅还是继续说着,丝毫没有之前愤怒的样子。

牧青默然不语,李香兰神色踌躇,看着牧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牧青心中一叹,淡淡道:“大姨,钱我已经拿去装修了,手头上没剩多少了。”

“啊!装修!”

“这对象找了吗?装什么修?你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很挑吗,现在装了到时候处了对象结婚还不是要拆,这不是浪费钱嘛!”

“对对,小博的那个女朋友,连家里的窗帘颜色都有要求,不好搞。”

李香梅俨然一副长辈的架子直接教训起牧青来了,张文远则是在一旁附和。

“香兰啊,这钱可不能让牧青乱花啊,他年纪也不小了,还要娶媳妇,就这么给他败光了,以后还怎么办?”

“这个孩子在军营里呆惯了,不知道外面什么都要钱,你可得看紧了。”

“牧青才回来,这材料肯定还没动,现在退还来得及。”

这话一下子就说大了李香兰的心坎上,她这辈子没什么念想,就是想见到牧青成家立业。

“儿子,你怎么不和妈商量一下呢,这钱不能乱花,要不然听你大姨的,退了吧。”

李香兰说道,不过她和李香梅不一样,她是真的关心牧青。

牧青本来想说一下自己母亲,但是见到李香兰眼中那殷切的关心,顿时就没有了怨气了。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母亲太善良了,才会被大姨这么的利用。

“牧青,你妈都说了,你还不赶紧把那些钱都退回来!”

李香梅催促道。

牧青冷声道:“退了给你儿子买房吗?”

李香梅语塞,脸色僵硬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大姨是为了你好,一点事礼都不懂!”

“你那点钱不容易,浪费了大姨觉得可惜,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张文远说道:“牧青啊,其实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那利息时间就要到了,现在拿出来实在是太亏了,哪怕让你赚我们都觉得比给银行好呀。”

牧青真的是没想到,大姨一家竟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

家里明明是一分钱都没有了,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那简单,让你儿子晚点结婚不就行了,非要急着一时干什么?”

牧青也不再客气,继续道:“还是说,再不结婚,这儿媳妇就娶不到了,这孙子就抱不到了?”

“张博倒是好本事,想着先上车后补票,没想到被人家用孩子威胁了是吧。”

张博的情况牧青清楚,他现在女朋友怀了孩子,要是没房子,就会把孩子给打了。

“牧青,你什么东西,你自己娶不着老婆,在这酸什么,不想借就不想借,非要找这么多理由干什么!”

“文远,我们走,以后我们没这样的亲戚!”

被牧青点破,李香梅怒了,拉着张文远就要走。

李香兰有些着急道:“大姐,牧青还是孩子,他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妈,让他们走。”

牧青拉住自己的母亲。

“香兰,我记住了,以后要是牧青有什么难处你不要想到我!”

李香梅放了句狠话走了,张文远紧随其后。

牧青将门关上,并不在乎大姨的态度。

“牧青啊,你以后让我在娘家怎么做人。”

李香兰唉声叹气,自己大姐什么样的人她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很快就会传遍亲戚朋友的耳朵里了。

牧青说道:“妈,是儿子不好,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那些个势利的亲戚不来往也罢,你好好的享你的清福就行了。”

“哎,你今天这话说的还是太过了,怎么她也是你大姨啊!”

李香兰说道,她还是顾念亲情。

牧青回答道:“妈,我今天说的可都是真的,张博早就把他家的积蓄输光了,什么银行存款都是骗你的,要是他真的有钱,去找外公不也一样,干嘛非要找你呢?”

牧青的外公家也不是寻常家庭,只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太过严重,两个女儿基本得不到任何的援助。

“啊!怎么会呢?我看小博还是不错的呀。”

李香兰有些不可置信,又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以前有个战友早两年退役,现在就在东海开赌场的,他告诉我的。”

牧青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李香兰一脸惊讶,立刻警告道:“这样的朋友少来往,可不能沾惹上赌博。”

“知道了,妈,不说这些了,我给你洗脚吧。”

“唉,你这孩子,一直都是这么孝顺。”

……

晚上九点,李香兰已经休息。

陈峰出现在牧青的身边。

“老大,上面知道你回了东海,让你选一处住所,算是给你的奖励。”

“我不在意这些东西,你看着办吧。”

陈峰点头,随即消失在夜色里。

自己老大在边境五年,和最下层的军卒一直都是同吃同住,从不搞特殊。

这也是他们这些人愿意誓死跟随牧青的原因之一。

牧青微微摇头,以他牧安王的身份,要什么住所没有。

不过总要让上面的人表表心意,走个形式,这些他明白。

位重多猜忌,功高须受禄。 I8BeuedXAqWWURO7ejCwNegCMyL9/gCQOT8XtYXoeLB72tWq28IpbQsvknFNXFZ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