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五章 补给你们

“牧青?”

李香梅的心头一惊,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牧青回来了。

李香兰立刻打开门,迫不及地的要见牧青。

五年不见,千头万绪,无处言说。

“妈!”

千言万语,都抵不过这一句妈来的打动人心。

李香兰擦了擦眼泪,笑着把牧青拉近屋子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牧青,回来了啊。”

李香梅脸上挂着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张文远的脸皮更薄,现在就只有尴尬了。

“怎么瘦了啊,是不是在外面太辛苦了。”

“也变黑了,你这孩子,就是这一点不好,做什么事都太拼。”

“哎呀,我都吃过了,你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妈马上给你做。”

……

李香兰有些手忙脚乱,五年没见的儿子回来,她是什么事都关心的紧。

牧青说道:“妈,不用,我上午就回来了,先去了小俊那一趟。”

李香兰脸色一顿,叹道:“小俊是个苦命的孩子,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屋子里,张文远起身想要离开,但是李香梅一把把他拉住,眼神更是疯狂暗示。

“牧青啊,大姨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李香梅满脸堆笑:“是这样的,你的堂弟张博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不婚房还没着落么,你市区的那个房子借给我们做个贷款抵押。”

“你放心,就是借用一下,等我们的存款到期马上把贷款还上。”

张文远说道:“牧青,小博小时候和你关系也不错,现在这点忙你应该会帮的吧。”

牧青神色淡然,没有说话。

李香梅又转头对李香兰说道:“香兰,你看小博的婚礼日子都定了,总不能吹了吧。”

李香兰因为儿子回来有些激动,此刻也是被说动了些。

“儿子,要不然就先借你大姨家一下吧。”

“对对,牧青,你从小就听你妈的话,现在帮帮小博,等你结婚的时候,大姨家也会全力帮你的。”

有了李香兰这话,李香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牧青自幼丧父,最听他妈的话了。

“不行!”

牧青直接回绝。

李香梅和张文远夫妻俩顿时愣住。

这不应该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怎么还能不愿意?

李香梅立刻说道:“牧青,你是不是没听清楚,大姨不是要你的房子,就是拿来做个抵押,你就是想装修也是一样能装修的。”

牧青平静的看着李香梅,自己家里的情况陈峰早就汇报给他了。

自己那个堂弟张博是个什么德行,还有这大姨一家到底打的什么打算他都很清楚。

“我说了,不行。”

牧青淡淡道。

他缺钱吗?

牧青当然不缺,但是那是他父亲留给他的房子,要是真给了大姨去抵押,那就是真的肉包子打狗,拿不回来了。

这话一出口,李香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牧青,我怎么也是你大姨,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吗?你小时候大姨可没少照顾你,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让大姨心寒了。”

“香兰啊,牧青这军营里五年看来是混的不错啊,都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看来是我们自作多情了,本来还想着牧青结婚要是家里有困难,我们帮衬一下,原来牧青已经出息了啊。”

李香梅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一旁听着的李香兰脸色难看。

“牧青,你怎么说话呢,你大姨这不是和你商量的么。”

李香兰为人质朴,自己的亲姐姐家有困难,她不好意思拒绝。

牧青看着自己的母亲,想到了陈峰的报告。

自己在军营的这五年,母亲娘家的亲戚朋友就没有一个过问的,尤其是大姨一家,但凡过来就是照自己母亲帮忙。

一会这个帮几天工,一会那个需要点钱的。

更为甚者,连老家的地都是被强占了去,说的好听是担心她一个人种不过来,但是也没有给过一分钱或是送过一棵菜。

总之一句话,就是欺负他家没男人。

当年自己还是太冲动了,让母亲一个呆着,实在是对不起她。

“妈,不是儿子不想,只是大姨根本就没有把情况说清楚,张博什么人你比我肯定更清楚,大姨家里的钱早就被他败光了,哪里还有钱存在银行?”

若是平时,牧青根本不会解释,但是眼前的这个是自己的母亲,所以他耐下心来说的很清楚。

“这……”

李香兰有些犹豫了,大姐的那个儿子张博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牧青,话可不能乱说,我家小博怎么了!”

“我告诉你,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造谣还真是一张嘴,军营里历练了几年,我看你光练嘴皮子了?”

“香兰,好好管管你儿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当年非要去入伍干嘛,好好的做生意不就行了,现在说不定也是个大老板了。”

李香梅跟脚被拆穿,顿时怒了,说话也是没有一点客气。

张文远说道:“香兰妹子,牧青他要是不想借也行,但是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家小博啊,他才回来几天,搞得自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虽然牧青说的是真的,但是李香梅和张文远可不敢承认,他们还要给自己儿子筹钱买房,真要是漏了底,那可就糟了。

李香兰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的儿子,一边是自己的大姐。

“牧青,大姨是你长辈,你不想借妈也不逼你,但小博也是你堂弟,你这么说话太不对了。”

李香兰劝说道,话并不算太重,毕竟五年没见自己的儿子,她可不想骂牧青。

“哼,我看牧青就是混不出什么名堂这才退伍的吧,什么本事没有,只能死守着那套房。”

“真不知道五年在军营里都干了什么,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李香梅继续嘲讽着,完全不提自己儿子张博的事情了。

牧青冷笑,正想说话,李香兰瞪了一下他。

“牧青!”

李香兰的意思很明白,不愿意可以,但是话说的不能太重了,怎么也是亲戚。

牧青点头,然后说道:“大姨,也别说我不念亲戚的情分,这样好了,我在军营五年,这退伍费也有不少。”

“你和大姨父不是存了定期在银行么,现在拿出来亏了利息是吧,你说,现在拿出来要亏多少,我补给你们总行了吧。” XKBSJpgV0Mat5fe1MMV0G+hylBpKfKLb0u1BmrLDRIqWDACZYZgQ/jGXc8+8INSw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