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起疑

晚饭周似锦是一个人在兰庭用的。

兰庭院子小小的,十字青石甬道,西北角种了两株蜡梅,东北角种了一株老梨树,东南角种着无数蕙兰,西南角则种着两株桂树。

三间正房带耳房,抄手游廊连着东西厢房,屋子倒是不少,周似锦住了三间正房,春剑和素心住了两间耳房,东西厢房一直锁着,有女客来府里留宿才会打开。

用罢晚饭,见天色还早,周似锦便开始在兰庭的院子里散步。

如今正是冬日,梨树光秃秃的,倒是蜡梅稀稀疏疏挂着几朵晶莹剔透犹如蜜蜡雕刻的蜡梅花,散发着淡淡的寒香。

前世她在兰庭住了不到一年,却对这里印象深刻。

这里原先是周府的客院,专门用来招待女客的,即使她住在这里,这里依旧兼了客院的用途。

无论周府,还是威远侯府,都不是她的家。

春剑和素心见周似锦只是在院子里转,原先还忍着不吭声,后来见天都黑透了,周似锦还就着廊下挂的灯笼赏花,不肯回房里去,春剑到底性急些,试探着开口道:“姑娘,要不我去厨房要些热水,您先洗个澡?”

周似锦正在庭院里嗅一朵蜡梅,闻言想了想,记起前世是在今日的亥时被叫到生父周胤的书房去的。

距离亥时还有一个时辰,足够她洗澡了,便含笑道:“妆台上那个匣子里有碎银子,要水时拿二钱碎银子打赏。”

春剑没想到周似锦这么了解府里情况,不由咧嘴笑了:“姑娘怎么知道咱们府里的规矩,去厨房要水,或者点菜,是要给管厨房的媳妇妈妈打赏的?”

周似锦含笑看她:“以后素心管银钱账本,春剑你管衣服首饰。”

素心细心谨慎,春剑很会梳头妆扮,前世她身边的这两个管事大丫鬟,一向是素心管钱,春剑管衣服首饰。

前世去世前,她早早为春剑和素心做了打算,把身契给了她们,为她们在京畿祥符县乡下买了宅子和田地,登记了户籍,尽力安顿了她们。

洗罢澡,周似锦还不肯睡,梳了头,穿得整整齐齐,端端正正坐在窗前榻上就着小炕桌上的烛台看书。

春剑和素心都觉得这位新来的大姑娘实在是性格古怪,也不敢多说,只是在一边陪伴着。

快到亥时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果真是周胤派了人来请周似锦。

周似锦认出来人正是周胤的乳母孙妈妈,当即道:“烦请妈妈带路。”

孙妈妈守寡多年,无儿无女,由周胤养老,对周胤最是忠诚,一直管着周府的外书房,就连周夫人也对她礼敬三分。

孙妈妈打量了周似锦一番,眼神柔和:“大姑娘长得真像老爷……”

二姑娘周倩兮和大公子周韶长得像周夫人,三姑娘周盼兮只有眼睛像周胤,反倒是刚接回来的大姑娘周似锦最像周胤。

周似锦翘起嘴角笑了。

她知道自己长得像周胤,也知道这正是自己的优势所在,因此前世一直善加利用,从周胤那里要到了不少好处。

孙妈妈见她双目晶亮,笑的时候右嘴角上翘更加明显,右脸颊还有一个可爱的小梨涡,和周胤笑的时候一样,心里更是喜欢,声音也越发温和起来:“大姑娘,外面起风了,有些冷,您有披袄没有?若有的话套在外面吧!”

周似锦的衣箱里不但有披袄,还有两件皮袄……一件大红遍地金貂鼠皮袄,一件娇绿缎面雪狐皮袄,都是许凤鸣给她的。

只是前世她为了在周胤面前博取同情,特地穿了件洗得发白的蓝色绸面披袄去见周胤。

这一世可不能这样了,周似锦笑容灿烂吩咐春剑:“春剑,把那件娇绿缎面雪狐皮袄拿出来。”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那个海獭卧兔,也拿出来。”

片刻后,周似锦从东暗间卧室出来,孙妈妈见她戴着海獭卧兔,挽着一窝丝杭州缵,插戴着一支碧澄澄的翡翠簪子,穿着件娇绿缎面雪狐皮袄,打扮的小花仙也似,不由心里暗惊,却不肯多言,打着灯笼引着周似锦往外书房去了。

外书房依旧是周似锦记忆中的样子,一进黑漆大门,迎面便是一座假山,就着灯笼光,可以看到假山上盘绕着苍绿的藤萝。

院子正中铺着十字青石甬道,东北角种着一片竹林,竹叶在夜风中瑟瑟作响。

孙妈妈让春剑陪着周似锦在廊下候着,自己进去通禀。

周胤正在看信,抬头见孙妈妈走了过来,便低声道:“妈妈,那孩子……瞧着怎么样?”

孙妈妈凑近周胤,轻声道:“老爷,大姑娘生得倒是像您……只是瞧着衣服首饰甚是华贵……”

周胤眉毛一挑:“她一直在安国公府二姑娘身边侍候,许是许二姑娘赏她的。”

孙妈妈忧心忡忡:“老爷您还是自己看吧,我去请大姑娘进来。”

周似锦立在廊下,看着红漆栏杆外的竹林,思索着待会儿如何应对。

孙妈妈掀开门上锦帘,轻声道:“老爷请大姑娘进去。”

书房是一个大通间,十分宽敞轩朗,一座比人还高的赤金枝型灯照得满室如同白昼。

一个约莫二十八九岁的俊美青年正在书案后端坐着。

这漂亮青年便是周似锦的亲爹,洪武九年的探花郎,当朝吏部侍郎,洪武皇帝的心腹,即将过三十岁生日的周胤。

周似锦看着眼前年轻俊美的周胤,想到她去世前周胤被贬谪边陲,才四十岁却已经两鬓斑白,不由心中感慨万千。

她垂下眼帘,端端正正行了福礼:“似锦给父亲请安。”

听到周似锦自称“似锦”,正是自己当年和兰氏商议好的名字,周胤心中一阵酸楚,低声道:“起来吧!”

又指着书案东侧的鸡翅木雕花圈椅道:“先坐下。”

周似锦答了声“是”,在圈椅上坐了下来。

屋子里很静,旁边掐丝珐琅的三足香炉正燃着香料,带着松柏气息的清雅香气若有若无氤氲着。

周胤细细看着周似锦,发现她长得很像自己,尤其是眼睛最像,又圆又大,亮晶晶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慕孺之意,不由心里一软,声音不由自主温和了下来:“以后府里就是你的家了,要孝顺你的母亲,友爱两个妹妹和弟弟,跟着你母亲学学如何管家,针黹女红也不要落下……”

女儿已经十四岁了,说亲的事该提上日程了,也该跟嫡母学着管家了。

周似锦起身,恭谨地答了声“是”。

她这个亲爹,虽然偏心嫡出的周韶、周倩兮和周盼兮,对她这私生女却也不错,满足她的愿望,让她嫁入高门,又暗中给了她五千两银子的私房……要知道,京城一般的高门庶女出嫁,能陪送一千两就算不错了。

前世出嫁后,她回来哭了好几次,花样百出闹着让周胤想法子提拔孙浴泉。

后来周倩兮和周盼兮出嫁,她妒忌两个妹妹嫁得好,觉得爹爹偏心,再加上每次回娘家都不受待见,便很少回去。

待到孙浴泉承了爵,她成了威远侯夫人,孙浴泉又仕途得意,她与娘家的往来越发稀少起来,倒是爹爹借口顺道,主动来看了她好几次。

没想到爹爹一朝失势,孙浴泉就对她动了手……

看到周似锦眼中的泪光,周胤眼睛湿润了,道:“你的两个妹妹都随着先生读书,你也和两位妹妹一样在桃夭阁读书吧!”

周似锦蓦地想起前世自己在桃夭阁与周倩兮周倩兮一起读书的情景。

周倩兮周倩兮倒也没别的,就是不理她。

她说话,她们就当听不到。

当时周似锦觉得自己特别孤独痛苦,后来经历的人和事多了,想起那时候的孤独和痛苦,她却觉得不过如此,真是太幼稚太无聊了。

你们不理我,那我也不理你们好了。

如今重活一世,她更是不放在心上了。

见周似锦状似沉思,周胤忙又问道:“先前识字么?若是不识字……”

周似锦忙灿然一笑:“爹爹,我在安国公府,八岁开始就随着我们二姑娘读书,先随着周群周先生读了两年,又跟着和墨尘和先生读了四年。”

周胤闻言,神情顿时凝重起来:“是泽州名士周群和被称为‘帝者师’的和墨尘和先生么?”

周似锦笑盈盈点头:“对呀!”

周胤垂下眼帘,修长的手指在书案上“笃笃”敲了好几下,心中着实惊讶。

安国公许继顺手握兵权镇守边陲,又是许皇后的嫡亲兄长,他的女儿虽然身份贵重,却也不过是深闺女子,哪里用得着和墨尘这样的老师。

让和墨尘这样的国士去教授一个深闺女子,实在是暴殄天物……

难道安国公对这个女儿,有特别的期许?

想到这里,周胤看向周似锦,转移了话题:“似锦,你明年就要及笄,爹爹会叮嘱你母亲,给你寻一门好亲事的。” f4Droe4eZLvWnzeUQRZEkaZKKMP5uIxmv82BC5S78UE6WSEA5qfrJP4oaz/2OgQ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