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目标

周似锦是被说话声吵醒的。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立在床前,正伸着胳膊把帐子往帐钩上挂,口中还说着话,声音清脆,语速挺快:“……姑娘,您可别睡了,孙妈妈在外面都有些不耐烦了,她老人家可是老爷的奶娘,极得老爷信任,就连夫人等闲都不敢得罪她老人家……”

周似锦盯着眼前的俏丽小姑娘……这不是春剑么?

看着稚气犹存的春剑,周似锦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这是在做梦吧?

这一定是梦!

周似锦小心翼翼用手支撑着坐了起来,抬眼细细打量春剑。

春剑浑然不觉,挂好了帐子,见周似锦已经坐起来了,便忙又扭头叫道:“素心,姑娘醒了,快把热水、香胰子和手巾都送进来吧!”

“来了!”一个温柔的小姑娘声音传了过来。

周似锦凝神看去。

鹅蛋脸,形容温柔,长胳膊长腿的,正是她的贴身丫鬟素心。

素心把铜盆放好,笑盈盈道:“姑娘,快起来洗漱吧,不然水就要凉了!”

周似锦“嗯”了一声,试着说话:“春剑,把我衣服拿过来。”

记忆中,这时她应该是在距离京城不远的驿站里,很快她就要见到生父和嫡母了。

梳妆的时候,周似锦找出了自己的首饰匣,让春剑挑选合适的首饰……她一向得许凤鸣的宠爱,许凤鸣自己不爱插戴首饰,出挑些的首饰都给了她。

前世这个时候,她根本不敢让人知道她带着这么多首饰,重生一次,知道春剑和素心对她的忠诚,倒是不用防备了。

春剑看着首饰匣里的金珠首饰,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姑娘的首饰好漂亮!”

周似锦默不作声端坐在杌子上,看着妆镜中年轻了十岁的自己,如在梦寐,不知是梦是真。

素心见状,忙悄悄拉了春剑一下。

春剑也不敢多说了,忙和素心一起挑选首饰衣服。

马车驶出了驿站,进了京城北城门,穿街串巷,最后驶入了梧桐里的周府侧门,在内院门外停了下来。

周似锦扶着素心下了马车,随着接引的婆子进了内院,一路走到了正房惠畅堂台阶下,抬头看着上方题写着“惠风和畅”四字的黑漆匾额,这才有了真实感……她是真的重生了!

她真的重新活了一次!

周似锦蓦地想到了许凤鸣,既然她重活了一次,回到了十四岁,那许凤鸣应该也活着吧?

算算时间的话,如今应是腊月初,她记得许凤鸣是来年三月进京,三月三那日在金水河溺水而亡的。

也就是说,如今许凤鸣还活着……

想到这里,周似锦一颗心怦怦直跳,似有一股春风在她胸臆间鼓荡着,令她险些落下泪来:真好,许凤鸣也活着呢!

素心的手腕被周似锦捏的生疼,忙轻轻道:“姑娘,这便是咱们夫人居住的惠畅堂……”

这时一个细长眼长挑身材的丫鬟掀开锦帘走了出来,眼睛带着打量扫过周似锦,然后笑着看向被派去泽州接人的孙妈妈:“孙妈妈,这便是大姑娘么?夫人刚才还问起呢!”

孙妈妈一听,便知已经承认了周似锦的周家女儿身份,当即笑着道:“对呀,正是大姑娘,烦请通禀一声。”

水芝又笑着看了周似锦一眼,微微屈了屈膝:“见过大姑娘。”

周似锦看着前世的熟人,心中感慨万千,面上却只是笑着微微颔首。

水芝进屋通禀去了。

不过片刻,她便又掀开了锦帘:“大姑娘请进来吧!”

周似锦解了斗篷,递给了春剑,进了屋子。

屋子里暖融融的,摆设简单清雅。

一个姿容清丽身材苗条的少妇端坐在紫檀木雕花罗汉床上,一双清凌凌的眼睛正看着周似锦。

周似锦低下头去:“给母亲请安。”

说罢,她在面前摆着的蒲团上跪了下来,老老实实开始磕头。

作为嫡母,周夫人没什么可指摘的。

周似锦其实是周胤的私生女,可周夫人实在是太爱周胤,因此虽然不怎么理会周似锦,却也听任周胤把她这私生女接回来上了族谱,又给她安排了与威远侯庶子孙浴泉的婚事,就连周胤私下里给她私房钱做嫁妆也装作不知……

对这样的嫡母,周似锦实在没什么可抱怨的。

周夫人背脊挺直坐在那里,轻轻抚摸着怀里雪白的狮子猫,打量着眼前这个礼仪周全貌似恭顺的少女。

听说是在安国公府做婢女,不过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头上挽着一窝丝杭州缵,插戴着一支金镶红宝石玫瑰钗,耳上则是一对泪滴形红宝石镶金坠子,上着白藕丝小袄,下穿红罗裙子,气度从容,举止端庄,瞧着不像是婢女,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姑娘。

周似锦起身后眼神温顺看着周夫人。

前世她就发现了,看着高傲冷漠的周夫人,其实满心都是丈夫周胤,因此只要周似锦不烦人不作死,周夫人总会看在周胤的面子上容忍她的。

周夫人见周似锦小圆脸白皙细嫩,犹带着婴儿肥,与周胤一模一样的杏眼亮晶晶看着自己,眼神稚气而温顺,看起来像乖乖的小猫咪,瞧着和丈夫周胤莫名的相似,心里那层防备有些松动,当下道:“瞧着不错……你识字么?”

周似锦知道周夫人出身高门,出嫁前便是有名的才女,素来喜欢女子读书识字,忙恭谨道:“启禀母亲,女儿识字。”

“识字呀,”周夫人微微颔首,“都读过什么书?”

周似锦前世就不敢在聪明的嫡母面前作妖,当即老老实实道:“启禀母亲,《诗经》和《通鉴》女儿都读过了。”

前世在安国公府,许凤鸣开蒙,她作为贴身婢女,也跟着许凤鸣读书,虽然和许凤鸣比差得远,却超过了一般闺阁女子。

后来国公府为许凤鸣延请名师讲学,她也陪着听了几年课,胡乱倒是读了不少书。

周似锦记得周夫人前世便喜欢读《诗经》和《通鉴》,因此特意这样说。

得知周似锦读过《诗经》和《通鉴》,周夫人略一思索,问了周似锦几个与《诗经》和《通鉴》相关的问题。

周似锦一边想,一边答,倒是都答得不错。

周夫人听她答得不错,的确是熟读《诗经》和《通鉴》,心中的不满略微减少了些,淡淡吩咐另一个丫鬟芙蕖:“你去见戴先生,为二姑娘和三姑娘半日假。”

又看向周似锦:“你先坐下吧,待你二妹三妹来了,姐妹彼此厮见。”

周似锦答了声“是”,由水芝引着在西边的紫檀双凤纹圈椅上坐了下来。

重回十一年前,所有的人和事都与前世一模一样,此时生父周胤在吏部议事,不在府里;嫡出的兄弟周韶在嵩山书院读书,不在京城;唯有周夫人嫡出的两个女儿周倩兮和周盼兮,如今正在内院东边的桃夭阁随着女先生戴春琳读书。

而最厌恶她的周老夫人如今由二房陪着住在鄂州周氏老宅。

周夫人一向不爱说话,周似锦不愿多说,丫鬟们不敢出声,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周夫人端起素瓷茶盏品了一阵子,见周似锦不说话,乖巧地坐在那里,似是温顺乖巧得很,便道:“我听你父亲说,当年他给你起的名字是……似锦?”

周似锦忙恭谨道:“是,母亲。”

她还在娘胎里时,周胤就把名字起好了……周似锦。

她生母兰氏即使嫁给了徐智,也依旧让她用这个名字,因此周似锦以前都是叫徐似锦,即使在许凤鸣身边侍候,许凤鸣也没让她改名字,还是叫她似锦。

周夫人想起夫君与周似锦生母兰氏的那些事,心情有些复杂,一时没有说话。

周似锦知道嫡母最厌恶人多话,便也不肯多言,安安静静坐在那里。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

好在周夫人和周似锦都是不怕尴尬的人,皆安之若素坐在那里,平静地等着周倩兮和周盼兮两姐妹过来。

约莫过了一盏茶工夫,外面响起了清脆的少女声音:“母亲!”

周似锦听出了是三妹周盼兮的声音,忙起身向外看去。

锦帘掀起,两个少女走了进来,个子稍高一些的那个约莫十二三岁,清丽高挑,颇似周夫人,正是二姑娘周倩兮;个子稍矮一些则是十一二岁模样,杏眼桃腮,十分俏丽,正是三姑娘周盼兮。

周夫人看向两个女儿时,面上虽然依旧没有表情,眼神却柔和了许多,温声道:“这是你们的大姐,来见见吧!”

周倩兮态度从容,平静地向周似锦屈膝褔了福,叫了声“姐姐”。

周似锦忙回了礼。

周盼兮好奇地打量着周似锦,却也听话地屈膝行礼,脆生生叫了声“姐姐”。

周似锦微微一笑,叫了声“妹妹”回了礼。

前世她和周倩兮周盼兮并没有过多亲近,姐妹间一直不冷不热。

后来她嫁给了破落侯府的庶子,而周倩兮嫁给了当朝首辅嫡次子,周盼兮成了卫国公夫人,姐妹之间身份地位云泥之别,交际圈也不同,自然更没什么来往了。

姐妹彼此厮见过,周似锦看快到午时了,想起前世周夫人一向是和两个女儿一起用午饭的,忙起身告辞。

周夫人便吩咐周胤的奶娘孙妈妈去安顿周似锦住下,又叮嘱周似锦:“午饭便在你自己房里用罢,用罢饭正好可以歇午觉,倒也便宜。”

又道:“我素来不讲究晨昏定省那一套,你平时不用过来请安,叫你再过来。”

她和周胤夫妻恩爱伉俪情深,眼中实在容不下沙子,不打算让周似锦常在她眼前晃。

周似锦恭谨地答了声“是”,这才退了下去。

前世一直到她出嫁,周夫人什么都没教她,那时她还心中怨怼不满,可是重生一世,她倒是能理解周夫人了……对丈夫的私生女,周夫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春剑素心与周倩兮周盼兮的贴身大丫鬟一起候在正房外廊下,见周似锦出来,忙上前招呼。

半个时辰后,周似锦终于在内院西边的兰庭安顿了下来。

躺到了柔软洁净的床上,待素心放下了锦帐,周似锦这才悄悄吁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盘算。

到目前为止,一切与前世一样。

前世许凤鸣是三月进京的,那她就等着许凤鸣进京好了。

前世三月初一和三月初二,接连两天她去见许凤鸣都吃了闭门羹,便没有再去,想着早晚有见面机会,谁知,三月三那日许凤鸣就在城外金水河溺水而亡……

想到这里,周似锦心脏闷闷的,一阵扯着疼。

她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给自己订下一个小目标:周似锦,这一世,你可要记住,无论许凤鸣如何冷淡,你都要死缠烂打,紧紧贴着她,让她无路可逃插翅难飞,别想靠近金水河一步!

想到许凤鸣被自己缠到生无可恋的样子,周似锦不由笑了起来。 whbTfJPGMws9wA83F3VDviqnILnDolHDoTRKEPuRdTIUlo8JNMjXqN/bD8XWPYm6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