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太阳照到眼睛的时候,纪墨还在努力沉浸在睡梦中,但那日光实在是越来越耀眼了,最终撑不住,眼睛拉开了一条缝隙,抬手揉了揉。

讲真的,这里的环境真的不怎么好,村子里的小茅草屋都不怎么隔音,说是院墙的存在大部分时候就是个装样子的篱笆,用那些烧柴都起不了多少火的细树枝子随便捆捆,稍加固定,就成了房子外头的小院子。

有的人家要是养鸡鸭什么的可能会谨慎些,拿石头木板弄出一个比较好的起码不会被鸡鸭弄塌了的低矮院墙来,但大部分人家都没这么奢侈,隔着篱笆院墙彼此瞅个对脸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有的扎篱笆的树藤都没选那种枯死的,那东西,山上多,生命力也强,随便沾点儿地,就能再长出新芽来,爬啊爬的,慢慢就弄出一圈绿色的院墙来,看起来也颇有几分意趣。

还有会开花的那种,总能在花开的时候引来些蜂啊蝶啊的,给村中的孩子们多一些娱乐。

这些算是乡间悠闲的那一面,另一面,就是这些简陋院墙带来的不隔音问题了。

纪墨这辈子是被系统直接送入娘肚子里的,但具体有没有过那十个月,他是没什么记忆的,好像就是猛地一睁眼,突然就成了新生的婴儿,被人在屁股上拍了响亮的一巴掌,说“是个大胖小子”。

这样从婴儿开始成长了四年,听父母妖精打架,听哥哥吵架,听姐妹叫喊,听左邻右舍闹这个闹那个,几乎每一夜都能听到呼噜声,磨牙声等各种细小磨人的声音。

婴儿时期的睡眠质量还是很不错的,哪怕总想着听着这些绝对睡不着觉,但每次都呼噜呼噜睡得很香,等到能说话了,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声音,昨儿李大爷的呼噜声都没影响他睡觉,头沾着床就着了。

本来就觉得活得不那么精致的纪墨觉得自己肯定是更糙了,对脏污的承受力又上了一个档次,早上起来,就着这明媚的阳光,看着那床单被子的颜色,心里头就一个感觉,啊,大家都一样啊!

其实,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李大爷家没女人,这些洗洗涮涮的事情就不那么勤快,似乎还要更邋遢一些。

也不知道如今几点了,纪墨一边觉得肚子饿了,摸摸肚子不想起床,一边翻看脑中虚拟屏幕上显示的东西。

【主线任务:扎纸匠。】

【当前进度:李大爷(师父)——已完成。】

“啊,就改了一个字啊,还真是偷工减料,难道不应该来个好感度显示吗?昨天那种拜师情况,不是拜师,是来结仇的吧。”

扪心自问,若是自己,被舆论逼着收下一个根本不想收的弟子,按照古代俗语“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来说,简直就是逼自己去死的节奏啊,不好好收拾这个弟子都不可能!

想到这个弟子如今就是自己,纪墨总算有了些做弟子该有的自觉,他是不是应该表现一下殷勤孝顺?

一骨碌爬起来,床上早就没了人,纪墨把屋子里扫了一圈儿,李大爷的屋子他只在窗外看过,窗户小,还蒙了一层干草,便是白天敞开的时候也看不到什么,就好像现在,他看了一圈儿,也没发现纸人的影子。

要不是曾经亲眼见过有人从李大爷家里带走过纸人,他恐怕以为这李大爷做的是别的行当。

这也收拾得太干净了吧,连片竹篾子都没留在外头。

更不要说比较值钱的纸了。

做纸人的那种纸,质量可能还要好一些,纪墨见过,雪白雪白的,并不透光,上面花花绿绿画着衣服什么的,衣服还都是鲜艳的颜色,之所以说雪白雪白,就是因为那脸和手,真的是太白了。

不过,也可能是后来涂白的,白色的颜料,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

纪墨没有乱动东西,他还是很讲礼貌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之后,走了两步,又回来努力叠被子,他一开始是想要在床下完成这项壮举的,奈何这被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过,又硬又沉,他能拽过来,却不能抖起来,更不要说抖平了。

最后又脱了鞋爬上去,站在床上一点点把被子推平,然后在折叠,忙得满头大汗,身上的馊味儿又出来了,这才皱了皱鼻子,颇为嫌弃地跳下床。

肚子更饿了。

“也不知道李大爷去哪儿了,对了,以后该叫师父了吧,用不用磕头拜师,还是敬茶?”

纪墨对古代的印象除了历史书上那些,就是电视电影上的古装剧,不甚了了地他也没想着贸然套用,想想看,要是他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给他爹娘来个文言文,怕不是要立刻被当妖孽沉了水了。

肚子实在是饿得慌,纪墨想着喝口水也好,摸去了厨房,看到灶台上有个碗扣着,想了想,打开看了一眼,看到半块儿窝头,农家手工做的窝头,那手指头印子十分明显。

纪墨眼中一喜,却还是坚持着去找了水洗手,这才抓起窝头开始吃,狼吞虎咽的,这可比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绿粥好多了,嚼一嚼,还能感觉到点儿甜。

边吃边往外头看,没见着李大爷的影子,纪墨吃了东西喝了水,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儿,就直接出门了。

靠山村都是两顿饭,早上一顿晚上一顿,中午基本是不吃的,一来省粮食,二来省时间,否则的话,一天三顿饭,女人们就几乎只能围着灶台转了,捡柴火烧水,和面淘米,再弄些菜什么的,就算是再俭省,在没有冰箱等更好的延长食物保质期的时候,都要保证每顿吃完才算是不浪费,因为谁也不知道放到下一顿会不会坏掉,或者直接被不知道什么虫子老鼠的给糟蹋了。

纪墨就见过自家老娘往房梁上拴绳子挂篮子,有些吃的能放得住的就放在篮子里,即便如此,偶尔还会被老鼠或者野猫什么的光顾一下。

除此之外蟑螂什么的就可以说是很常见了,饭菜里见到蟑螂腿都不要太惊讶。

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到如今的习以为常,纪墨走过的这一段心路历程,全是辛酸泪,自己都可怜自己。

纪家在靠山村也算是大姓了,小半村的人都姓纪,可能还是一个祖宗下来的,本来也应该算是本村很有势力的,奈何这年头不好啊,李大爷逃荒那年,这边儿其实也没好过,再有打仗征兵的,村里头男人被拉走一多半,回来的就那么几个。

便是纪家也因此垮了一半儿,村子不可能空着,上头便分派人到这里落户,一个两个,一家两家,到如今,纪家也算是大姓,但这时候的纪姓之中就多是那时候的老弱病残,顶不了什么用了。

倒是村里头黄家人,之前一直当着村长什么的,跟上面关系不错,便是征兵他们也走的人较少,没怎么受打击,地位稳固,现在还是黄家人在当村长,看似公正的举动下也会有些小偏心的地方。

上次带头把纪墨推倒摔掉牙的那个小孩儿就是黄家的,还不是村长他们家的,后来连句口头的道歉都没有,就把事情归结为“小孩子玩闹”一笑带过了。

纪墨也不是真的小孩子,哪里不知道后来他爹训他也是迁怒的意思,但换句话说,事情真的反过来了,他把人家小孩儿推倒掉牙了,说不得他的父母还要拿着东西主动去赔礼道歉。

法不责众那套都没得用处。

走到家门口,纪墨正要往里头走,就被二哥一拐子捞住脖子往外带,嘴里还赶他:“你回来做什么,以后就跟着师父好好学,别没事儿往家里走,要是以后赚钱了,再拿回来。”

二哥比他大三岁,小牛犊一样,已经能够去地里顶半个劳动力了,一双胳膊也是颇有些肌肉,纪墨被勒得吐舌头,泪花子都在眼眶晃了,耳朵里还听到这些话,差点儿没噎死。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拜了师父就没爹妈了?

规矩?

他眼角余光看到他娘的影子了,就在灶台那里,似乎发现他看过去了,还板着脸瞪他,这是什么凶神恶煞的节奏?

算是被赶出家门了?

走了约有十来步,二哥才松开纪墨,拍了拍他的肩膀,差点儿又没把他压塌了,“行了,别傻乎乎的了,跟了李大爷就好好学,会门手艺总是饿不死,这次是你运气好,抢了个先,要不然……”

“呵呵”那两声别有深意,作为同样被黄家孩子欺负过的二哥心中是有着大志向的,纪墨早就听说过,他小时候说过要当村长的话,只不过大一些,这样的话就不让说了。

还没等纪墨深切体会一下那个“呵呵”的深意,二哥又在他头上拍了一下,这一下倒是轻多了,就把他的头发往下压了压,“好好学,你这么傻,要是学不会可怎么办啊?”

说着他小大人儿一样叹了一口气,纪墨气得脸都红了,他才不傻呐,最早钻营拜师事情的分明是他,怎么他们一个个都像是这件事的功臣似的?

还理直气壮跟自己预定以后的工钱,咋那么大脸呢? XCzmeW5g5xDci5liQjMUO0eWePsnrbSXSlzts/5Fbcq+JoUmgbG7IVtVTg+jPIk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