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六章 你的安安没了

再醒过来,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已经告诉了颜菀此刻她所在的地方。

她猛地睁开眼,想起在晕倒之前盛景行告诉她的事。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她的安安那么乖巧,那么听话……

颜菀拔掉了针头,任凭手上鲜血蔓延却好像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似的,她跌跌撞撞地往外走,没想到,竟然撞上了一个人。

是盛景行。

孩子的死亡,让盛景行脸上也多了一丝阴郁。

他俯身看着颜菀,眼里满是怒意:“你又想干什么?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呆着不好吗?”

颜菀看到他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她双手紧紧抓着盛景行的袖子:“我儿子呢?安安呢?你把他接回来了没有?”

她急切的模样在盛景行看来,就是虚伪,恶心。

“你还要我跟你说多少遍啊,你儿子死了,死了!”

盛景行声音里有着隐含的暴虐,眼睛更是布满了血丝。

“不!你胡说八道!他没死!没死!他还等着我回去给他做饭呢!”

颜菀疯狂地摇着头,她的脸上连最后一点血色都失去了,但是她声音却是那么尖锐!

“啪!”

下了重力的一巴掌,让颜菀的头歪在了一遍,她的嘴角,淌出了一道血痕。

“我再告诉你一遍,安安,死了!”盛景行的声音好像来自地狱。

听到这句话,颜菀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她就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依然在重复着自己原来的话:“我儿子在哪里……你快带我去找他……他见不到我会难过的……”

颜菀看上去手足无措,头发散乱得像个疯子。

盛景行死死地盯着她看了好几秒,看她还是一副不肯接受打击的样子。

随后他的声音更冷了:“不愿意接受现实是吧?好,那我就让你清醒清醒。”

他对自己身后的手下吩咐道:“把她关进地下室里,让她冷静几天!”

“不!我要去找我儿子!我要去找安安!”其他人上来想拖走她,颜菀用尽全力挣扎,大喊大叫着,其他的护士和医生,因为忌惮盛景行的身份,只能远远的看着。

这时候,终于有人看不过了,一个精神科的医生忍不住站了出来:“盛……盛先生,您的夫人可能是因为受的打击太大,所以出现了精神失常的状况,我建议您还是先给她找个医院治疗一下。”

疯了?精神失常了?

盛景行看到颜菀癫狂的样子,眼底出现了一抹笑意。

“这样的疯子我会治,不需要你们操心了。”

那医生听他这么说,自然也沉默了。

盛景行看着颜菀在不断地挣扎着,仿佛是一条被扔上岸的鱼。

他眼底的墨色更深了,嘴角勾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他慢慢走近颜菀,两个人四目对视,颜菀眼里终于带上了一丝惊恐。

“盛景行,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想去见我儿子……”颜菀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

“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安守本分,那就给我好好在地下室里呆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我再把你放出来。”盛景行的语调放得极慢,一字一句都充满了震慑力。

颜菀什么话都没说,她只是拼命地摇着头,然而这样的她,却没有换来盛景行的一丝怜悯。

“带走!”

……

黑漆漆的地下室,颜菀把自己抱成一团,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盛景行不让她看安安,她也不想吃饭。

那些人都在骗她,安安怎么可能死呢,他说过自己要陪她一辈子的。

颜菀想着想着,又傻笑了起来。

这时候,地下室的门突然开了。强烈的光照了进来,颜菀因为适应不了,下意识用手挡住了眼。

盛景行走了进来,他西装革履,与此刻颜菀的狼狈不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想清楚了吗?”

颜菀见到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盛景行,你来了,我最近很乖的,你能不能带我去见我儿子啊。”

盛景行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真是恨透了这个女人,哪怕疯了的样子都是这么让人讨厌。

“这样假惺惺的有什么用?难道你装疯卖傻,你儿子就能回来了吗?”盛景行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

颜菀没有回答他,她一直用讨好的笑容看着盛景行。

盛景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这副模样,他本来就压抑的心,怒火顿时高涨了起来。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盛景行走近颜菀,硬生生拽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地下室里拖了出来。

颜菀的头发断了好几缕,头皮也疼的恍若针扎。

但她也不敢喊疼,因为她怕盛景行不带她去找安安了。

看到颜菀怯懦又卑微的样子,盛景行冷笑了一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幅相框,照片是安安的,他笑得很开心,这么开心的笑容,颜菀也没有见到过几次。

然而,那照片是黑白的。

颜菀躲闪着目光不去看那张照片。

盛景行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窒息感突然袭来,颜菀脸色开始变青,她努力地想要掰开盛景行的手,却是徒费心力。

“放……开……我……”颜菀的眼睛睁大,有气无力地说道。 jlO0H+xTKMdgsh7TEpbbTzQzB/rErGfZlAkdOONp2SI3OtmL5FaB/Vq1LsybfptX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