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三章
这里不是她的世界

就这么盯着炉子里的炭火忽明忽暗,困倦之意也慢慢袭来。

被窝里的李景楠却很不安分,他瞧华轻雪还没睡,便用手肘顶了顶她,“喂,讲个故事。”

华轻雪撇撇嘴,“哪来那么多故事可讲……”

前几天李景楠半夜里做噩梦,醒后一直不敢入睡,华轻雪便好心讲了个故事哄他睡觉,没想到,给他惦记上了。

“讲吧、讲吧,讲什么都行。”

借着微弱黯淡的光火,华轻雪看见李景楠一双乌黑的眸子熠熠生辉,心慢慢软了下来。

“……好吧,那我就讲一个。”华轻雪思索着,慢慢说道,“不过,今天我们不讲故事了,好歹你也是位太子,不如我给你讲讲帕金森定律吧。”

李景楠眨了眨眼,挨着华轻雪侧躺着,特别的乖巧。

华轻雪一边回忆脑海里那些知识,一边娓娓道来:“帕金森定律,也叫官场病,或者组织麻痹病,帕金森定律阐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不称职的人一旦占据领导岗位,庞杂的机构和过多的冗员便不可避免,庸人占据着高位的现象也不可避免,整个机构系统就会形成恶性膨胀……陷入难以自拔的泥潭……”

夜色渐浓,温暖而简陋的小屋里,只有女人轻缓的呢喃低语……

……

这个夜晚,华轻雪做了一个很离奇的梦。

她梦见了李景楠。

不同于平时在她面前的趾高气扬,梦里的李景楠显得弱小无助,他跪在地上,上半身扑在一张很大很大的床前,低耸着头抽噎不停。

华轻雪走过去想安慰他,可是她喊了好几声,梦里的李景楠却似乎根本听不见她的声音。

李景楠一边哭一边说着:“父皇,儿臣听您的话,一定好好念书,再也不惹太傅生气了……父皇,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华轻雪这才看见,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面容十分憔悴的中年男子,他虽然憔悴,服饰和姿容却极为精致,就连下巴上的胡须,也被修饰得很飘逸。

既然李景楠喊他父皇,那么,他就是大齐的皇帝了?

华轻雪好奇的打量他。

皇帝似乎病得很重,气若游丝,但是表情很平静,谈吐间自然而然带着一种人上人的威仪。

“……朕守了大齐十四年,北边辽人步步相逼,西边蛮夷虎视眈眈,东边还有倭寇作乱,朕已是累极……然,朕不甘心啊!……莫州已经失守,那蟠龙山就在莫州边上,若是被辽人发现了那兵器!朕思及此!……咳咳!咳、咳咳咳!……”

“父皇、父皇!”李景楠一脸慌乱,他伸出小手去轻抚皇帝的胸口。

皇帝的咳嗽声慢慢平复。

“父皇无需忧心,儿臣这就去将那兵器寻来,绝不叫辽人发现兵器!”

皇帝闻言,却是惨然一笑。

“我儿纯孝,朕心欣慰……只是此事却不容易,只怕一旦传开,朕便成为天下人笑柄。朕不怕成为笑柄,朕只怕成为千古罪人,景楠我儿,你且谨记我的口谕——蟠龙山藏有国之利器,若不能得之,必毁之!决不能叫这利器落进辽人手里!”

“是,儿臣谨遵谕旨!……”

接着,虚弱的皇帝又断断续续说了些话,李景楠一边掉泪一边点头。

华轻雪瞧着这场景,心里头颇不好受,她知道皇帝这是在交代遗言,小景楠心里一定也知道……

床上的皇帝说完话,气势一下子弱了许多,眼皮子也沉沉的往下落。

李景楠还在床边哭着,悲伤而凝重的气氛充斥着四周,华轻雪的心情也变得沉甸甸的。

可是忽然!皇帝的一双眼睛倏地睁开!

他直直看向华轻雪,眼中精光射来!瞳孔随之放大!

华轻雪被皇帝吓了一跳!只觉得那双眼睛要将自己看穿!心中无比骇然!

哗!——

华轻雪睁开眼,她看见窗户缝外透过来的朦胧曙光,心情一松,慢慢坐起来。

身边的李景楠睡得正香,华轻雪不想吵醒他,她觉得这个岁数的孩子睡眠很重要,既长个子,也长脑子。

华轻雪起身将火炉子拨得旺了些,又往里面添了碳,而后端起木盆里的衣裳轻手轻脚走出去。

昨天夜里下了半宿雪,现下院子里已经落了厚厚一层,映射着早上的日头,亮晃晃的刺眼。

华轻雪的心情因为晴日而松快了不少,天气好了,衣服也能干得快些。

红肿的手已经崩裂了几条口子,痒得厉害,一碰又极疼。

华轻雪无暇顾及,她一边晾衣服,一边想着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

——作为一个失去记忆的人,若说对自己的身份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李景楠发现她的时候,她昏倒在山路上,身上只穿着一条半袖的裙子,单薄得不像话。

穿成这样,在寒冬腊月跑进深山老林里,显然是送死。

可是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进山,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的山。

这一个月以来,她养好了身体,也断断续续忆起了不少事情,只是大部分都是隐隐约约的轮廓,不够清晰。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以前呆过的那个地方,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至少在那里,当她解释一个简单的化学反应原理时,不会被人当做胡言乱语。

也许等自己回忆得再多一些……

再多一些……就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

今天天气好,华轻雪不用浪费时间去烘烤衣服,她打算出去碰碰运气。

在不知道何时才会有人来营救他们之前,她得想办法养活自己,还有那个八岁的太子殿下。

华轻雪晾完了全部衣裳,在屋里简单煮了一锅粥,然后跟李景楠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坐吃山空显然不行,衣食住行每样都需要钱,尤其现在天寒地冻最容易生病,看病抓药更需要钱。

总之,摆在他们眼前的现实就是:钱、钱、钱!

洗衣裳的活计肯定做不长久,她要出去试试找些别的活做。

李景楠听了,皱起小脸,“可是你的口音很奇怪啊……”

他担心华轻雪引起辽人的怀疑。

华轻雪耸耸肩,“总比你出去强,你出去只能装哑巴。”

李景楠一口纯正的大齐官话,一听就知道他是从盛京里来的。

华轻雪这么一说,李景楠倒也不好反对了。

他耷拉下脑袋,语气闷闷的:“那你去吧……”

小家伙似乎还有些别扭。

华轻雪早已习惯他的傲娇性子,笑着说道:“我会早些回来的。”

她模仿这里的女人,勉强给自己挽了发,包了块头巾,一身灰旧衣裳就像再普通不过的村妇。

借着木盆里的水映出倒影,华轻雪确信自己的模样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这才出了家门。

到了街上,华轻雪直接往丰乐楼去。

之前因为洗衣裳,她认识了丰乐楼的厨子严大娘,严大娘听说华轻雪会算账,便热情的告诉她,说最近铺子里正想招个会算账的帮工。

华轻雪今天来,就是特意来见掌柜的。

眼下不是用饭的时间,酒楼里没什么人,掌柜正在案台边算着账。

华轻雪走过去,轻声问:“您好,听说这里最近在招帮工……”

“不招了。”掌柜头也没抬,直接回绝。

华轻雪愣了愣,“不招了?……掌柜,我会写字算账,您如果不信可以考考我的。”

掌柜却叹了口气,摆摆手,“小姑娘,不是我不信你,我实在是为姑娘好,这帮工的活,你是做不了的。”

华轻雪越发不解。

为她好?这是从何说起……

掌柜不再理她,眼神瞥向外面,摇头叹道:“唉……如今这世道……”

华轻雪也看向外面,只见两个巡街的辽兵正强拉着一个女孩,身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苦苦哀求。

那女孩不过十二三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眼睛里透着深深的惊恐,连尖叫声也发不出来。她脸上带着分外明显的巴掌印,像一具没有生气的木偶任辽兵拖拽着前行。

白发老头与辽兵拉扯,被其中一人推倒,这时街边走出来一个年轻壮汉,他扶起摔倒的老头,却被辽兵从背后一刀捅穿了肚子!

血溅了老头一脸,辽兵拔刀的时候,一些白白红红的东西从那男子的身体里掉出来——

老头立时吓得痉挛,两个辽兵嘻嘻哈哈在街上叫骂了一阵,见街上再无人敢出声,才拖着女孩耀武扬威的离开。

整条街道,安静得像个坟地。

华轻雪屏着呼吸看完了整个过程……

她咬着下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颤抖得太厉害。

她清楚自己看见了什么!她也清楚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她整个脑袋都是木的,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锤了一下!

她的认知,放在这个世界,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什么法则,什么人权,这些统统都是笑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让她出现在这里?

——这里不是她的世界!

一只拿着帕子的手伸了过来,华轻雪怔怔的看过去。

掌柜将帕子塞进她手里,“别哭了,快回去吧,以后也少出门,我会让荣升去取衣裳的。”

她哭了么?

华轻雪抹了一把脸,果然湿了一片,她想冲掌柜感谢的笑,却笑不出来,她想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mhM8ZD0mlKBhOKbwE1J1crbcHAbteHL2bvf9DcjjirmNsv/YSwClFyHM7a/m8qp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