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烂萝卜也有大用处

华轻雪一时有些怔忪。

他们眼下处境艰难,别说是找兵器,就连活下去都很难……

李景楠见华轻雪神情有异,他揪住华轻雪的衣服,问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在那山上,你可曾见过什么兵器?啊?”

华轻雪被李景楠救醒后,就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连华轻雪这个名字,也是李景楠给她取的。

当时天上正下着雪,李景楠文绉绉的说:“浓霜轻雪妒清华,暖日烘时只见花,以后你就叫华轻雪吧!”

她觉得怪怪的,推辞不要,心想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恢复记忆了呢。

李景楠的脾气却很大,当时就瞪她,“放肆!本殿下赐名,岂有收回之理!”

于是,华轻雪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现在她被李景楠揪住,也是很无奈,“我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兵器,我有意识的时候就在那山上了,迷了路,又冷又饿,后来就昏迷了……”

只不过,每次她听到李景楠说兵器这个词的时候,心里面会一跳一跳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被自己忘了……但是这话她不敢跟李景楠说,别说她本来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即便想起来了,这种显然会惹祸上身的事,她也不敢说啊……

李景楠颓然,“是啊,你一个女人,能知道什么……”

华轻雪听了,心里忍不住腹诽:女人怎么了?你还小屁孩呢!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屋里的两人脸色大变,瞬间止了声。

“……华姑娘?“随着敲门声,门外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华姑娘,我是丰乐楼的荣升!”

丰乐楼?

屋里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华轻雪站起身,“我去看看。”

“你看准了再开门啊。“李景楠将整个身体缩在棉被里,忧心忡忡的说道。

门外是丰乐楼的伙计荣升,他抱着一个大包袱站在外面。

华轻雪放下心来,她认得这个伙计,她帮丰乐楼的厨子洗过几次衣裳,去送衣裳的时候见过这个伙计。

华轻雪赶紧打开院门。

“是华姑娘吧?严大娘说上次华姑娘把衣裳洗得跟新的一样,她说以后的脏衣裳全交给你了,这不,都让我送过来了。”荣升笑眯眯的说着,“严大娘还说,这大冷天洗了衣裳还要费神烘干,多加二十个钱,算是补给你费的炭火钱。”

这几天雨雪不断,华轻雪为了按时交出洗好的衣裳,将每件衣服都细细用炉火烘干了才送过去,这样确实会费不少炭,原本只是本着信用做事,没想到今儿却有意外收获。

二十个钱啊……至少够吃两天肉了,这几天她和李景楠一直没沾过荤腥。

李景楠看到华轻雪抱着一大包衣服走进来,小脸不由得往下沉了沉,“怎么又这么多衣裳。”

华轻雪知道他心里头还别扭,也不以为意,笑道:“我的好殿下,有衣裳洗就不错了,如今我们两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你身上的钱已经用来租了这处院子,唯一一件御寒的棉衣也当掉换成了粮食,眼下不用出门就能赚上几个小钱,这已经是幸事了。”

李景楠看着华轻雪那双红肿的手,想到自己居然要靠这女人洗衣裳来养活自己,心里到底难受得很,“要不,把我的腰带也拿去当了吧。”

“你的衣裳都出自宫里的料子,咱们还是别冒险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当初之所以会当掉那件棉衣,也是她和李景楠情急之下乱了方寸,没有考虑周全,事后想起,却是惊出一身冷汗,好在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想来大概是因为这小城小镇的没人能认出宫中御制的东西,不过,他们也不能因为没人发现就心存侥幸。

李景楠抿了抿嘴,忽然说道:“我帮你一起洗。”说着他就要下炕。

华轻雪吓了一跳,立即上前拦他。

李景楠很不高兴,坐在炕沿瞪华轻雪,“怎么?怕我给你添乱?本殿下帮你忙是你的福分。”

华轻雪颇为无奈,这小子,每次一端起太子的架子,说话就特别的难听。

这些御寒的衣裳浸过水之后又厚又沉,哪里是他一个小孩揉搓得动的?

不过李景楠年纪不大,脾气却不小,相处了个把月,华轻雪也慢慢摸清了他的行事风格,知道他吃软不吃硬,便好声劝道:“殿下既然想帮忙,不如帮我把院子里那些萝卜搓成烂烂的可好?”

李景楠一脸怀疑的看着华轻雪,语气很不满:“你莫不是在耍本殿下?那些烂萝卜头吃都没法吃,搓烂它们有何用?”

院子里堆了一些烂萝卜和酒楼剩下的萝卜头,全都是华轻雪捡回来的。

华轻雪嘻嘻一笑,说道:“自然不是用来吃的,我是要用来洗衣裳用的。”

“洗衣裳?用那些萝卜头?”李景楠皱着小鼻子,满脸的不相信。

华轻雪点了点头,伸手从刚才拿进来的脏衣服找出一件,指着上面的污迹说道:“严大娘是厨子,她经常要亲手处理一些鸡鸭和活鱼,衣服上除了油污,总难免污上血渍,那些萝卜就是用来洗血渍的。”

李景楠连连摇头,“怎么可能?那白萝卜也就算了,若是用了胡萝卜,岂不是会把衣服弄得红扑扑一片。”

华轻雪眨巴眨巴眼睛,“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血液之所以显色为红色,是因为里面含有血红素,血红素里的铁以亚铁形式存在,能溶于水,这时直接用清水搓洗,等到时间久了,血红素里的,亚铁氧化成三价铁,会与血液中的蛋白质共同凝固,所以才会难以清洗,但是只把胡萝卜捣碎之后加盐就可以利用胡萝卜素和氧化酶的作用将血红素分解……”

李景楠头疼,“又来了、又来了!又开始叽里哇啦说胡话了,什么羊啊蛋啊,也不知你从哪里听来的。”

华轻雪也有些不高兴了,自己好心解释给他听,居然被认为是胡话。

于是,她也不多说了,只硬邦邦的丢了一句:“反正,我说能洗就是能洗。”

李景楠见华轻雪板着脸,却又来了兴趣,“哎,你一个女人怎么知道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难道是有人教过你什么?”

华轻雪白他一眼,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道:“少见多怪,我的老师可是世界著名的艾……”

话音断在空气中,以一种生硬的腔调卡在一半,停顿住。

李景楠正低头穿鞋,嘴里问着:“那是谁啊?你的老师。”

半晌没听到华轻雪回答,抬头看去,才发觉华轻雪的神情有些不对。

“喂!华轻雪?”

华轻雪的样子愣愣的,她回过神来,看向李景楠,有些讪讪的笑了。

“我刚才……好像想起来点什么,可是又忽然断了……”

李景楠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囔道:“我看你还是歇着吧!每天洗衣裳都洗傻了!”

说完话,李景楠便打开门走出去捡起萝卜。

华轻雪很是无语,这小子,明明想劝她休息,就不能好好说嘛?非要这般恶声恶气的。

这时又听到李景楠在院子里叫她:“喂!要白萝卜多一些还是胡萝卜多一些?”

华轻雪喊道:“胡萝卜吧!白萝卜留一些我还能漂衣服呢!”

“你这女人,稀奇的名堂真多,麻烦死了……”

看着院子里的李景楠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教训自己,华轻雪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屋外冰冷的空气流窜进屋内,适才那因熟悉的记忆片段而陡然激起的心情,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也慢慢平静下来。

她心中默默想着: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人呢……

为什么回忆起越多,心中却越是不安?

还有这种找不到根的,无比的孤独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尽管失忆了,华轻雪心中却隐隐觉得,她和这里的人,是不一样的。

……

冬天的夜晚,小小的屋子里一片昏暗,只有炉子里的余火忽明忽暗,透着残存的热气。

华轻雪和李景楠两人挤在同一张棉被里。

棉被不算厚,但是华轻雪将烘干的衣服都压在上面,加上两个人的体温,难得的暖和。

这是一整天里,华轻雪最舒服的时候,干燥,温暖,放松……

在最初相依为命的时候,李景楠是坚决不允许她上炕的,更不要说挤在一张棉被里了。

按照李景楠的意思,华轻雪就应该睡在地上,最好夜里还要伺候他茶水。

可是华轻雪的大脑回路和这里的人不一样呀,她没有尊卑之分,第一天就不由分说抓起李景楠挤上了炕。

李景楠死活不肯和她睡在一起,可是后半夜实在冷得厉害,他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就摸进了华轻雪的被窝里,两人一起睡到了天亮,之后,也就这么着了。

华轻雪没有让炭火烧得太旺,也不敢让炭火熄灭,就这样半闷着炉子,微弱的炭火能够支撑到天明。

这破屋子四处漏风,华轻雪倒是不用担心一氧化碳中毒的问题,她只求这炭火别熄了,因为生火对她而言实在太难了…… sl5pT2Ivp0//fI5WiaxGYF/on2s8x9LKWRlZ+XX39PReHatP6PTqBUyYR9yNh24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