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蟠龙山上有兵器

寂冷的寒冬,窄细的巷子,低矮的屋檐上积起了一层厚雪。

华轻雪尽管坐在火炉边上,还是觉得冷得厉害,她低头朝手里哈了一口气,继续洗着木盆里的衣裳。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院外传来。

华轻雪的脸唰地一下变白!

她停下动作,扭头看向院子外那扇残破的木板门,一时之间,连呼吸也屏住了。

……砰、砰、砰!

敲门声再次传来,这次,中间还夹杂着一个稚嫩的声音——

“……快开门!是我!”

这声音似乎不想惊动旁人,音量被压得极低,饶是如此,也被华轻雪听了个分明。

华轻雪觉得自己提起的那颗心缓缓落了下去,她丢开手里水淋淋的湿衣服,站起身几步迈出门槛,来到院门前。

嘎吱——

华轻雪将院门打开一条窄缝。

门外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似乎被冻得不轻,此刻缩着脖子,双手抱胸,一张小脸被冻得青白,唯有鼻头红得厉害。

华轻雪立即伸手把他拽了进来。

砰的一声!院门被重新合上了。

小男孩一进院子,便飞一般朝屋子里跑去,他窜到火炉子边上,恨不得整个身体都贴上去才好。

跟在后面进屋的华轻雪,一言不发揪起小男孩的衣领子,将他拽到炕边,“小心炉子把你衣服上的雪烤化了,先脱了衣服上炕去。”

小男孩侧过头瞧了瞧,果然肩膀和袖子上的雪都化成了水,衣服湿了一片。

他瘪瘪嘴,一边脱掉外面的衣裳,一边抱怨道:“这粗布料子真不顶事,我有一件纯白色的锦衣狐裘,价值千金!雨雪落到那上头,只要轻轻一吹,就掉了!哪会像这样湿了衣裳……”

华轻雪没理他,转身坐回到炉子边,继续洗衣裳。

小男孩脱掉外面的衣服后,只剩里面一层单衣,他爬上炕,用被子把自己裹住,舒服得轻呼了口气。

“好暖和……你哪来的钱烧炕?”

华轻雪摇摇头,“要是有烧炕的钱,还不如买几斤肉,我只是把烧剩的炭灰用碎布头包了塞进棉被里面。”

小男孩闻言,伸出小手在棉被四处摸了摸,果然隔着被单摸到几个软软的包裹物。

“现在还有余热,等凉透了我们再换新的炭灰。”华轻雪说着,眼神瞟向炕边的小火炉。

他们现在能买的碳有限,也仅够烧这小小的火炉子,若是烧炕,却是远远不够的。

小男孩呆呆的看着这口炉子,隔着暖黄的星火,神情有些迷茫。

华轻雪看了,有些不忍,到底只是个孩子罢了,哪里受过这种罪。

华轻雪喊他:“李景楠?……喂!李景楠!”

李景楠回过神,发现华轻雪在喊他的名字,立即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喝道:“大胆!你这刁妇!竟敢直呼本殿下的名讳!”

华轻雪见他恢复了点精神,放下心来,对于李景楠的呵斥,她只是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洗衣裳去了。

——没错,此时此刻,蜷缩在炕头裹在棉被里的小男孩,正是身份无比尊贵的太子殿下。

至于华轻雪是怎么和这位太子殿下搅合在一起,却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太子殿下偷偷溜出皇宫,带着一批暗卫来到大齐与大辽交界的蟠龙山,他派人搜山寻宝,没有搜到什么宝贝,却搜到了在山中昏迷的华轻雪。

不过,齐国的太子殿下在蟠龙山闹出的动静太大,到底走漏了消息,引来了大辽的士兵……接下来的发展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李景楠是偷偷出宫,带的人手原本就不多,辽兵一路追杀,暗卫伤亡惨重,最后华轻雪带着太子乔装成姐弟进了任丘城,才逃离了辽兵的追缉。

任丘城地属莫州,一年前已经被割让给了辽国,辽兵怎么也没想到,大齐的太子不往大齐的疆域逃,却逃到他们的地盘里。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里已经被辽人掌管,所以,进城容易出城难。如今,李景楠只盼着那些死里逃生的暗卫能把他的消息送到驻守边境的傅将军手里……

若是他的消息没能传出去……难道他堂堂一国太子,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吗?会困多久?两个月?三个月?……还是一年?……

李景楠不禁打了个冷颤。

“不要胡思乱想了,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华轻雪在一旁幽幽说道。

李景楠气鼓鼓的瞪向华轻雪,“你这女人!口音奇怪也就算了,还整天尽说一些歪论!”

华轻雪一边揉搓着手里的衣裳,一边回道:“不是歪论,是墨菲定律,爱德华·墨菲的著名论断。”

“那是什么意思?”虽然华轻雪嘴里总是冒出一些胡言乱语,可是孩子心性让李景楠对这些也好奇得很。

华轻雪随意的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句话只是在解释一个生活现象,比如,有些东西总也派不上用场,可是你一旦丢掉它后,往往就必须要用它。再比如,你越是害怕发生什么,就越会发生在你的生活中……”

李景楠窝在炕上没做声,他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要用什么东西的时候,会有宫女和侍卫给我找来……不过有一次父皇考我背书,我只有那么一段文章没背,可是父皇却恰好抽了那一段文章让我背……这和你说的意思倒是有些相同。”

李景楠说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脸上露出孩子才有的甜甜笑意,“还有一次,我和姐姐偷偷溜出宫去街上玩,一直担心被人认出来,可是心里面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盛京城那么大,怎么会那么凑巧呢?……结果,最后在一家铺子里就遇到了三皇叔……当时三皇叔的眼珠子都惊得要掉下来了……哈哈……”

笑着笑着,李景楠的表情慢慢冷了下来,他直愣愣的盯着华轻雪的双手,忽然说道:“别洗了,你的手都快烂了,真丑。”

华轻雪愕然,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尽管有炉子烤着,可是每天要洗好几盆的衣裳,双手早已冻得红肿。

但是,也只是红肿而已,不至于说它丑吧……

华轻雪看向李景楠,心想,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他今天在外面打听到了不好的消息。

“你今天出去,发生了什么事吗?”华轻雪问他。

李景楠的小脸绷得紧紧的,半晌才说道:“……老七和十三的尸体,被挂在城门上了。”

华轻雪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迟早会找到我……我会死掉……他们一定也会把我,把我像他们那样挂起来……”八岁的孩子,脸上只剩下死一般的绝望。

华轻雪看着李景楠近乎麻木的小脸,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揪起来。

她走过去将李景楠揽到自己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还有十六呢,你不是经常跟我显摆来着吗?你说十六虽然年纪最小,却是最机灵的一个……只要十六把你在任丘城的消息送出去,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李景楠没有拒绝华轻雪,他把自己整个头都埋在华轻雪怀里,声音已经哽咽:“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太天真了,蟠龙山那么大,光凭他们十几个人,漫山遍野找一件兵器谈何容易……是我害死了他们……”

华轻雪知道李景楠定是哭了,她只做不知,继续轻轻拍打他的后背。

这位太子殿下自持身份,长久以来一直强作镇定,其实心里早已慌了怕了……这本也不是什么错,毕竟他只是个孩子,可偏偏他又是这样一个精贵的身份,连一颗泪珠子也不敢掉,如今总算宣泄出情绪,华轻雪反倒放下心来。

华轻雪不愿意他继续去想那些死去的暗卫,便引他往别处想,问道:“是什么模样的兵器?你确定就在蟠龙山上吗?”

李景楠在华轻雪怀里摇了摇头,声音闷闷的,“我也不太清楚,这是……是父皇生病前占卜出来的,他说蟠龙山上藏着一件兵器,极为厉害,可作国之利器,他还说这件兵器绝对不能落在辽人手里,嘱托我一定要找到。”

华轻雪哑然,她怎样也没想到,小太子落到如今这田地,竟然只是为了一个占卜?一个预言?

可是她转念一想,这占卜虽说不靠谱,却是阴差阳错救了自己的性命,说起来,自己还真得好好感谢齐国的皇帝,要不然,现在的她只怕早就冻死在山上了吧……

李景楠忽然抬起头,两只乌黑的眼睛直瞅着华轻雪,脸上还挂着半干的泪痕,“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很可笑,是不是?”

华轻雪赶紧摇头。

李景楠冷冷的哼了哼,显然不信,“你不信也正常,满朝文武大臣都不信我父皇,就连母后也说父皇满脑子都是占卜之事,已经魔怔了……有一次我听到大臣们说,如若不是父皇沉迷这些旁门左道,熙、河、莫三州也不至于割让给大辽。”

李景楠说到此处,脸上浮现出无比悲恸之色,“可是,那是我父皇,天下人都可以不信他,我却不能不信他!我父皇说蟠龙山有兵器,必定是有的!蟠龙山,国之利器……我一定要找出来!” NtgyUCPGMoy565YKMMUiwN/HtF7FcmqXickJIhgZMhPfl401x2RYjSNg+wfL6EQ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